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牺牲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英雄,第一个被别人当成实验品的人是否狗熊?

那天,对面那幢烂尾楼前的一片开阔的行人道上,穿着蓝色围裙,左胸上印着“某某美容学校”标志的十多个青年男女,在树荫下摆开阵势为男女老少免费剪发。有谁愿意当实习的道具?在疑惑的刹那,邻居那个三十多岁的老板竟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在羊群效应之下,那些学员一个上午,没有一丝儿空闲。我问邻居,怎么愿意这样做。他用调侃的口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入地狱是一种牺牲,当实验品也是一种牺牲。剪发在街边的档口,只要二三元,在普通的店铺也只是十块八块。每月剪一次发,相信不少人不会吝啬那么一点钱。起码工艺有保证。人都是爱美的,一个好的发型,令一张普通的脸生色不少。有那一个甘愿被实习生把头发剪成狗牙?没有必要从金钱的角度考量,邻居是一个很大方的人,好几次,看见我与朋友在吃宵夜,他不动声色的把单埋了。各行各业后继有人,社会得以延续,得以繁荣昌盛,谁能否认不是有很多很多像邻居这样的人牺牲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