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鹤立鸡群

        哪一个不希望鹤立鸡群?可鹤并不那么容易当。

 

 

江苏省南通市第三人民医院在十年前挂了一个“无红包医院”的牌子,竟被同行怀疑到底是否在做秀。

 

 

本来,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是毛泽东他老人家倡导。然而,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没有钱,有哪一家医院愿意救死扶伤?面对红包,有哪一个医生有防火墙?虽然不少医院都挂着不准收受病人红包的医生准则,也许,他们明的不敢收,但暗地里呢?即使写明举报收受红包者有奖,有哪一个病人给了红包会去举报的?大都只是对自己的亲友诉说,得到的大都是“看开点啦,”这样的回应。据说,南通市纪委纠风办副主任余也成到某医院暗访收受红包问题,一个产妇的丈夫很能不满,“你们管这些事干什么?我一辈子能给医生四五百块钱我高兴啊!”

 

 

大气候是这样,难怪站得高看得远的省卫生厅的人员也怀疑,“这个‘无红包医院’到底过不过硬?”

 

 

这多像一个领导班子的人,都有司机接送上下班,突然你一个人有小轿车不坐,非要骑自行车上班,那些坐小车的人是怎样看你呢?

 

 

要鹤立鸡群,就要忍受被质疑,甚至被孤立被排挤。假如受不了,那么只好把头缩下去,随波逐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