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经传的浪花
捡拾几瓣碎片/ 串成不见经传的浪花/ 困顿的大海/ 也许能飘扬/ 一串串新鲜的气泡 (声明:全部原创,如需转载,请电邮联系。谢谢。)

挂名

        “那篇通讯不是你写的吗?怎么你的名字后面多了两个人?”朋友解的问。

“是我写的。”当记者的朋友笑着说,“你知道吗,他俩是陪着我去采访的通讯员。虽然没有动笔,但总该有点表示嘛。”

从公平的角度说,也许付出了需要回报无可厚非?

以前,有作者把文稿寄给报刊,编辑略加润饰后成了第一作者的事时有所闻。本以为经媒体光后已经绝迹了,怎想到又见媒体报道!

某体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在其带的某研究生的一篇抄袭来的论文中署上了自己的名字,成了第一作者。虽说院方认为“学生论文挂了院长的名字,是为了让论文更好发表,也可以省却版面费。”道理乍听起来冠冕堂皇,可仔细一想根子里却在弄虚作假。若然不属抄袭,某天院长要结集出书,这篇论文总不会打入“另册”吧,毕竟自己是第一作者啊!

无名英雄,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当的。可不,付出了劳动,总希望从哪里显现出来。难道非要把自己的名字挂在原作者之前不可?不,完全可以像某些市级报刊那样,在刊登学生的文章时,在文末署上指导老师般的写上自己的名字。

这样做没有贪天之功,没有误导别人,没有误人子弟──说不定在某一天,第二作者当上了院长博导,照样会以样学样,代代相传──基因突变!



小江 在 2007-05-24 19:55:17 说:

深有同感,别人是编辑、别人是院长,别人是记者,你只能排在后面啦,否则,你的文章写得再漂亮也只能孤芳自赏啰!
点点浪花 在 2007-05-22 20:45:10 说:

古人说得好,有这个千般容易,无这个一事能成!
荷包蛋 在 2007-05-19 23:39:03 说:

版面费是很无奈啊。如果老师愿意当第一作者,让我们写,我们是很愿意的。固然付出了劳动很重要,可是钱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