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标签

 

不久前,在“特困生专场”的招聘会上,济宁市有三十五家企业提供了六百个职位给家庭困难的学生。谁知,特困生不足一百人应聘。

难道特困生少吗?不,据新华网综合报道,目前,农村人口尚在贫困线的贫困人口有二千三百多万,处于温饱边缘的近五千万,城市贫困人口约二千八百万。招聘专场出现冷清,该不是标签所累吧?

喜欢粤剧或京剧的朋友,不用看人物介绍,只要演员一出场,大都会看出忠奸好坏,原因在于他们的脸已被化妆师标签化了。

不管你否不否认,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尊心。无论是人和物,一旦贴上了标签,就引人注目。虽说贫困不是自己的错,然而,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笑贫不笑娼依然是某些人的信条。君不见有一个叫“雅阁女”的女网民公开在视频中扬言,“日薪低于三千元都是下等人”。照这逻辑那些特困生不就是比下等还要下等的人吗?是的,狗眼看人低,口中不说的也不少吧?

在这样的氛围下,有多少人愿意被人标签化?

俗语说,桐油罐只能装桐油。桐油是一种标签,只能装桐油是标签化造成的结果。有多少人是愿意被别人看扁的?能指望特困生招聘专场会热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