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我要睡觉了。”

          她思绪跳跃,话锋活跃,两个多小时,像一个演讲者,把坐在对面的主人当成最佳的听众。偶尔,她也会停一下,仿佛征求主人的认同,但容不得主人的搭讪,她又转移了话题。

 

 

主人不时抬起手腕看看手表,不时打打呵欠,给她暗示。可目光停在主人的脸上的她像什么也看不见似的。夜深了,仍没有告辞的意思。

 

 

终于,主人不得不下逐客令:“不早了,我要睡觉了。”这么说,可能令对方难堪,但除此之外有其他办法吗?

 

 

有这样的段子:有钱的朋友担心文学评论家寂寞,决定陪他一天,要给他快乐。其实相互都很忙,由于没有说明,双方都把整天的时间白白浪费了!想错隔离击中了有钱朋友的要害。

 

 

误会有想错隔离的影子。要消灭滋生误会的土壤,有时坦率是必要的。“我要睡觉了”虽不委婉,但对点极都唔明的人,无疑是当头棒喝。

 

 

放之于工作,能够坦率的说“我要睡觉了”上级,总比“曲里拐弯”的上司好。原因在于后者要下属猜哑谜,属体力劳动者必须花费不少脑汁去解读;脑力劳动者还要额外的搜索枯肠!

 

 

见微知著,当政者该从中得到点启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