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真相》(长诗)

《真相》(长诗)


一.诞生的时候就有的(序)

我似乎在这一刻明白了世界
揭开了一只千年冰峰的盖子
为现在存活的人
现在存活的动物和植物
为它们唱一只挽歌
为它们做一次祷告
我似乎在沉没进遥远的史诗
她深沉的眼萌里诞生了一个即将传承永久的话题
在人类生活过的村庄
在飞禽划过的天空
在水中总是流泪却不忘迷失的鱼
忘记了神当初给人类的忠告
忘记了自己诞生的山冈
忘记了海和山和河流 湖泊在沉默中睡去的真相
翅膀和一双遗留的脚在同一时间飞翔
谁先去那梦里的故乡
谁先理解生命所蕴涵的乐章
谁先揭开肉体的密码
谁在人类之前学会哭泣
谁先将自己和着火焰在原野里燃尽
苦苦等待天使的到来
再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选择方向

再孕育一个肉胎
出生的日子
天空  大地  海洋
都在环绕一个永久不变的真相
我似乎在此刻忘记了歌唱
这不怪水 
这不怪山
这不怪和它们一起到来的天使
继续一首歌的力量

是一个对视的动作
是一个觅食或寻情的开始
多少年后
还有人死去
一个恒古不变的话题
女人们开始用孕育生命的能力来维持生计
开始为一个无谓的动作丢失或遗忘灵魂
开始专注在风和水的世界里筑巢
触动了沉睡的大地
乌云和人类的悲哀结伴而行
路过出生的山冈
站立在山的脚下
不想再爬
四肢朝下
不想再爬
四脚朝天

用水和土铸造成大佛
救世主也就是这么诞生的吧
这反倒使我们忽视了那真相
不过它竟也是那寻找真相的桥梁
泉水也许会告诉很多人事实已经被掩藏
可是人们眼中的麦子和铁矿
怎么会抛弃一切眼前的绸缎
去寻找自己死去后
不必担心的灵堂
边疆-----一个我们总觉得遥远的地方
现在就在我们脚下
可是
是谁告诉它我们要来
是谁纵容它在黑夜的天空下不理会孩子的冥想
有一个早上有人会回来拿下那在悬崖上鼓惑人们的蛇
透露出迷茫的眼睛
出卖了背后那期待着战争的年代

二.诞生哭泣的真相

我们擦干了出生时那隐隐的哭泣声
可是它还是被一只在黑暗中更加黑暗的影子偷听
剽窃了如果人类开始诞生时就本不该存在有的动作
云和云傍边的风密谋了很久
其实
上帝就在云的顶上
闭眼参禅的佛祖
怎么会理会红尘中
芸芸众生的恼怒
何尝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如是  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家伙
一声呐喊
风声水起 
女人在拿孕育的能力来维持生计
还有开始分工的四肢
现在的手脚朝天

在死亡和饥饿的面前
我们闭上眼
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也没听见
乃至什么也不知道
更何况
陪伴我们一生生存的哭泣
泪水最初在脚下
不断的有人想着对上帝隐瞒他们在时间的罪恶
尔后又开始为生计忙碌
他们的眼睛里藏着沙子
沙子同翅膀  文字 
在这个时代里飞翔
它们抛弃了最初飞翔的始祖
那双被遗忘的大脚
还有拥有大脚或大脚拥有的泪水
泪水在报复着人类
我们为什么偏袒那翅膀
只因为它是在天空中?
其实只怪我们的身高
泪水占领沙子的藏匿之处
我们成了第一个受到报复的对象
在而后的永久里
我们将伴随着哭泣苦度余生

我们擦干了那出生时隐隐的哭泣声
可是它还是被一只在黑暗中更加黑暗的影子偷走
剽窃了如果人类诞生开始就不该有的动作
我们从此为此付出了眼睛
沙子  文字 
它们抛弃不了翅膀


