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上的一根茅草
茅草,原名陈正炉。1984年8月生于重庆武隆桐梓山。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15672806

唤回那些日子

                              唤回那些日子

 

因为她的存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更优秀的女人。
       想起她,感恩这个词便不由自主地从我的脑海里突显出来。那是镌刻在我灵魂深处的两个字浮出水面。渐渐地,在我眼前转化为具体的东西:金钱、房子、粮食以及宇宙中最美丽的话语等等。感恩,多么温馨的一个词,听了让人有在冰凉的夜晚捧着一杯开水又象是在霜冻的早晨沐浴着和蔼阳光的感觉。但与她连在一起,这个如此温馨的词却变得极度苍白,没有任何力量。除非时间会温顺地听我的召唤,让我为她唤回那些逝去的日子。
       她是我的姐姐,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
       在上学之前,我就知道了奖状。那是她带回家的。她拿出奖状来的时候很高兴,父母接过奖状也很高兴。而我只是嚷嚷着“我要,我要”。她便把奖状取过来给我,并指着上面的一横给我看,说:“一,第一名”。就这样,几次之后,我认识了“一”。
       后来,我上学了。我隐约地记得,父亲带着我和她报名时,一位老师说,这是她弟弟吗?那他读书也该很行的。
       家离学校很远,要走一个多小时。从没有走过远路的我一点都吃不消,挎着个书包更是受不了。从此,她上学来去都挎着两个书包。有时,在回家途中,我肚子饿了,走不动,便滚在地上装头痛。于是,我又成了她背上的背包。
       每天早上,都是她起来煮饭。每天放学回家,都是她上坡打猪草。而我,要么看她煮饭,要么跟在她后面看她割猪草,要么就把书本拿出来翻一翻。
       象那位老师说的那样,我读书真的很行。我也拿到了奖状,上面也写着“一,第一名”。而她奖状上的数字逐渐增大,二,三,四,五……再后来她就没拿奖状了。可我一直拿着一。于是,我有了在她面前炫耀的资本。而她只是在父母叫我干活的时候说,我去,让弟弟做作业。以致父母叫我干什么的时候,我每次都条件反射般地说,我要做作业,叫姐姐去。可她真就那么温顺,很听话地说去就去了。
       直到那次,我才发现,她除了温顺,还那么凶。
       冬天很冷,上学要提火。放学后,我把火盆放在教室外,去了一趟厕所。等我上完厕所回来。看见一个孩子正提着我的火盆飞快地跑出校园。那是我们班比较调皮的一个男孩子,曾在课堂上与老师打过,就住在街上,班上好些同学都怕他。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抢走我的火盆。
       我呆呆地蹲在她的教室外等她。她放学走出来,就伸手把我的书包接过去挂在了肩上,然后又伸出手,问,火盆呢?我哭唏唏说被那男孩提着跑了。走,去找回来。她说着,就拉我向那男孩的家走去。那男孩正在他家的店门外。她走上去就拽着他的衣服大声吼道,把火盆还来,不还来,我就对你妈告。平日里那么不得了的一个街上的男孩,被她这么一拽,神气全没有了,乖乖地去把火盆给提出来了。
       这很让我意外,她就是我的很听话很温顺的姐姐吗?
       她就在念小学的那个学校上了初中,尽管她的成绩已经不象先前那么好,但是上一个镇上的初中是没问题的,可她就是没有去。我从没有去问清楚,她究竟为何没去镇上读初中。然而有一点我很清楚。在原来的那个学校,可以不用住校不用在学校吃饭,可以少花很多的钱。
       她的成绩越来越不好了。但村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大劳力。不少的人都用她的勤劳来教育自家的女儿。而我,则被人们誉为会读书的料。
       小学毕业后,我以那里第一的成绩进入了镇中学。而就在这一年,她就结束了自己的读书生活。那时,她才刚上完初二。她为什么没上了,我也从没有去问清楚过。但我听见别人问过。她回答说,我读书不得行,所以不读了,但是我的弟弟很行哦。父母在旁边听着这样的问答,始终保持沉默,一句话都不说。而我已经不能再象从前一样泰然自得地认为自己读书很行,很厉害。我已隐约地感觉到我读的是两个人的书。
