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我的身份证影印件怎么会流落在这里?

 

“啊,怎么这么眼熟?”那天,朋友到邻居家里,看见一个小孩在一张A4纸上画着什么,赫然发现上面有一张身份证的副本在这张纸的中央。他哄着几岁大的他,让他给他看。他接过一看,口张得大大的,我的身份证副本怎么会在这里的?他再翻看小孩身旁的那一大叠表格,原来是自己工作过的那个单位的文件,文件中有不少是其他同事的身份证副本。问诸小孩的父母,才知道这是从收买佬手中买来的,因为只有一面有字,另一面是空白的,比买全新的纸给小孩练字便宜得多。此时的他差点没有叫我的天啊!

无须大惊小怪,不记得从那一天起,我们接触的不少部门都需要出示身份证明文件。像进厂企、参加旅行团、成为手机新用户、新开储蓄户口……全都要把身份证副本留下,日积月累,那些单位的资料越积越多,把原有的办公地方一点一点的蚕食掉了,有哪一个单位会重新购买新地方,摆放这些资料。何况废纸有价,谁敢保证没有人把它卖掉。于是,一个个身份证影印本注定要流落四方了。不要说身份证资料,就算是订阅报刊、投稿用过的个人资料也有人透露给广告商,让那些广告信时不时的送到了我的手中。

如今,什么也要实名,谁来给我们的个人资料加上密码?

既然不可能,那么为什么不像林冲被充军那样,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烙上烙印,省却了为实名浪费的大量人力、物力、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