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研究汇成:德德社
对当代宗教和信仰的汇总

德教概念的儒学意蕴

德教概念的儒学意蕴

发布日期:2005-7-25 12:01:04

作者:王志跃  出处:《世界宗教研究》2002年第3期


 德教是由上个世纪的中叶,从中国东南沿海传至东南亚,在东南亚华人中广为流传的一种新兴的民间宗教。它已接近成型,有自己的教主、神灵系统、教义、经典;有自己独特的宗教仪式、祈祷方式、通过扶鸾沟通神人;有固定的宗教活动场所、德教会的组织和称之为德生的宗教信徒。应该说现代宗教学所界定宗教的基本要素,德教或多或少的具备了。然而国内的学术界,由于种种原因,并未把东南亚华人宗教--德教纳入自己的研究视野,对德教缺乏认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组成"东南亚华人宗教文化学术考察团"访问新、马、泰三国德教会,重点考察其德教团体之宗教活动和社会慈善事业,通过参观,与德教会的朋友进行交流,掌握了大量第一手的资料,并对德教有了初步的认识和了解,本文就从德教概念谈起。 
   
  一、为什么要从儒学的角度来解读德教概念 
   
  德教自称"五教同宗",所谓五教即指儒、道、释、耶、伊斯兰,在德教看来,儒之主旨为忠恕,道之主旨为贵德,释之主旨为慈悲,耶之主旨为博爱,伊斯兰之主旨为慈恕,它们"皆本于德念之立场以教化而已"。①德教基本的认识,认为德教是中国固有之原始宗教,源远流长,最早是原始人类的教化,后来随着人类文明开化而发扬光大。而五教皆是德教分支,其流多而源一,也就是说,德教是五教之源,五教为德教之流,作为德教之流的五教,当然就不能违背德教的基本原理,所以在德教看来,五教都是德教在各地发展的一种形态,由于当时德教的衰落、民族的变迁,更重要的是道德的沦丧,所以有大德的圣人,出来整理和重新阐发德教,这就是五教之始。由此看来,当今东南亚德教之倡导五教同宗,立基点就在于通过追根溯源,回归到德教的本来意义上,惟怀德而已。 
  德教会论证其"五教同宗"之理由,从逻辑上来说,儒为五教中之一教。但真正为从儒学的角度来分析德教概念提供理据的,主要不是基于逻辑的分析,而是体现在德教对于自身历史之认识的。 
  从五教与德教的关系来看,五教秉承德教而来,皆系上古先王至德要道,这对于东南亚德教来说已是一种普遍的认识,是毋庸置疑的,马贵德曾说:"我们要研究德教,应该由孔门学说入门。"①这又当如何理解? 
  其实德教因时地之不同五教应运而生,但德教会于五教中最重儒,其原因在于,在德教会看来,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尽管不是德教的创立者,但在三代德教式微之时,孔子蒐集德教而成为其功臣,也就是说,德教之教义和精神正由于有了儒家之蒐集之功而得以流传下来。正如《德教序》所说:"孔教之称,其源非远,乃肇始于汉武罢黜百家,崇尚儒术之时。汉以上尚无孔教之名,惟称孔门而已。盖孔氏祖述尧舜,宪章文武,集先王之德教,非其创立也。故孔氏实为德教蒐集之功臣,只以至于周末春秋战乱之世,德教沦亡之时,大道不行,因失其称耳。《孝经·天子章》,德教加于百姓之称,是为孔子之述先王之至德要道也。故孔氏遗书,多为入德之门,而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也。诗曰:‘周虽旧邦,其命惟新‘。康诰曰:‘克明德‘。帝典曰:‘克明峻德‘。是皆以德教民之微"。这就回答了为什么要由孔门学说作为入门,去研究德教的问题。马贵德还说:"因为德教历史的邃远和学说的广泛,我们没有时间和可能全部的兼收益蓄,我们能够循依‘大学入德之门‘和‘中庸传授心法‘下士夫,然后各就性情所述、兴味所在,对各种宗教经典学说加以研究参读,便可领悟宗教的意义--德教的途径了"。②《大学》、《中庸》,为阐述天下正道正理之学问,最为儒家看重,马贵德说由此入手来研究德教,不正是要以儒学为出发点来解读德教吗?马贵德本人也正是这样做的。他被誉为海外德教会的创立功臣之一,曾著有《德教概说》和《德教讲述》,后被编成一册,名为《德教概说与讲述》,在德教会中广为流传,这是一本"说明了先贤对阐扬德教的精神,与其孔教为主流思想,引经据典,及以‘中国为宗教观‘来理解德教"③之书。所谓孔教,是海外华人从三教或五教之对比的意义上来讲的,其实就是儒学的代名词而已。通读马氏之书,在显现了其从儒学的立场来解读德教的精神。 
  从儒学的角度来解读德教,是东南亚德教会中许多人的共识,我们这里再引述一段资料以作佐证,《德教概念与发展》一文的著者在该文第13页上说:"德教意识,源于老子的《道德经》,所潜在的华裔固有传统宗教文化,可说源远流长。"这一段话中似乎一点都没有儒学的意味,但有意思的是紧接着它引用师圣之说,儒家的意义就昭然若揭了:"考德之源,载于礼,出于易,著于老子,发于圣人,盛于唐虞,尊于儒家。"师圣之说,通过柳笔寄意于德生,在德教中具有神圣性与权威性,这一段文字,除了"著于老子"一语外,全与儒家有关,礼与易是儒家五经中之二,圣人是儒家的理想人格,唐虞是儒家之大同理想的历史社会之载体,说"尊于儒家",无非说儒最重德。正是在德教会中有这样的基本共识,我们会在新加坡德教会济云阁李锦祥阁长的一份讲辞中看到他几乎完全是从儒道两个方面来讨论德教的,儒的意识是其重要方面之一,说实话,我也是通过聆听这一次讲演对德教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其实从德教在东南亚的传播来看,对此应是不难理解的。它主要是在华人中传播,加入德教会的几乎全是华人,它成为华人联络乡谊、承载文化传统、以为安身立命之特有的文化信仰,是在华人族群中一种强大的文化上的凝聚力,表现为一种文化上的认同意识,维系着海外华人群体的生命共同体。而其中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的就是植根于中国社会结构和性质之中的儒学意识。德教所谓的十德就是根植于中国的社会结构与性质之中,以十教为教,说穿了就是反映了德教意识的核心在儒学,因而假如不对儒学有一个基本的认识,不从儒学的角度作分析,就不能深入地认识和理解德教。 
   
