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上了一回电视

临近黄昏,他一口气的打了十几个电话,给那些朋友,神秘兮兮的说,今天晚上八点一定要看乡间的那个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他们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吗。

今早,那两个年轻的男女拿着摄像机和咪高峰走了过来,对正在工作的他说,我们是乡电视台的,希望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他显得不知所措。早几个月,他的朋友也曾接受过记者的访问。看见朋友在屏幕上是那么的镇定,那么的好口才,他当时很是羡慕,恨不得自己也能在电视上亮一亮相。可是,面对记者,如今他实在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今年四十岁,是这里的一个种菜大户。他种的菜除了供应本地外还远销到其他的城市。由于他坚持不使用违禁的农药,被消费者赞誉为绿色食品。也因此成了这个地区的一个品牌。眼前这两个记者叫他不要紧张,像平常与朋友说话那样就行了。之后,他们像拉家常一样让他调整心情。好一会,他紧张的心情,随着采访的深入慢慢的回复正常,话也说得十分注流畅了。采访结束,他们告诉他今晚八点,将在电视新闻中播放这一个采访节目,希望他收看并多提宝贵意见。

他们走后,他感觉空气是那么的清新,阳光是那么的明媚,眼底那一畦一畦的青菜是那么的青翠,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惹人喜爱----他早早的下了班,把这兴奋的心情带到了家里,带给了所有的朋友。

晚饭后,他冲完凉和家人一起早早的守候在电视机前---

人都是喜欢曝光的,人都是喜欢被别人欣赏的,不论在电视机的屏幕还是在人生的舞台,有多少人像他那样?要不是这样这个社会不会太冷漠了呢?

点点浪花 @ 2005-08-10 21:20:49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新闻人物


点点浪花 在 2005-08-22 21:37:30 说:

  曾经美丽:
  说得好!
  有时候人们就像参加化妆舞会的走进社会。只有回到家里才能把妆卸掉。要整天素面朝天也在外太空吧?
  这算不算人的无奈?
曾经美丽 在 2005-08-14 14:57:31 说:

点点浪花  
  谢谢你对我的《想唱就唱》的点评。
  看了你这篇文章,我有一些感触,我也上了一次电视,是去年我的一个学生在全省数学竞赛中得了一等奖之后的事情。哈哈,在全校的年轻老师中,数我最上镜。但是我不像你文章里的农民那样。
  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那人只不过碰了一点点运气,被采访了一下,就激动得像范进中举一样,然后回过头来说说社会的不是,说说电视传媒的不是。哈哈。
  当你看了大学教授嫖妓、香港议员嫖妓的文章之后,你就不会觉得奇怪。社会嘛,五光十色才漂亮,记者嘛,唯恐天下不乱,否则,没有了八挂新闻他们只得改行,在这不一概而论,有好的。
  有一天,当你写出了名之后,在接受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如果你能够理直气壮地说:“我是靠写嫖妓文章出名的。”
  那时候,你才是一个性情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