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白马非马

有一位在美国加州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得悉将被分配到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消息后,显得忧心忡忡。事实上哪一个愿意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场的?

这有什么好担忧的?在该大学任教的祖父便用一分为二的方法开导他,你到了那里,将有两个机会,一是当内勤,一是跑外勤---如果是内勤那就完全不用担惊受怕了---要是后者,一是留在本土,一是分配到国外的军事基地---到了基地或许会安排你到和平友好的国家---就算让你到海湾地区,也没有必要忧心,因为你可能留在总部---如果被派往前线,结果也有两个,要不是安全归来,要不就是不幸负伤------

“那要是不幸负了伤呢?”年轻人问。

还有两机会,一能保住生命,一是没法救治。

“那要是完全救治无效呢?”祖父听后哈哈大笑,他说了一名话。

(朋友,你们猜猜他说了什么?当听到他的话后,你们会想到什么?)

这是我近是读到的一篇小品文。虽然作了删节,然而并无断章取义。作者不厌其烦的告诉我们,在人生的际遇中始终存在着好的和坏的两个机会,对于积极乐观的人来说全都是好机会,对于那些悲观的人来说全都是坏机会。

假如这篇文章写给自己看问题不大,可是当它变成了铅字被发表了,难免被人质疑——这不是白马非马的现代版吗?

因为祖父在笑过之后是这样说的——那你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担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