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年味

快要过年时,邻居的那个老有慨叹,如今过年一点味道也没有。

 

听他说,在童年那个时候,他们日盼夜盼年快点到来,不时会追问爸爸妈妈还有多少天过年。随着日历一页页刷新,他们数着手指头算计距离年还剩多少天。巴不得睡一觉第二天就是新年!

 

在他看来,年是收入的日子;年是精彩的时光;年是口腹的代表他告诉我,那时,物质奇缺,就算最穷的人家,团年饭也少不了鱼肉鸡鸭,过年年糕煎堆油角缺不了,新衣新鞋绝不会缺,最开心的还是能自己赚钱——年初一的早上拿着写着“一本万利”、“丁财两旺”、“新春大吉”……的红纸条幅挨家挨户的去叫“卖”;年初二吃过早饭后挨家挨户去收钱——那是在除夕晚上用刻着“开门大吉”之类祝颂语的木刻印在红纸上贴在别人的门上或旁边的墙上,以迎合人们对新的一年的美好期盼,见到我们拿出那个木刻,只要与那红纸的字迹相同,也不会吝惜那几个零钱。不骗你,整个新年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海洋,放烟花鞭炮、拜年、飘色、龙狮凤舞、到庙宇祈福、看戏、观杂耍、猜谜、看球赛……把一个春节排得滴水不漏。

 

可如今呢?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如今过年与其他日子已没有什么区别了

 

无法洞悉他的心态。但从中可以听出,年味是造出来的。就算有一番与别不同的“滋味”,有一个个吸引眼球的环境,假如没有一份份的童真,没有一个个美好的期盼,没有一片碧空万里的心境,那末,过年过节与过日子有什分别?

点点浪花 @ 2006-02-12 22:12:35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默认分类1


点点浪花 在 2006-02-14 21:20:36 说:

苦涩?多少吧.
这样的诗句也许是算不算最好的注脚--
  <外来工>(摘抄自一张发黄的报纸)
青春的赌注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
押在神圣的
流水线上
两三厘米的假日
装点了别人的风景
自己
一潭一潭的
牵挂
穿山越水
捻在手中

格格巫 在 2006-02-12 22:16:50 说:

那样的年味不带着一丝苦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