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博客

房子里孤单的金鱼

房子里孤单的金鱼
 
 
  我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公寓,70平米,有一个小阳台,可以看见窗外的一小片蓝天和白云。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见飞过的小鸟,很急促也很安然。我喜欢泡一杯奶茶,用印着雏菊的陶瓷杯子,依在阳台的栏杆上,把一只脚微微地抬起,晒晒太阳。身后的书房里电脑优质的音响放着一些粗糙的流行音乐,听着人很舒服。
  这是我的家,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生活。房子装修很简单,我在仅有的房间里都铺了厚厚的几块地毯。床前,茶几下都有,这是我花费最高的装饰。然后我就坐在地上,看书,看电视,和别人煲电话粥。地毯上斑斓的图案,舒适的纤维,碰到皮肤时柔和的暖意,是我最着迷的。我把我所有的额外开销都交到了银行,就为这几十平米的空间。我坐在地上把头靠在深紫色的沙发上,看自己的脚指头发出寂寞的冷光。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音乐和我拿东西碰到的“叮当”声。我想过养一只白色的小狗,让它跟在我脚跟后面欢快地叫。然后我像一些书上或者电视上的女子一样抱着它,特有爱心的那种。但我不养狗,我不知道该怎么教它别把尿撒到地毯上,也不知道何时高兴回家还要给它做饭。我不想虐待动物,所以我不养宠物。但我养金鱼,养了四只。两只太少,六只太挤,三只太不人道。我有时候对他们说话,坚持给它们换水,非常害怕它们死亡。
**
  女人拥有房子的时候比拥有男人感到实在。我对"兵临城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发给了我一个哭的表情。他说他取这个QQ名字的时候《中国式离婚》还没有热播,这是《剑侠奇缘》游戏里的页面文字。我说无所谓,真的无所谓,名字或者他自己对我都是虚幻的代词。兵临城下逛论坛看我的文字,他说:“冷月,你的文字模仿安妮宝贝。”我没有生气,我说:我从没有刻意让自己像谁,我写东西只为自娱,只能说我和她一样有着漂泊的灵魂。
  你是一个神秘的国度,让我好奇。
  电脑后面的我正喝着白开水,被微微呛了一下。这就是网络,在不知道男女的时候我们对彼此好奇。我从不和网友见面,因为我很难相信任何人,任何陌生人的感情,我只感动一刹那。兵临城下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在鹅黄色的台灯光芒下,闪烁的蓝色兔子头像,一个个楷体的文字,是我在屋里和外界唯一的联系,是一个个漫长黑夜里聊以欢愉的。女人需要一种情感,一种被人关注的感觉和那似乎可以和自己谈恋爱的感觉。
  兵临城下在网络的那头安全而温暖。
  他还是问我:你那70平米的房子进驻过男人吗?
  我说,没有,真的没有。它还是个处子。兵临城下说他在电脑那头笑弯了腰。我也微笑。为什么一个人花这么大的力气买房子住?我说,当被男人抛弃的时候还有一个去处。如果以后结婚了,那就把这房子租给想享受一个人孤单的女子们。
  兵临城下说,他抽烟上网,有时候香烟灰会掉到键盘里。他常想象我是个长发的女子,有一双清亮的眼睛,喜欢穿白色印小熊图案的棉布睡衣,只喝奶茶和麦片,不喝咖啡,生活健康,内心孤独。他说,他还是想见到我,但他从不和网友见面。
  我发给他一个握手的图案,然后关机睡觉。
**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用电脑和虚幻的人们对话。我打开门,和各种各样的人对话。说得多了,会感到有点麻木。妈妈叫我多回家,我和她相临一个城市。妈妈说,女人,小的时候父母的家是家,长大了丈夫的家是家。我说,那我的家呢?她说,那不都是你的家吗?我无语。我每天下班还是会回那70平米的房子,对我来说它目前才是我真正的家。
  进小区的时候,我时常会碰到一个男人,他似乎也是一个人住,和我两隔两幢房子。碰得多了,不知觉地开始研究他的五官,揣摩他的心思。他的脸看上去很有轮廓,是很阳刚的一张脸,但奇怪的是他的嘴唇很柔软,像婴儿。显得有点不合称,但却让人心柔软。我想这一定是一个外冷内热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一旦爱上就非常长情。但遗憾的是,他们很难爱上。我后来把这段文字发到论坛上的时候,筒子们说,冷月,别搞得自己很懂相术,有柔软嘴唇的男人一定是非常花心的。
