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说:天人水的诗>

<说:天人水的诗>
将死亡的血痕从剑中抹去
用头颅上的嘴唇去眺望远方
黑夜给你,黎明归我

天人水朋友留下了这么多,确实是我所料不及的.原以为只一组诗,在看完这么多的诗,我发现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又一个充满海子的味道的人,有一组在忧郁中浅译岁月的诗,我能说什么呢?让他不要再生活在前人的影子里,让诗人不再做一个忧郁的伤者?我做不到,就算我说了,又岂能轻易就使人信服.
\躺在棺材中睡着的人\梦见故乡麦地里的收割人\
曾几何时,松子也在他乡的床上梦着归途,现如今,松子依然流浪.如果问能真正打动松子的诗句在哪里?我想,也就是这句了.一个流浪的人儿,对于故乡的情结又能个用什么话老表达的如此句这般的透彻.天人水的诗歌处处是海子,又何尝不是处处有松子.说了大点,又何尝不是处处都饱含着一颗流浪漂泊的心.
<<故乡的召唤>>是诗人一人的感觉么?还是诗人为所有的游子诉说着心中的话语.
前一段时间,看过一篇评论,说什么诗歌文化的边缘化,难道这般的与我们的心紧贴着的话语是边缘的象征,难道这般的与我们的生活状态贴似的诗句是边缘化的所在?
天人水留在松子这里的诗,使松子的心久久的处于波涛之中.这种感觉已许久未曾来过了,记得很久以前,松子发现海子的诗歌,也是这般的心情吧.
松子喜欢海子,也喜欢所有与海子一般有着诗歌的朋友.天人水的诗中看到前人,又有那位诗人的话语里没有前人的影子?又有哪位笔者完全脱离了前人的路?我们走在前人走过的路上,用我们自己的姿势!我依稀记得我曾经说过这句话,这里我再老话重提,依然好是这般的意思.历史意义上的文本诉说,在天人水的诗歌里得意以回顾罢了,诗歌的路上,我们需要并渴望着创新,从天人水留下的诗看出,他还是处在一个初步的积累阶段.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他的姿势.
\把孤独与寒冷从胸口拔出\故乡似伟大而可怜… \
故乡的伟大是许多的人说过的,以后也将有许多的人来诉说这话.可是"故乡的可怜"倒的频新颖脱俗的语气,面对"故乡的召唤"松子只在这个下午,做在他乡的椅子上予以无奈的回音!
原诗歌永存的话是句废话,在人类的文明中,诗歌是固然永存的!我们原诗歌永存于心中,原我们的天人水朋友快乐!!
松子 @ 2005-10-17 17:59:09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评


在 2005-10-27 18:35:21 说:

ss
导航
博客风
松子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松子的天空,简介:松子,原名朱国松,安徽安庆人,(1985--??).现寄居合肥.1994年开始诗歌写作..QQ:77102902



网志分类
诗歌(14)
诗评(4)
草稿(1)
随笔(2)
小说(0)
心情日记(1)
评论松子(2)
关于松子(2)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麦芒边缘诗歌论坛
松子全集
在低处吟唱
诗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