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遗忘了。”

转载:蝴蝶梦

看到别人写的感人的故事,真实的幻想的,总想放到自己的blog里面。想重温的时候,可以不用找的翻天覆地的。自私的我。

出处:http://xyq.163.com/fans/heart/2005/03/3-8-20050314172321.html

 

蝴蝶梦
2005-03-14 作者:蝴蝶梦

(一)劫缘

  她原是盘丝洞外的一只蝴蝶,却因在盘丝洞被邪火焚身,只剩得一蝴蝶白骨。日久天长,吸起了天地的灵气,化成了不灭的精魂。

  一日,一牧牛童子错进盘丝洞,看着童子清辙的眼眸,她心中一动,将他带出洞外。

  他说,等你有了人形,我娶你。

  于是,她微笑着离去。她终于修得人身,而他却几经轮回不知在何方。她说,我会找到你。沧海桑田,星线交错,她见到了他,却也历经百年。她哭了,而他却已不认得她。她隐忍着离去,说,我一定要让你记起我。

  她来到地俯,请阎王赐予消除孟婆汤作用的灵药。阎王盛怒,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骨精灵,世事自有天命岂容你胡来!她在阎王殿前长跪不起,这一跪竟是千年。孟婆不忍,悄悄告诉她,将骨精灵的头发放在水中以三味真火溶化,取其精气融于忘川水之中,待他喝下,便会忘了现世,记起她。只是,这发丝需要有三千丈。说完,连孟婆也叹气了。

(二)三味真火

  她来到天宫,请求王母借三味真火一用。王母慧眼含笑,看透因原,终不忍她的执着与苦苦哀求。说,只要找来定魂珠,便给予她三味真火。

  她来到凡世,日日挑战东海,只因定魂珠深藏龙宫。她的手渐渐长满茧,只因时时握着武器。她的脸慢慢添了疤痕,只因要进入龙宫的信念。

  龙王终于动容,对她说,只要你打败我的太子,便把定魂珠给你。与龙太子的一战,几乎耗尽了她的生命,可龙太子没有杀她,太子说,你虽然是妖精,但我敬重你的执着,我等着你来打败我。奄奄一息的她,看着龙太子渐渐模糊的豪朗的笑颜,似乎那就是他,她终于睡去。

  醒来是,她已在盘丝洞。师傅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忘了他!她低头不语,眼泪流了一地。

  许久,师傅长叹一声,罢了……

  盘丝洞里苦苦的修为,她终成了洞里的最强。此时人世已过三百年。她仰望星晨,想着他,心中作痛。她终于战胜龙太子,得到了定魂珠。她将此珠献于王母,王母却说,把它带到凤巢,在凤凰涅磐时献予凤凰,那时便能得到三味真火。

  一路腥风血雨,有阻挡,有同情,有支持,踏过无数的尸体,忍着泪水,她终于来到了凤巢的九重顶。凤凰说,涅磐要千年才有一次轮回。于是,她在凤巢等候千年,终在凤凰涅磐时,血光冲天,凤与凰合为一体,浴火重生的刹那,她献上了定魂珠。在凤凰冲上云霄的那一刻,她终于得到了三味真火。她忽然觉得口中,是那么的苦涩,原来早已泪流满面。

(三)三千丝

  她化做一人间女子,问甩着两条长辫的英女侠,怎样才能使头发在短期内长得很长很长。英女侠告诉她,我不知道,你去问逍遥生,他是读书人。说完嘻嘻一笑跑开了。她找到逍遥生,逍遥生折扇一抖,眉头竟皱了半响,他说,你去找教书先生。她来到建邺城,教书先生深深一笑却要她找王大嫂。王大嫂叹了一口气,只说得一个字,愁。

  愁,一个愁字了得,那是女人一生的眼泪。

  她在太尉府做了丫鬟,只因他是府上的一名剑侠客。她默默地关注着他,尽管他从来就不曾感知到。后来他成了江湖上最好的剑客,为姚太尉立了大功,太尉说,我把女儿嫁给你,你要做我一世的门客。他抬起头,眼睛明亮,谢太尉。声音响亮而干脆。她哭了,她知道,他目光一直追随着小姐,从进府的第一天她就知道了,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哭了。

  她的聪明伶俐,使她很快就成了小姐的贴身丫鬟。她笑了,因为,日后可以天天看到他了,可是,从那以后,她唯一的快乐也一丝一丝慢慢离她而去,点点抽出。他始终不曾看到她,偶尔的对话也是关于他的妻子。尽管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他看见她时一闪而过的震动,但他最终还是无动于衷。夜夜看着他和妻子举案齐眉,眼中仍无她半点的身影,她慢慢的枯萎了下去。

