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怎么是她

厂里召开大会,厂长宣布副指导员竟没有人相信是那个第六组的组长!

虽说指导员离任职位由副指导员接替,副指导员的空缺由组长升任。然而,这一次提拔却有悖常理。
这个车间有六个组,那两个要劳动指导员经常走过去看一会后,一言不发的走了的自然没有升职的可能了;至于那两个批评与表扬不相上下的也不属于提拔的人选;工友们看好的是那个表扬得最多的第一组的组长。他们绝对想不到升职的居然是这个经常要让指导员批语一番,甚至做得怎么好,也要被吹毛求疵一番的她!

“怎么是她?”工友们问那个离职的指导员。

怎么不可以是她?

其实,人以群分。群中有自己喜欢和不那么喜欢的人,对于喜爱的人,都会劝善过;对于讨厌的人的过错不要说指正,恨不得他们越陷越深。

有一个朋友,中学毕业后到了一家机械厂当学徒。他比两个师兄勤劳,干活干净利落。然而,师父老是针对他。骂过之后问他,你知道错在哪里吗?相反,对他的两个师兄,错了不说什么,只是自己亲自动手把错误修正。朋友很不服气的把怨气带到家里。爸爸问他,你有没有听过亲者严,疏者宽?


恰似朋友的爸爸说的那样,那个指导员这么的回答他们:“做了错事你们会整天批评她吗?假如她不是可造之材,我会花那么多唇舌?”

点点浪花 @ 2005-12-07 21:55:00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默认分类1


点点浪花 在 2005-12-07 22:49:34 说:

(我以为[怎么是她]这样才畅顺)
厂里召开大会,厂长宣布副指导员竟没有人相信是那个第六组的组长!

虽说指导员离任职位由副指导员接替,副指导员的空缺由组长升任。然而,这一次提拔却有悖常理。

这个车间有六个组,那两个要劳动指导员经常走过去看一会后,一言不发的走了的自然没有升职的可能了;至于那两个批评与表扬不相上下的也不属于提拔的人选;工友们看好的是那个表扬得最多的第一组的组长。他们绝对想不到升职的居然是这个经常要让指导员批语一番,甚至做得怎么好,也要被吹毛求疵一番的她!

“怎么是她?”工友们问那个离职的指导员。

怎么不可以是她?尽管人以群分。群中有自己喜欢和不那么喜欢的人,对于喜爱的人,都会劝善过;对于讨厌的人的过错不要说指正,恨不得他们越陷越深。可是世事无绝对,有一个朋友,中学毕业后到了一家机械厂当学徒。他比两个师兄勤劳,干活干净利落。然而,师父老是针对他。骂过之后问他,你知道错在哪里吗?相反,对他的两个师兄,错了不说什么,只是自己亲自动手把错误修正。朋友很不服气的把怨气带到家里。爸爸问他,你有没有听过亲者严,疏者宽?

恰似朋友的爸爸说的那样,指导员这么的回答他们的:“假如她不是可造之材,我会花那么多唇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