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就“管党生”《将诗歌给你们看实在是多余的事情》说

就“管党生”《将诗歌给你们看实在是多余的事情》说
  

《把诗给你们看实在是多余的事情》
我知道没有几个人在看诗
尤其在网上
弱人在互相安慰
活动家在互相联络
女人在待价而沽
政治家在企图观察风向
我这样说也许过分了些
事实上我自己
也是没有事情做

====这一小结,与其说是诗。还不如说是老管的牢骚。(也许是小子才疏,不理解管老的文字)作者在用一双逗留诗坛几十年的眼睛看现代诗坛的诗人,其愤慨之情易于言表,但在文字间又多了一份无奈,多了一份反思。管老在当今诗坛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老家伙”了(这里不太尊敬,请谅解嘿嘿)起看的多,也经理的多。现如今的诗坛受物质腐化严重,试问真正看诗的又有几人,记得当初鄙人初入论坛,看到极其个别之人的帖子后跟帖一落,凡回帖之人都是满口称赞,有些嘴脸,我怀疑其在家中对待双亲可否有如此献媚过,一幅马屁嘴脸。可是我打开原帖看时,诗歌文本完全可以与小学生一拼,、尔后在论坛呆的稍久才明白其中玄机,原来,看诗歌,并不是去看文本,而应该先看发帖人的名字。和这个名字前后的一连串的帽子与头衔。
管老这一节文字,标题醒目,一针见血,的确对于当今诗坛,(说大多数人并不过分)大多数人连一个合格的读者都算不上,更何况“诗人”这个称号,这些人称诗人,完全是一种亵渎。


《安徽这个地方》
安徽这个地方
是农业省
所以总是以吃为主
并且吃饭时
请什么人不请什么人
都考虑得非常复杂
蓝角喝酒时经常叫我过去
只是有一天他的话
让我非常不痛快
他说党生多吃些
党生可能好久没有吃肉了
我当时就说
就是在“文化大革命”
我家最困难时
我最多3天也可以吃一次肉

====说实话,我在看这首诗的时候是含着眼泪的,鄙人与管老年龄的差别并没有阻碍我们之间的共鸣,诗人蓝角,我是见过的。人不错,爽直。说这话的时候必是无心之言,而管在诗中提到蓝角的话并颇有微词,我想也并非诗人所要表达的主要目的,如果这首诗只是为了对于蓝角的话的抱怨的话,我想,那这个也就不能称为诗了,充其量就是一篇随笔而已。我认为,在此,管老所要表达的是一种对于诗人这个身份,在当今社会,一种身份的尴尬之情。作者的困境也正是目前大多数真正的“诗人”的景遇。到头来,管老所要披露的是社会的浮华,是对人们在物质横飞的大环境下,失去精神生活的忧伤。

《我看北京》
我喜欢北京
除了那里是首都
还因为那里有春树
至于诗人
我哈哈地笑
除了本土的阿坚和
几个少数人
一群活动家而已
====再一次,关老借着独特的视角与平朴的语言点明现代诗坛的浮华与杂乱……


注:其实管老这组诗后面还有几个 小节
可是由于鄙人学浅,真正无法再往下写了,并不是管老的诗写的不好,只是我觉得,管老的这组诗歌,一直就是在披露当今诗坛的实际情况与么些“诗人”的无知与可悲。
管老的诗常使我想起歌手“伍佰”,其风格朴实无华,通常一针见血,他的语言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到面具后面一张张虚伪的嘴脸。读管老的诗,通常使我百感交集,心中有说不清的悲哀……或许是因为我的人生就如同他的诗一样,有着忧伤,有着不满,有着对现实的厌恶与憎恨与无奈……
对于干党生这个人,我只能说:“他是个真诗人……”

松子 @ 2005-09-03 04:54:32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评


导航
博客风
松子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网志分类
诗歌(14)
诗评(4)
草稿(1)
随笔(2)
小说(0)
心情日记(1)
评论松子(2)
关于松子(2)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麦芒边缘诗歌论坛
松子全集
在低处吟唱
诗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