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杏 李杏李杏 发泄 博客
昔日染上幻想色彩的东西,如今已黯然失色了。 有事请狂Q我:276386233.

葬送一段情

一直记得有句话:一个男人爱你的时候,他就是真爱你的.但是当他不爱你的时候,他也就是真的不爱你了。但是,这句话的下文,居然没了。我想说的,就是.当一个女人爱你的时候,她是真爱你的.但是当她不爱你时候,那么,她也是真的不爱你了。
人们在告戒女人要学会自重时,不妨也告戒告戒他们自己.人,都是要自重的。
刀客先生一直强调,感冒的人多到外面走走。我这么做了。谩无目的的走到火车经过的草坪边躺了许久.躺,就不单单是躺在那。那是伴随着自己对自己心情是梳理,对自己情感的正视.
对一个年长的人说,年轻人是没有爱情的,他们几乎都会说迷惑了。其实迷惑倒不用,只用看。你们看,看看多少年轻人的心真年轻着。各个都是带着满肚子的沉重与忧伤。不为家沉重,不为国忧伤。仅为自己的生命叹息。
火车鸣镝的声音依旧没变,只是听它声音的人变了。变成了凄凉的长鸣.
听惯鸣镝的铁轨两旁的人们,他们可曾想过,火车的嘀声会变?
很多意外,不是人为的.那是注定的.注定着你不为我忧,注定我不为你伤.
有个人说过,他的爱情是美的,不想就这么轻易葬送自己的爱情。我,这个坏种子,怎么就喜欢去葬送呢。给自己的爱情送葬,给别人的爱情送葬.


导航
博客风
李杏 李杏李杏 发泄 博客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昔日染上幻想色彩的东西,如今已黯然失色了。 有事请狂Q我:276386233.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44)
几个小诗(40)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Airy杏
相册贴图
独自凋零
张尹开的火车
瞬间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