三.真相
我们活到如今的目的

我在用自己的骨头做代价创造生命
在这个世界剩下我为数不多的血液
化成海洋里鱼的眼泪
我在回诞生自己的山冈的途中
看见希望
一个恒古不变的法则 
宇宙的边缘
一颗比最大还大的星星被我们眼光与欲望点燃
不肯原谅我们的过错的人
我梦见不周山的到下
梦见因为死亡的到来所产生的恐惧
梦见爱人在方舟上朝我招手
那时的她遥远的用我的眼睛都无法清晰的显现
先贤的语言在这个时代的末期重新响起
伴随而来的还有诗歌
我不想只做个在风中哭泣无奈的孩子
黑暗和空虚的牢笼里
关着我们稚弱的灵魂
我的头颅可以留给人类在生存的世界里
供着他们作为房子的房子来居住
在这个时代响起的诗歌并非偶然
人们以往了许多年的坛子还密封在冰冷的天空
那里是云彩的世界
我们不得不堵住水的出口
储蓄到下一个洪荒到来的时候
我们赖以生存的家乡
我们最初诞生的山冈

开始第一次
人们抛弃了死亡
抛弃了在流浪的旅途中
梦幻永远的国度
在一块版图上画起了灵魂的潦倒
朦胧中形成的一个影象
在哭泣中死去的人回来了
在哭泣前的灵魂回来了
在哭泣中慢慢老去的天使回来了
可是
还有几个能看见的人存在
它们离去的太久
人们是擅长抛弃的
人们已经学会了遗忘 比回忆更加彻底的学术
契约在这个时间里
就再么了作用
放弃了岁月的永久不变
我们期待中的变化迟迟未到
并不是法术错了或者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灵魂有多么的恶劣
人类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毁灭了生存的岁月
我们一直抬头
我们固执的认为自己的期待一定会在天空降临
在固执里
我们错过了启用大脚飞翔的能力
我们忽略了大地的哭泣

我似乎在此刻明白了世界的谜语
一个沉默者宁愿老去而守的秘密
在远古遗留的城堡里
我们的血肉都做成了墙
人类的变化在上帝为城堡加固的时候开始
这个时候  什么都可以疏忽
在不周山的顶
我  人类  还有我们共同拥有的大脚
练习着遗忘以久的飞翔
在乌云诞生的前夕
我们比翅膀更高的在天空上
可是
不会飞翔的人类学会了哭泣

四.当哭泣来临的时候不止是悲伤
   人类的欢乐与泪水结下了灵魂的契约

我以真理的容貌和魔鬼交谈
在生命淹熄的刹那体会真谛
在诗歌里让岁月听下匆忙的步伐
为寻觅争取短暂的时间
欢乐在战争的背景前微不足道
人们弱小的灵魂利用了蛊惑灵魂的蛇
在泥塑的大佛身上
人们发现了远古的谜语
一个桥梁的入口
上帝在对岸
等待千年后的人类去那里寻找答案
为了证明这个世界已经放弃了欺骗
为了弱小的生命适应生存
我向山冈告别
在沿江两岸种下了用血液浇灌的玫瑰
鲜红的颜色比白光的闪电更有说服力
在无奈与悲哀中流泪的大脚
山冈  河流  海洋  天空
一切沉睡在历史中的沉默者
为诗歌的重生歌唱
此刻
我明白了谜语之所以是谜
完全伪装在表面的沧桑之下
年轻的孩子狂热胜过了太阳
我们年轻的过错再次在大地的哭泣中上演
老人和遗忘失之交臂
在皱纹的脸面下
一颗跳动不息的心
印红了半边天
管理着轮回的使者没有翅膀
他们充分利用双脚在飞翔
多年后的发现
始祖始终在宽容着一些背叛的子民
哭泣
在此刻不再是悲伤
微笑的快乐有时候被泪水抢夺
但是抢夺并不代表着侵略的发生
在始祖的手中
我接下了善良与真诚
还有利用泪水产生的力量与配方

死起的时候还是死去
出生的时候我们隐隐的哭声
在黑暗中更黑暗的影子那里
被我们咴咴抛弃

鼓惑的蛇被吊在爱情筑就的悬崖
剁掉它邪恶的三只足
使它失去说话的能力
再宽容的放其在杂草丛生的山涧
由山  河流给它生存的权利
在佛祖的开化中
成为人类生活的监督
隐瞒再一次天衣无缝
可是
有时候
天空偶尔会睁开沉睡的眼睛
真理的白光就在这时候发出
松子 @ 2005-09-22 16:34:16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歌


导航
博客风
松子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网志分类
诗歌(14)
诗评(4)
草稿(1)
随笔(2)
小说(0)
心情日记(1)
评论松子(2)
关于松子(2)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麦芒边缘诗歌论坛
松子全集
在低处吟唱
诗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