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火从这里点燃(之十五)

 

 

 

这个笑面虎,要提问的首先会找我。每一次我不是答非所问就是脑海空白。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轻微的各式各样的议论声。我感到一双双蚊子似的眼睛停在我的脸上,叮咬着我。我是人,我不是蚊蝇滋生地。哪受得了这样的对待?我真希望能有一把手枪把那一个个眼球打爆!

 

有人说,我是流氓我怕谁。但我不是,在别人的眼中我只不过是烂泥。你以为我想的吗?

 

每天傍晚,当听到那熟悉的踩踏水泥楼梯“砰砰”的脚步声,住在黑沙环“君子楼内的住客,恰似遇上了爱滋病人,愚昧的以为空气也会传染。虽然铁门早已关上,也相继的把木门关得“嘭嘭作响。

 尽管我这个年近四十的老窦并没有患上世纪绝症,然而那破鼓似的“开门、开门、快开门!……死八婆你死到哪了!”的叫喊声震动着上上下下每一个住客的耳膜,甚至刺激着路人的听觉神经,从窗口,我看到了行人纷纷抬头张望。

点点浪花 @ 2006-09-08 21:50:59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