松子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酒后

我现在是完全清醒的,只因为比平时多喝了几杯就说我醉了是没有任何根据的。松子其实很少喝酒,量也不大,今天喝酒的并不是松子,准确的来说,并不是平时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松子。平常的松子是理智的,是不会借酒精的麻痹来自欺的。正如这种说法,平常的松子并没有喝酒,而是在旁边看着另一个松子的影子,所以并没有醉。也就是现在的这个状态,松子是异于平时的,看待问题也是与平时有着出入的,平常的松子清醒着,而借酒精麻痹了体内的杂乱情绪,所以又是特别的。
    如果有朋友不懂我说的话,那就说明你并没有真正的清醒过,这并不是说你一直在睡觉,特指灵魂,你一直没有真正意义的睁开眼睛罢了。否则,又怎么会感受不到我所要表达的意境。----记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一个被无奈缚住手脚的松子在风中摇摆,不辩方向。街上的行人实在太多,我寻不到一条他们没走过的路,只好随风飘着,去一个所在,一个我在自己也不知道目的的所在。我是会有所动作的,一个清醒且理智的人是不需要消极的。松子努力的实现自己的步子方圆端正,有点像满青的遗老,或者更远的学究儒士。其实,现在也有人戴纶巾,年轻的人们,不是为学问;身份;当然,也与头发无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我在一瓶酒未尽的时间,溜出铁门,在一个行人匆匆的街口,一个被孤独磨砺的灵魂荡漾在喧闹与寂静并存的交界。合肥的天空,此刻有雨,人们行走时,带着各式的雨具。这个街口,没有车祸,人们互相只允许擦肩而过,一个在沉默中学会行走的松子,对着雨水露出笑容,没有任何的感情充坼其中的笑看起来特别的灿烂,如同一曙白光,直冲云霄。
    破,一声大吼,在雨中颤抖的身子。找寻回头的路。街上行人却没有倒着走路的,哪怕就一步,他们也选择转身。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我被生活拖进时间的夹层,强灌一口醒酒的悲伤,确实没醉的松子咽下悲伤后的笑容,如同屹立广场的塑像,把风雨尽收眼中,朦胧了原本清晰的眼神。
    在被生活逼迫的时候,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的清醒,真正清醒的人是不会刻意的去强调,更不会对着一群被灰尘蒙住眼睛的人倾诉。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这个街口,没有车祸,没有醉汉,没有泼妇,没有喧闹,没有安静,一个清醒的是松子无声的飘过。没有躲避,没有夸张或者炫耀。天空的风雨尽收他眼,在他眼凝练沧桑。
    一个孩子没有长大,一个老人没有死去,这个下午,半天里没有人被时间遗忘在角落里经历旁观。见证世间唯一一名清醒的人诞生的过程。
几个人突然醉,几个人突然醒,还有一群人,一成不变。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松子异于平常的醒着,偶尔一次的逃离生活,留下路边的呕吐……
松子 @ 2005-09-03 04:42:31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随笔


导航
博客风
松子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网志分类
诗歌(14)
诗评(4)
草稿(1)
随笔(2)
小说(0)
心情日记(1)
评论松子(2)
关于松子(2)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麦芒边缘诗歌论坛
松子全集
在低处吟唱
诗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