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扒窃案发生以后

 为什么坐在后排靠窗的那个年近三十的青年男子突然坐到我前两排的斜对面的位置上呢?最奇怪的是他侧着身,面向着坐在单人座上的我,那双眼睛默默的看着我,嘴巴动了动,但始终没有开口。

 

 本来上车的时候,我坐在他的旁边的。过了几个站后,眼见前面的座位的乘客下车后,我坐了这个座位。假如换了“串”的人,会口出恶言,“瞅,瞅瞅什么!”而我没有,只是担心自己有什么失仪的地方,但仔细察看都找不到破绽,惟有避免与他的目光对接。

 

“有落!”在前面两个站上车,还没有到达自报的终点站的那三个三十多岁,坐在我后面几排座位的男人下车后,看着我的那个男子终于开口了:“你有丢东西吗?”后面几个男人几乎同时说,“我看他们像扒到了什么。”前面的一个中年女人急着说,“那还不看看钱包在不在?”

 

这时我才醒觉,刚才我的风衣被扯了一下,还以为是车行颠簸,衣服被夹在车壁和座椅之间,我本能的用手扯了一下。说来很“瘀”,乘搭巴士曾被扒手光顾。吃过亏自然对身上的财物十分小心。我从不把钱包放在后面的袋子里的。因为好几个朋友都曾在公交车上遇上后袋被割穿的事,当那些扒手下车后都会有目睹这一情景的人像提醒我那样问他们。

 

我还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财物,虽然分毫不少,但依然打从心里感到悲哀——

 

 

见义勇为终究是稀有品种!因为这是要计算成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