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一场喜宴

临近晚上七点,来到酒楼,在嘉宾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主人家热情的走了过来与我握手。听着他那把久违的嗓音,徒生好几年没有见面的感慨!

进入宴会大厅,遇上了不少难得一见的朋友。他们纷纷上前与我握手问候。有名片的派名片,没有的把地址和电话号码告诉我。那份遗失了的记忆又从大脑深处走了出来。

现代人生活紧张,白天忙于工作,下班后的时间被电视被网络瓜分了。短短的双休日,或与家人与至爱共聚,或处理平日积压下来的生活事务。即使是春节那样的长假期,外来工大都挤上滴水不入的车厢,奔赴老家,润泽早已干涸的亲情:本地的经济宽松的大都外出旅游,充实自己的眼睛。绝不夸大,有的人连对方的脸孔出现了什么变化也完全凭想象了!

当东道主不容易。在思索宴请什么人的问题上,也不比在筹备酒席的钱银和菜色上少费心思。然而,一场喜宴,尽管宴请的双方都要破费,仍不失为自己的亲朋好友架起一道联系沟通的最好桥梁;一场喜宴,尽管主客都要透支时间,仍不失是让“深埋的亲友复苏过来提供了最佳的土壤。

点点浪花 @ 2005-06-12 22:25:41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