  二、何谓德教 
   
  在这次对东南亚三国德教会组织的实地考察中,作为一种学术交流,提得最多的问题是德教是什么,因为如果对德教概念缺乏一个明晰的认知,一切也就无从谈起。 
  实际上,就德教会来说,何谓德教?至今没有一个经典性的、为德教会中大多数人普遍接受的定义,对他们说,关于什么是德教,回答其实很简单,就是道德教育①,如《认识德教》一书的作者是这样说的:"德教,一称道德教育,也是中华道德文化形影相随之哲学思想。数千年史籍,彰彰明甚,晰晰可考。历经世代圣贤之相继阐扬与催促,道德观念早已演成中华民族生活中之规矩。"②也有把德教界定为道德教训的,如泰国德教会紫真阁副秘书陈文华先生作有《浅论德教》一文,他引用吴梦吾师尊之语,回答了何谓德教的问题,他说:"夫德教者,乃道德之教训也!立德立理,阐教阐义,以德为理而问世;以教作义而育民。德教宗旨,开觉迷津,为人开智,为世明慧,惟道德作人生之要求,以慈善作团体之应用。"③德教教育和德教教训之间,意义稍见差异,但主旨是明确的,这就是我们在考察中常常听到德教会朋友在说德教时,往往简要的说成是以德教人,奉守"教不离德,德不离身"④的理念。用以德教人来界定德教概念,这里涉及到两方面的内容,其一,德是什么?其二,德源于何处?通过对这两个方面稍作分析,我们就会发现,用以德教人来界定德教概念,所包含的具体内容应该是儒学的,尝试言之: 
   