  一日,梨树花下,她遇见他,他向她走来,她难言的抬起眼望着他,他抬手接住她头顶一朵飘落的梨花,满眼温柔。那是她最最熟悉的温柔,她绽开了最美的笑容,他记起我了!可是,他却擦身而过,她身后,是小姐灿若梨花的笑靥。
原来,他的眼从来就不曾看见过她。满腔的情愁压得她好苦,却只化作两行清泪缓缓滑过。

  从此,太尉府夜夜有人听见,有女子在低低呜咽。据说,那一年的雨水淅沥地下得从未停过。

  终于,他慢慢老去,满脸皱纹的脸上,早已找不到昔日童子纯真的小,可她依然不弃不离,只是心中那么的疼,那么的痛。凡人的生命如此短暂,他还是走了。而她的头发已在这岁月中变长,足足三千丈,竟是她用毕生的眼泪来滋养的。我一定要让他记起我,她想。

(四)忘川水

  她来到地府找孟婆。孟婆诧异,全然已不记得她。她心中一颤,说,“婆婆是我啊,三千年前来过此的骨精灵。”

  她解下发簪,三千长发倾泻而下,却是满地刺眼的白色。孟婆轻扶着她的三千白发,心里疼极了。“孩子,苦了你了。”

  她说,“婆婆,请告诉我忘川的水在哪里。”孟婆指着奈何桥下,说,“河的尽头便是忘川,但是艰险无比。”她说,“我一定要去。望着她坚定的背影渐渐消失,孟婆流泪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走了多久,她也不知道,当她看到河尽头一片黑色的森林时,她知道,那就是忘川。

  她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森林的入口,银的发,凶的眼,红色的眸子无一丝生气。男子说,我是忘川的守护者——饕餮。

  “龙生九子,三子饕餮?”她直视他的眼。

  “是,我就是三太子。”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残酷而优雅。遂幻化成一个人头羊身的魔物。

  她惊讶了,既是仙,为何甘愿堕入地狱,做忘川的守护者?

  饕餮残酷的笑了,仙又如何,人又如何?还不一样虚伪丑恶,倒不入地狱来得真实。

  他说,“你要进忘川,必须留下一样东西。”

  “是什么?”她看着他,眼睛明亮,眼神坚定。

  “你一生的笑。这一世你将不会再笑。”

  “好”。

  她竟毫不犹豫,脸上静如止水。饕餮在她心口轻轻一点,她只觉得心中某处一疼,便是空荡荡的难受。这是什么感觉……

  却听见饕餮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记住,过了森林,一直往东走,尽头就是忘川河。他断了断,又道,去过忘川的生灵,无论是谁都会忘了自己。

  面前的黑杨森林,气息阴霾,幽冷刺骨。她点点头,义无返顾地走了进去。

  雾气,白色的雾气。没有路,看不清任何东西。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哗……哗……水声,这是什么河? 是了,我要这水,我要他记起我。“可是,我是谁……”她只知道,要带着这水,离开这里,她要让他记起她。可是,她是谁,又是谁呢……

  脑中混乱,越来越模糊的画面向她一迸涌来。她感到头迸裂般的疼痛起来。昏迷前,她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五)前世

  “孩子,醒醒。孩子,快醒醒,醒醒。 ”

  她睁开眼,看见一个慈祥的老妇。她问,“你是谁?”

  “我是孟婆啊。”

  “孟婆……那我是谁?”

  “你?你是是骨精灵啊。”

  “骨精灵……”

  “孩子,你还记得你要做什么吗? ”

  “我?对,我要让他记起我。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婆婆你能帮我吗?”

  “我只能帮你把药做好,剩下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啊。”

  孟婆剪下她的长发,望着这三千的长发,她不知道自己这么长的头发是怎么来的,她感到眼中涩涩的,却怎么也没有水流出来。“孩子,你不悔吗?孟婆问。”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悔,这悔字从何而来。她迷惘地望着孟婆。孟婆叹了口气,说,孩子,药好了,待他喝下,就会记起你。

  人界,她很快找到了他,年轻的剑侠客,耀眼如朝阳。她问,“你还记得我吗?”他迷惑地看着她,“姑娘,我不认识你”。眼中无半点波动。远处,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向他挥手。

  他对她,微微一笑,便向那姑娘走去了。“是呀,我是谁呢,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又怎能记得我。”她没有把药给他,而是自己喝了。

  瞬间,她记起了自己,她说,我是一只蝴蝶,一只在盘丝洞外嬉戏的蝴蝶呀……可是,他是谁呢?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她觉得熟悉又陌生。

  “是呀,他又是谁……”她笑了,如此美丽。



导航
博客风
想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遗忘了。”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Bobo'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