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湖晓风

月季和菊花

    
                                    月季和菊花
    不知何时喜欢上养花,自己随意在院子里找几块砖头垒成一个花池。里面种植的是我向邻人要
来的几株月季和一两棵菊花。一年下来给小院增添了不少色彩。从春一直开到秋,花池里总是
那么热闹。先是月季盛放,一直开到秋天,才开始慢慢收敛,不久花池里又成了菊花的世界。
那股热闹零零碎碎地延到冬将尽春将来的时分。可以这么说,这花池虽小,但串起了春夏秋冬
,让我无论在哪个季节也不感到寂寞,即使在萧条荒凉的冰雪之中也不例外。
     今年,寒潮反复,似乎春天来得不那么顺利,但花池里的月季和菊花依然用青枝绿叶装饰着我
这寒酸的小院,让我感到春已在我身边渐已铺开,使我内心的衰败与荒凉被眼前的充满生机的
汁液所取代。
    不知不觉,春的脚步悄然而至。花池里那几株月季迎风绽放,雪白的花瓣上,害羞似的晕上些
许粉色,着实令我醉心,尽管只有少许几朵,但我却倍加珍惜。我想和周敦颐一样,遵守花只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信念。每天浇花水,我一改先前的粗鲁,变的小心翼翼起来,生
怕弄坏一枝半瓣。于是我渴望春长驻,更期盼自己的花儿长驻。
可“花无百日红”,我家的月季的生命似乎更短。没过两天,一阵大风,把花儿吹七零八落,
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不是滋味。那些花骨朵,楚楚可怜,被风吹打得东倒西歪。即便能立在
那儿,也是耷拉这脑袋,无精打采的。幸好风后的阳光十分重感情,它温柔地抚慰这受伤的月
季,使我看到了希望。
     不经意间,高挑的月季下,蠕动着簇簇绿叶。仔细一看,不是菊花吗?真奇怪,菊花不是被我
铲掉了吗?记得那次,因为不小心铲掉那几株可爱的菊花,我难过了好几天。现在它们又被春
风吹了出来,而且长得十分旺盛。我几乎要惊叫出来。嫩嫩的,绿绿的,一片片铺张在受伤的
月季之下,仿佛就像一只只稚嫩通明的小手,在阳光下闪烁着,抚慰着颤危的月季和一颗钟爱
它们的心。
    就是如此,月季在菊花的抚慰之下,没过几天,又有几朵艳丽的花儿迎风绽放了。一直延续到
春的消逝,走向了热浪滚滚的夏。是时,夏在蛙声、蝉鸣的喧嚣下,逐渐开始热闹起来。大地
先是金黄的一片,可没过几天,又铺上一层绿了,而且这层绿,人看了便会觉得在享受着特有
的农村风光,那“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水影共徘徊”的美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在我们眼前了。
再加上蛙声,怎不使人联想起辛弃疾笔下那种“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意境呢?
那股热闹,从树梢上,流淌到地上,从地上又流进我的花池中。
      花池里,月季开始毫无顾忌地开了起来。重重叠叠的叶子中间,这一朵那一朵看似无意实是有
意地装扮着花池,装扮着本该属于别人的季节。一拨开完,一拨又紧跟其后,决不脱节,以便
无论你啥时驻足池边,都有玩赏的内容。最让人动情的是那些风华正茂的月季并没有忘记有恩
于自己的菊花。它们故意把美丽的花儿安插在簇簇菊叶中间,让菊花也分享自己的一份美丽。
而菊花又以殷情的回报,早晚尽力用自己的绿色衬托月季的娇艳。
又是如此,它们相扶相持地走过了夏、秋,迈步在风雪寒天。而这正是菊花的季节。金黄的菊
花在池中烂漫开来。月季已经年老色衰,败下阵来。但是金黄的菊花热情地拥抱衰残的月季,
在寒风中共衰共荣。其动人的程度,不亚于斯守一生的恋人,在弥留之际表现出来的至死不渝
的情感。
      就是如此,菊花和月季相扶相持地走过了一生。它们荣时不骄,败时不颓,互敬互爱,情真意
切。试想人间多少一见钟情的情侣,半途却劳燕分飞,岂如花哉?





亭湖晓风 @ 2005-11-18 19:21:41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默认分类1


导航
博客风
亭湖晓风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网志分类
默认分类1(4)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