  1、德之义 
  德教中有十章八则,十章所包含的内容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智,即是"十大美德",德教之要以德教人,就是以此"十大美德"教人。在东南亚各地德教会中,都在醒目之处挂着十章八则的内容,它们与《德教心典》一起,成为每个德生终生必须遵循与践履的,成为德生们修心养性的要纲与生活之要旨。 
  关于这"十德",我们还是回到《德教序》上来,作为柳浑师之乩文,它一开始就对十德之内容和应用作了一个经典的说明:"夫德者,理也。理加于父母则为孝,加于君臣则为忠,加于兄弟则为悌,加于朋友则为义,加于行止则为礼,加于事物则为信,加于百业则为智,加于职工则为廉,加于情欲则为耻,加于博爱则为仁。此忠孝仁义礼智廉耻,以及信悌,十德之所由生也。斯十德扩之,则千德万德,合之则一德而已。以此教人,是即总称德教也。" 
  德教之十章,实际上是导人顺敬父母,手足情深,尽责力行,履约崇实,伦常遵守,公道合理,俭朴不简,私欲有戒,天道博爱、聪明悉辨。教人劬劳报恩,恭兄友弟,事持坚贞,言出有行,蹈矩循规,贯彻初衷,清白无贫,心身知辱,毋轻伤贱,力学求知。 
  对于德教概念中德所包含的这些内容,在东南亚各地的德教会中都有进一步的具体说明,不妨抄录如下: 
  孝:人子事亲,顺承意命,克尽天责。 
  悌:兄友弟恭,穆穆棣棣,和气相亲。 
  忠:竭诚尽责,献身国族,正直无私。 
  信:一诺千金,言重九鼎,诚实无疑。 
  礼:分别尊卑,谦恭逊让,言行安份。 
  义:患难相扶,荣辱与共,无分贵贱。 
  廉:清白不贪,操守高洁,俭朴节约。 
  耻:不贪财色,知足常乐,明所羞惭。 
  仁:爱人及己,体恤天物,博遵人道。 
  智:广求见识,审察是非,奋发自励。 
  至此,我们可以完全明了,德教之以德教人的德,被具体分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智十个方面,即所谓的"十大美德",不难看出,这十德的基本方面是属于儒家的,翻开儒家经典,在所多见。孝悌忠信是儒家五伦中之四伦,缺了夫妇一伦,孝就父子论,悌就兄弟论,忠就君臣论,信就朋友论,也讲朋友有义。信还与诚相连,讲诚信,《孟子》与《中庸》都从哲学高度来分析诚的概念。礼与仁更不用说了,儒学的基本框架就在于在礼与仁之间所形成的张力,礼是儒学承继三代文化传统而言,仁则是儒学之创新的方面。一讲中国文化中的礼仁,就会与儒学相联系。廉耻也是儒学所强调的伦理观念,其实早在儒学产生之前就已有了,如归之于管仲名下的《管子》一书,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至于智,《论语》讲三达德,即所谓智、仁、勇。总之,我们看到,德教所谓的十德,其概念完全反映在儒学经典中,而且从德教对十德的解释来看,最基本的方面与儒学对这十德的理解是相一致的,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从儒学的立场上来解读德教之概念。 
   
  2.德之源 
  把德教之德解读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智"十大美德",解释了德的具体内容,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儒学的基本精神。德之源则要说明德教之十德来源于天命,这样一种思维方式实际上也是源于儒家的。 
  正如前引《德教序》所说:"夫德者理也"。在《德教序》中还有一段值得深入研究的话:"德教之源,远在天地开辟之始而发生,盖乾坤定位,化生万物。一阴一阳之谓道,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日月星辰之替明,春夏秋冬之旋复,万物化育之理备焉。先王本于天地之理而作教化,德之义也。"这一段文字基本上来源于《易·系辞传》,就整体来说,它本于《易经》之理而构勒出了德教关于宇宙生成图式的理论,关于德教的宇宙生成图式,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略过不论。这一段中,值得引起重视的是"先王本于天地之理而作教化,德之义也"一句,实际上表明了德教对德之源的看法,也就是由这种宇宙生成图式中抽象出德来作为教化人的基本规范。所谓德之源,不是基于现实人际关系,而是源于天地万物变化之理。这样就把本来意义上十德作为一种道德伦理规范体系,上升到本体论的高度,从哲学世界观的意义上解释了德教十章之内容的来源或本源问题。 
  其实在德教中,所谓以德教人之德,被看作是人性所赋就,而人性源于天性,因而它必须依循天性的规则,诚如《德教心典》这一德教最基本的经典所说的:"天命为性,率性归真"。这就是说天道大化流行而赋予人与物者为性,前者为人性,后者为物性。以人之本性而言,当人之生也,天即赋之以性。所谓率性,也就是依循人之本性而归附于天地本来之境,也就是说人应本天之明命,依循天性,而莫违背,这样才不至有违天命。那么从天之所赋人性之十德而言,即是说十德源于天地造化之理,也就是源于天,因而德性即为天性,既然源于天,由天所命,那么人的这十种道德规范必须依循或合乎天性的原则,而不能有丝毫的违反。这就是《认识德教》一书的作者所说的"十章为性本"的①的主要意义。我们从德教的一些文献中,关于天命、天性、天的原则等提法是经常可以看到的。 
  把德看作人性所赋就,以十德为性本,强调德性由天所命,并且又必须依循天的规则,这样把天命与人性结合起来,从哲学本体论的角度加以解释,主张从十德中去体认天命,这样一些哲学内涵,实质上体现了儒学关于天命与人性之关系的看法,因而其根本思想内容和思维方式和逻辑结构,都是源于儒家,体现了儒学继天而体仁的精神,如《德教心典》之"天命为性,率性归真"不正是来源于《中庸》之"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吗?难怪马贵德在《德教讲述》中,在回答德教是什么的问题时,所基于的经典,如《大学》、《中庸》、《诗经》完全是儒家的东西,他引用了《大学》之三纲八目,即"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引用了《中庸》之"天命之谓性……"等开头三句话,他还引用了《诗经》之"天生蒸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认为这是德教的金科玉律,以此来理解德教才是天经地义的。② 
   