  我对兵临城下这么说的时候,他说我说得很对,他也是有柔软嘴唇的男人。我说,你掰吧。如果我说,有坚毅嘴唇的男人都长情,你一定也说你是有坚毅嘴唇。他发给我一个尴尬的表情。然后,我又笑了。
  **
  那个有柔软嘴唇的男人最近带了一个小女子回家,她的嘴唇看上去也很柔软,非常般配。我看她把手挽在他的臂膀里,总是笑个不停。真是快乐的女子,让人羡慕。我有时候跟在后面,都不知道是该超过去,还是走得再慢一点。女人都会幻想一些感情遭遇,而这个男人让我的幻想彻底地破灭。我曾经想过,找个什么借口和这个邻居说上话,说不定他会喜欢我这双清亮的眼睛。我在后面走着走就笑了,一个傻女人看着别人的爱情,在后面发笑。
  兵临城下说最近有人跟他抢电脑,他上网的时间会少了。我说,哦,无所谓。他说,我知道你会无所谓。但我还是要和你说一下。我没有问他是谁和他抢,我从不问他任何现实的问题。
  兵临城下不上网这段时间,我开着电脑却在旁边看电视。我曾经依赖电脑,现在依赖的却是他。这个发现让我多少感到惊讶,我把头靠在紫色的沙发上,看《中国式离婚》。夜和剧情一定寂寥和无奈。我开始在房间里踱步,星期天的时候又能碰到有太阳的机会越来越少,我无法再站在阳台上看偶尔飘过的白云。
  “兵临城下,我养的一只金鱼死了。喜欢和它在一起的那只也不吃东西了。”这是我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给他的留言。
**
  那个有柔软嘴唇的男人我已经好久没碰到了,我甚至都忘记我曾经对他的爱情幻想。那天,他和他的小女朋友在前面走,竟然又被我碰到,只得慢悠悠地跟在他们的后面。他的小女朋友还是欢快地说个不停。我没有刻意听他们说话,但风还是把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你说叫白雪公主的名字好不好听啊?”
  “还行。”
  “又是敷衍我。你帮我改个名字嘛。”
  我知道她一定在说QQ的名字吧,我和兵临城下也曾讨论取什么名字,他坚决让我改了“冷月”这个名字,他说像武侠片里的女杀手。
  “那叫黑色蝴蝶怎么样?你叫什么来着?兵临城下吧?土死了,和《中国式离婚》里那个一样。”
  我在后面停住了脚步,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似乎听到那个女的说:“有个人给你留言说,她家的金鱼死了。”然后男人开始骂她,又偷看他的QQ,又要回去换密码了。然后那女的很贼得笑了。
**
  回家后,我让朋友帮忙下载能显示对方IP地址的QQ版本。兵临城下上线的时候,我一直隐身。他发了几句话试探我在不在,我都没有回答。我看到他的IP地址显示是和我一个小区的。我看到自己的心慢慢地下沉,突然失重。
  他沉默了很久,问:“冷月,我送你一条金鱼吧。”
  “你说,你的嘴唇很柔软?”我的突然出声,让他只打了一个符号过来,似乎怕我以为他不在又走了。他说:“是的,我家遗传的。”“你一直能看见我的IP地址?”他沉默了很久,说:“你隐身的时候我就看不见。”
  “你一直知道我们是邻居。”
  “我只知道我们相隔很近,却又很遥远。我不知道你在哪个窗口。”
  “你知道我说的有柔软嘴唇的男邻居是你?”
  “我只是怀疑。我不希望我自己自作多情,我想我没这么幸运能成为一个女人的爱情幻想对象。”
  我发现自己的脸有点红,好象被人突然看穿的感觉。我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敲下每个符号时候的颤抖。“为什么又上网?”那几个字打下的时候非常艰难。
  “妹妹实习结束回家去了,没有人和我抢电脑了。”兵临城下这几个字似乎是同时发过来的。让我看的时候有点难以调整心态,一切来得太快了。我感到了片刻的混乱。
  “我转弯的时候,看到那个跟在我们后面的人,她突然停住了脚步,有点茫然。那天,她穿着黑色的外套,里面的桃红的毛衣很漂亮鲜艳。”
  兵临城下说:告诉我你住在几号房间?我明天给你送金鱼过来。 


天怪 在 2007-07-02 12:45:54 说:

她有手到金鱼吗?
芳 在 2005-11-23 19:18:30 说:

让人伤感,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