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酒后许诺

一位六十岁的老人“自命诗狂”,称自己的诗已超越李白、杜甫,就算苏东坡也仅够陪衬,呼吁全国诗人挑战他,如若获胜,拿出十万元作为奖励;北大十博导开办了一个青春写作旅,辅导中学生写作,八天收费四千九百元(听说今年收费会下降),课程结束后,所有培训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老人和十博导尽管一个在于求名,一个在于求利,然而,还是异中有同——给人一份承诺。

对于前者,有人质疑谁当评判,假若别人的诗写得比他好,他是否真的拿出真金白银给予优胜者?对于后者,有人怀疑短程的几天到底能否收到成效?有学生家长诘问怎样得知通过电子邮件能保证学生获益?

不能怪人们疑惑,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那些为了名,为了钱而疯狂的人所作的承诺只能看作酒后许诺,事后或若无其事或会扮作失忆:“我有说过吗?”当穷追不舍时,会以“酒后说的话你也相信?!”

真的,为了名利,许下海口哪有人管得了将来!连广为人知,以推广“疯狂英语”的“成功人士”不是曾以“让三亿中国人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让中国之声响彻全球”吗?在还不知达不达标的今天,他又编写了《龙凤字经》和《疯狂背古诗》,开始了“卓越汉语”推广之路了,还居然喊出了“将英语踩在脚下,让汉语光芒万丈”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