  三、德教是宗教吗 
   
  关于德教是否宗教的问题,在东南亚各地的德教会内部是有着不同的意见的,大致说来有三种: 
  其一,把德教看成是一种慈善团体,如我们在泰国曼谷德教会的一次座谈会中,有位先生代表主人介绍德教会发展的情况时,就认为德教在泰国作为宗教的条件,还不够成熟,被视为一个民间信仰组织,或者是一个把佛道合在一起的慈善团体。事实上,泰国以佛教为国教,泰国德教会也不是以宗教团体,而是以慈善团体的名义登记注册的。而且,为东南亚各地的德教会所津津乐道的,就是它的慈善事业。但在德教会内部也有人质疑把德教会仅看做是一个慈善团体的做法,认为应把德教看成宗教团体。 
  其二,把德教会看成综合了宗教与慈善福利事业的组织,如《德教概念与发展》就持这样的观点。 
  其三,认为德教是一种宗教,德教会是一种宗教组织,之所以以慈善团体的名义登记注册,只是基于国情的原因,德教以德为教,主张立德扬善,因而慈善事业是德教题中应有之义,但不能因此而排斥德教的宗教性质。 
  正如本文开头所述,德教作为一种宗教,大体上具备了现代宗教学关于宗教定义的基本要素,但这只是我们的观点。就德教会内部来说,他们把德教看成一种宗教是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因素: 
  其一,对《德教心典》的解读。如《从〈德教心典〉探讨德教的定位》一文就认为,《德教心典》是诸佛仙尊降鸾说法,神界定为"神说",而《祝香辞》是德生以至诚信念焚香祷告,会聚于天上诸佛仙真,闻香而降,神人遂相通。在他看来,焚香膜拜是宗教信仰的传统仪式,德教通过香拈祈求仙佛,洋溢着浓厚的宗教气氛,所以德教可定位为宗教信仰。进一步来看,颁布德典是神在主导,神道意识非常浓厚,因而源自于扶鸾柳举的德教,应定位为"神道德教"。 
  其二,扶鸾仪式体现了神人贯通,师尊通柳笔寄意,实质上是将神的旨意传达给人,换句话说,这样一种仪式是把《德教心典》中所讲的神人相通在一种宗教的氛围中表达出来,因而具备了神道设教的要素。 
  其实,回到本文的论题上,关键不在于在德教内部对德教是否宗教的分歧上,而在于德教是如何把自身理解为是宗教的,通过下面的叙述,可以看出,它同样可以从儒学的角度来加以说明。 
  我们先从《德教序》中关于宗教的界定说起,它在解释了何谓德教之后,紧接着就讨论如何把德教理解为宗教的问题,说:"至于以德教为宗教者,以宗教二字之解说:宗者宗旨也,教者教化也,以德教为宗旨而教化天下,是即德教之所以为宗教也"。这里提出了两个问题,其一,《德教序》中关于宗教的定义,是其对于宗教概念的一种独特的理解,完全不同于现代宗教学关于宗教的定义,德教作为一种宗教概念被理解成以德教为宗旨而作教,这与前面有关德教是什么的问题是完全一致的,从这一点来看,德教作为一种宗教就不能从现代宗教学上关于宗教的定义这一点上来界定,因而,前面所说的关于德教会内部有关德教是否宗教的分歧应放在这一框架中来认识。 
  其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以德教为宗旨而作教化,正如前面在讨论德教概念时已指出,德教是以德为教,德之义是本于天地之理而作教化,而德之目为十德,也就是以十德为宗旨而作教化。而德之源、德之义从德教的叙述中来看完全应从儒学的意义上来理解,它们包含在儒学体系中,是儒学所著力提倡的,并贯彻于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文化传统之中。由此可见,把德教理解为宗教,一种最基本的理解是从儒学的立场上作出的,即是说以德教为宗旨而作教化这样一种德教的宗教观就是以儒学的十德为宗旨,而来教化人,这样的解释应该是以德教为宗教的《德教序》中关于宗教概念的基本内容。 
