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火从这里点燃(之十三)

我的父母放工回家后,见到我们居然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当旁听生。不时还满意的点点头。

念完中学后,我把自己要当教师的志愿说出来,你们连连赞好。

初执教鞭,才领会到上音标并不像儿时的过家家。远的不说,就说刚才那个 李加进。出厅不意的给我来一个突然袭击。幸好我涉猎广,否则……。唉,如今又多了一个徐小飞!

李加进成绩不好犹自可,最麻烦的是出古怪的点子,为的是把老师的权威磨去。不少同事都不愿意上我们这个班的音标。像那个教历史的黄老师,在授课途中,他会突然的站起来,大声的质问:“黄老师,你这么年轻,对历史了解多少?”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气得这个初来的二十多岁的女教师那双眼睛成了清晨荷叶上凝着的露珠。

点点浪花 @ 2006-08-19 21:03:34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小说


小江 在 2006-08-22 12:50:12 说:

你的小说写得很流畅。
在细节处理方面很到位。

在授课途中,他会突然的站起来,大声的质问:“黄老师,你这么年轻,对历史了解多少?”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气得这个初来的二十多岁的女教师那双眼睛成了清晨荷叶上凝着的露珠。

我觉得现在的孩子有这种胆量,欺软怕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