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杏 李杏李杏 发泄 博客
昔日染上幻想色彩的东西,如今已黯然失色了。 有事请狂Q我:276386233.

李杏做了一回恶人

李杏做了一回恶人
一度做过几个假设,假设1,我掉进一口很大很大的枯井,从此生活在那里,至死。假设2,牵一个人的手,死皮耐脸的牵一个人的手,跳进一口很大很大的枯井里,从此生活在那里,至死。假设3抱着一个叫小志的人,跳进一口很大很大的枯井,从此生活在那里,至死。
。。。。。。 
当我狠心的碾死那只螃蟹的时候,便破灭了自己的假设,也破灭了自己的梦——不带修饰的。 
瞬间的做法,粉碎一个脆弱的生命。它的挣扎,无声。我没有听见。也可以当我装做没听见。 
我把许巍的歌开到很大声——《我思恋的城市》——足以淹没我。 
小志不听我喜欢的歌,就像我不看他喜欢的书和他喜欢的人一样。我用歌唱李杏的心情,唱李杏想法。 
门缝里的那只螃蟹,做了一回牺牲品——这生,它也只能做这么一回。李杏也就做了这么一回恶人——这生,李杏也只会做这么一回。 
遥远的忧伤被小志带了过来,浸透李杏的神经细胞。遥远的幸福被小志带了过来,浸透李杏的手指——那是舟舟的声音在回响,水声在荡漾! 
因此我写到舟舟,两个字而已。


Оο想想οО 在 2006-05-17 22:49:25 说:

宝宝写的东西偶越来越看8懂了=、=

不过我常常看到被打死的小虫子,,
我也常常想它们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或者想法
也有可能是什么也没想到就突然失去知觉就死去了
“啪”的一声
生命就消失了~
导航
博客风
李杏 李杏李杏 发泄 博客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昔日染上幻想色彩的东西,如今已黯然失色了。 有事请狂Q我:276386233.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44)
几个小诗(40)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Airy杏
相册贴图
独自凋零
张尹开的火车
瞬间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