  这样的解释,在马贵德的《德教概说》中说得更为明白和具体,在其叙述中更凸现了儒家文化的思想内涵。 
  马贵德提出了自己关于宗教的定义,分别来说,宗是祖宗的宗,同宗的宗,亦是宗旨的宗;教是教训的教,教化的教,亦是教育的教。合起来,以祖宗的教训,可以为同宗的教化,而作有宗旨的教育的,便是宗教。这种宗教定义,与《德教序》相比,内容更为丰富了,尤其关于宗的解释,包含了更多的东西,把祖宗、同宗等都纳入其宗的范畴中,实际上是将中国古代社会的宗法结构引入了其宗教定义之中,而在中国古代文化各形态中,儒学更多地反映了这种宗法结构,因而就不难理解,马贵德关于宗教的这样一种定义,所依据的经典完全是儒家的四书五经,并以此作为立论的基点。在提出了这样的宗教定义之后,马贵德又提出了,德教作为一种宗教形态所应具备的三个条件,即有历史的存在性,可以稽考的;有教化的普遍性,祖宗遗留给后人的智慧要合乎情理;有正当善良的宗旨,祖宗的教训要符合真善美,能启迪人们向善。 
  更有意思的是,用上面马贵德的宗教概念来衡量德教,从宗教学的意义上来讨论德教,情形又会如何呢?我们还是来看看马贵德的说法,为了叙述的简便,我们不再引述其过程,而只是引用他得出的结论,从中也不难看出其儒学的意义。马贵德说:"德教基于孝道,而有尊重祖先,和没有宗庙之礼,祭祀之事。而且崇仰天神,所以亦有敬奉上帝暨诸神的仪式,所以德教亦包含有宗教的意义。不过德教一面对于神道的观念是天人合一的理想,由致知、格物、诚意、正心、修身、而至齐家、治国、平天下。以德配天,鼓励人们立德,积小德以成大德,同时并以致诚之道,以明性理与参天地之化育。一方面又以务民之本,敬鬼神而远之,使人类景仰与效法造化的功德与力量,同时不为鬼神之迷信而创立伟大的人格,以与天地同参共留不朽精神。"毋须多说,这一段论德教之宗教,从文字到内容完全是基于儒家文化的立场,都是儒学的观念,马贵德是以儒学说德教。 
  因此,关于德教是否一种宗教,我们完全可以超越德教会内部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着眼于德教是基于什么样的文化立场来把自己界定为一种宗教的,那么通过上述内容,我们看到德教是以儒学说宗教,主要是基于儒学的立场把德教理解成一种宗教的。 
  综上所述,德教概念中包含了儒学的基本内容,把德教看成是宗教也是基于儒家文化的立场,以儒学说德教,因而,要理解德教概念,就要把它放到儒学的思想框架之中,从儒学的角度着手,假如缺乏对概念中所包含的儒学内容的了解,就不可能真正理解德教。 
  (作者王志跃,1962年生,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人员。) 
  (责任编辑 李建欣) 
   
  注: 
  ①参见柳浑师乩文《德教序》。 
  ①马贵德:《德教概说》。 
  ②马贵德:《德教讲述》。 
  ③《槟城德教会紫玉阁创阁47周年暨新阁落成纪念特刊》第154页。 
  ①《认识德教》第13页。 
  ②《认识德教》第12页。 
  ③《浅论德教》所引吴梦吾师尊语载于《泰国德教会紫真阁成立五十周年金禧纪念会特刊》第20页吴梦吾师尊序文。 
  ④《德教心典》。 
  ①《认识德教》第13页。 
  ②参见《德教讲述》第一章之"德教是什么"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