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protected]
这只是一个备份小盒盒。

在深夜思考

前言:用思考这两个字,我有点脸红或是难为情。自问各方面还很稚嫩,也许用胡言乱语更为贴切。但是如果用“在深夜胡言乱语”这个名字,就显得很后现代,那个境界更高,给大师们留着。“思考”这两个字,八十年代挺流行的,现在算是满土的两个字了,退流行了,就留给我这个土人用吧。


回国有几天了。

看了看老毛孩子的书,再看看小毛孩子的书,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小毛孩子的东西。

小毛孩子,这里指的是韩寒,我喜欢他。他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但是我想如果是一个认真读完他作品的人,会不由地喜欢他。我看不起那些随便翻翻他的书或是看几篇相关的报道,就加上自己的主观臆断对他进行评判的人。不幸的是,这类人真多。

韩寒的四本书我全看了,全买了。注意,是全买了。看一个人的作品代表看得起他,看了还买了书代表喜欢这部作品。没有人会莫名地去浪费钱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除非他是一个虚伪或是有点虚伪的家伙。这种人也不少,看看哪家书柜里摆着成套的精装书,八成就是这类人。

每个人都曾经虚伪,永远虚伪的人不多。哪怕他在临死时候真诚一回也就够了,那种一辈子没有真诚过的家伙不是东西。

活了19年,我才明白,人最重要的东西是“真”,这个字大于一切。以前我以为是信用,曾经努力守信,虽然有些承诺我没有兑现,但是也算还是一个比较讲信用的人。现在发现,信用只是“真”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不知道现在才领悟到这一层算不算是迟钝,但是,最终我也还是明白了。

真,再熟悉不过的一个字。究竟何为真呢?我的理解是,真心和真诚,也可以说是心诚。似曾相识的两个字,细一想,佛理的精髓就在这两个字中间。或是更讲开来,其他的宗教也都一直强调一个人的是否诚心。原来,世间的许多理论经典都在强调,只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认真思考过。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有神仙或是鬼怪,但是我相信“理”,如何说这个“理”呢?恐怕我是说不明白,也许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虽说我说不明白,但是我还是想要谈一下我对这个字的看法。万事万物的诞生,发展,与消逝,必然有一种东西在主宰,在控制,这就是理。要问我这个理具体是什么,我说不清,要是可以说得清,我也写本什么教经之类的了。理,有点类似于道家所讲的道,老子也说,道可道,非常道。那么我也更可以说,理可理,即非理。这个理字是不能被表达的,要是可以表达,那这将不是理。我不知道先人造字的时候是怎么定义这个字的,但是我知道,我们目前对理的定义绝对不可以完全将理的概念完全具备。

一切已注定,谁都听过这种讲法。这句话是否正确关键取决于怎么看。注定是何种意义上的注定?有人也许会说,如果觉得一切都已注定,那岂不是太悲观了。我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突然颓废或是突然振作,这些也都是注定的。包括,你看到我这篇文章,也是注定的,你接受不接受我的观点这些都是注定的。

万物都是从无到有的,虽然现在世界千姿百态,但是我们都来自无。虽然现在大多数人还是抱着宇宙来源于大爆炸的观点,我觉得这个想法太狭隘,还是不能从现实的圈子里跳出来。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无和有可以相互转换的观点呢?

人,生来只有本能,没有意识,意识是如何在肉体里产生的?我们的肉体缺了外界的刺激,意识不会产生;光有外界的刺激却没有肉体,意识也不会产生。肉体属于物质,意识和物质是两种概念,这两种东西,物质可以单独存在,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我们不知道意识是否也可以单独存在。目前我对宇宙的看法由此衍生:物质相对于目前宇宙的有形世界(包括看不见的,但是人类已知的或是未知的),意识相对于我一直所强调的理。理率先宇宙存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我还不能跳出宇宙不是从来就有的思维模式)然后由理产生宇宙并支配一切。如果用更为开放的观点(其实,再开放的观点建立在人类短短的认知历程上,也就变得保守可笑)就是宇宙和理同时存在,但是我更相信前一种,因为物质会灭,宇宙也会灭。更重要的是我坚信,理大于一切。也许有人要问我,理来自何方?这是一个实际又愚蠢的问题,有人已经解释过了,这个答案的原题是“上帝来自何方?”

这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所写的文章,我没有写完头就很痛然后就没有继续下去。后来无数次想补完,都没有成功,或者,干脆,就由它去吧,这么结尾了也未尝不好。



参商 在 2004-03-18 15:50:18 说:

何必在意自己的这些东西呢,被别人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的东西,我总是感觉自己很肤浅。 QQ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了,大家平时都隐身,把自己藏的很深。有些时候,公开也是一种信任,也可以形成一种气氛。
Wuvist 在 2004-03-18 04:58:14 说:

Chia同学……有的时候,留下自己的email的还是三思吧……偶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生日/QQ号码/身高/手机号码等等资料……呵呵……不过,想必你也不会在乎这些东西被人知道……都是你自己写在网上的……很欣赏你的东西……我在QQ上面加你了……
chia 在 2004-03-17 17:38:00 说:

欢迎你找我辩论。 可以加我MSN:[email protected] 这篇文章是我告别19岁写的。
benzoin 在 2004-03-17 11:47:11 说:

我只能说我欣赏韩寒的[杯中窥人],但看他的[三重门]我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ugly gal 在 2004-03-17 04:37:19 说:

尽管我不同意你说的意识论, 以后再和你辩论;)
ugly gal 在 2004-03-17 04:34:46 说:

大学城里正在下雪. 你的文章给了我一种无法名状的温暖...你的文章似曾相识,使我想起了我的19岁.仿佛就在昨天.
chia 在 2004-03-17 04:20:30 说:

好端端的,为什么用无名呢? 来到这里即是有缘,可否做个朋友?
在 2004-03-17 01:43:27 说:

写的很好...
导航
博客风
[email protected]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这只是一个备份小盒盒。



网志分类
所谓的新诗(4)
所谓的杂文(2)
所谓的心情(1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 [email protected] ]
[ S.H.E 新加坡后援 ]
[ SEaGreEn ]
[ 忽尔今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