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评枫丹露残《未岛之央》

未岛之央 

 多少个春秋就这样随着时间流水远去,回首俯视,空气中飞鸟飞过的痕迹缥缈不定,低头走过的足迹溢满浑浊的气息.
 时间席卷了一切,包括生死.
 暗淡的远空,云朵憔悴,飞鸟迁逝;云伴着风飘渺,鸟迎风暴扑击.
 生命之所以卑微而尊贵,缘于心中常存这样的信念:云朵,飞鸟,王位.
 孤独常伴着孤单,但孤单隐藏不了浮浅;而孤独造就了城府.
 风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
 "该忘记的早就忘记,该留下的永远留下."
 谁也无法在生命旅途中任意停留,谁也不能同时进出于两个世界;谁也阻挡不了死亡的到来.
 生命总是一次次的渴望热闹,却又一次次逃避热闹.不甘于寂寞的人,也终于被热闹完全遗忘.
 在未岛之央,生命与世界在安静中沦陷.
 但是,海子说: 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在未岛之央,生命与世界在闭眼之前消失.

海子说: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我喜欢海子,也喜欢所有喜欢海子的人。也许这就是爱屋及乌的表现吧。在这首诗中,处处可见海子的烙印。就文本而言似乎是一首抒情散文诗,又可以看作是一首寓言之诗预言之诗。
任何一个反复的过程都将充满艰辛,无论欢乐与忧伤,我们要真正的理解一首诗歌,必定需要归复作者当时的心境,而在《未岛之央》我所能看到的想到的只是海子。是谁在为我们铺就反复之路?又是谁在文字背后期待我们以诗人海子为媒介的共鸣?
诗歌作为一种精练的文字模式出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地方,将是我们莫大的幸福,而带给我们这种幸福的正是诗人。正是在文字的间行中,独自等待与孤独并重的期待之人。
《未岛之央》在表面看来是散漫的,是忧伤的,是孤独的,也是诗人共有的寂寞的。从传统对诗歌的评叙眼光来看,这或许已经脱离了“诗歌”的界限,但也同时脱离了韵律与格式的纠缠。
在一个人的夜晚,在诗歌逐渐被放逐、远离浮华的日子,我在《未岛之央》读一个故去的诗人,读一个忧伤的期待,读一个注定没有结局的故事。并读着自己。读着所有藏在文字背后的无奈与淡然……
月老的手里一跟线能牵两个人一生,诗人的眼中,一首诗能系住所有的思绪。《未岛之央》不知牵动过几人,只是我是其中一个。记得我曾经有过一首诗“一群人孤独是一个悲哀,一个人孤独是一群悲哀”希望在诗的世界里,在我们的《未岛之央》有着一群孤独的人,我们只守着一个“悲哀”,在此不多,在生不少。
松子 @ 2005-10-11 00:38:31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评


导航
博客风
松子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网志分类
诗歌(14)
诗评(4)
草稿(1)
随笔(2)
小说(0)
心情日记(1)
评论松子(2)
关于松子(2)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麦芒边缘诗歌论坛
松子全集
在低处吟唱
诗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