       她没读书之后,就和姨姐外出打工去了。从此,我的书学费生活费的主要来源就是她打工。
       我读书更自觉,更努力了。在镇上,我同样能够拿第一。但是,我知道,这个第一只有一半才是属于我的。
她常会给家里写信,信里每次都有对我说的话,且每次都提到了读书。
       有一次,她寄回了两张照片。收到信的那天,恰巧表姐夫也在。表姐夫看着照片,叹了一声,说,要是妹多读点书,进个剧团多好啊!全家人听了,都一语不发。
       初中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顺利的考上了中师。那时,人们都觉得考上了中师,就是人生的一次重大的转折。因为上完中师就可以有工作了,可以拿工资了。人生的转折,我的人生是转折了,那么我肩负着的另一个人的人生呢?转折了吗?
       她依然在外打工。不曾回来过,哪怕是过年的时候。她知道,我上中师要花更多更多的钱。她只是在信中向我表示了祝贺,说,知道我考上了,她打工都更有信心了。
       在我上师范的第二年,她回来过一次,是在春节期间。我偷偷地仔细打量了她几次。觉得她和电影《停不了的爱》里面的那个女主角颇有几分相似,而且一点都不比那女主角差。只不过,她的脸不象那女主角那么白。更不同的,是她们的手。因为姐姐的手上有好多紫色的小疙瘩。原来从信中只知道她的工作是首饰加工,可并不知道首饰加工会让她的手中毒。那一个个紫色的小疙瘩,宛若一个个字,记载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付出,镌刻在姐姐的手上。那两只手,是两座纪念碑吗?
       年刚过没几天她就走了。走的时候,她是和村里的另一个男孩一起的。那男孩是父母帮她同意的对象,我从小都认识他。他似乎并没什么恶习,可自从知道他将成为姐姐的男人,我就开始讨厌他。可父母为什么就看中了他,我一点都搞不懂。而姐姐为什么没反对,我也搞不懂。可他们都同意,我自然没话说。然而,那个男人叫我弟弟,我就是不答应。我要找他说什么事,也坚决不叫哥,开口就是“你”。
       她和那男人走了,我总是不放心。那男人优秀吗?他可靠吗?他懂得照顾人吗?
       我在学校,依然会收到她的来信。偶尔她也打电话给我。
       那一次,她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了,她一个人去的。我问她为什么?她没讲,但我听到了她的抽泣声。我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却讲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等那男人回来了,我要砍他。
       直到我师范毕业,回到曾经读书的小学教书的时候,那个男人都没有回来。
       在那个夏天,姐姐却回来了。从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那段忧伤。可父母给她商量婚事,或是其他人来提亲,她就是不在乎。她的伤在心里。
周围的那些与她同龄甚至是比她小的女孩都已结婚生子。可姐姐却不急。这着实让父母着急,硬是要给她介绍对象。那一晚,从来都很听话很温顺的姐姐第一次与父母争执了起来。
       她流泪了,母亲也流泪了。我一语没发,拉着姐姐的手就往屋外走去。踩着月光,我们走到屋后那条马路,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姐姐哭了,呜呜的哭声,很痛快。她的头发象麻一样乱,而我的思绪比她的头发也顺不了多少。尽管是夏夜,风吹来依然凉人。我伸手为她理了理头发,让她靠在我的怀里。她依然在抽泣。我依然轻轻地为她理着头发。她的头发顺了些,而我的思绪却无从理顺。
       如果我是哥哥,她是妹妹
       如果我们都是男孩子或者我们都是女孩子
       如果我们的家庭富裕一点
       如果没有我
       如果……
       如果……
       如果这些如果都成为现实,那么她是否就可以把她的第一名坚持拿下去,而不成为一个干活的大劳力,就不会辍学打工,就会象我一样可以升学,可以有个工作,可以很自主的选择自己的爱情,可以很快乐很幸福地生活。
       如果苍天还有点慈悲的话,它就不应该只半睁着眼睛投下这片惨淡的月光。它就该让那些日子重新走一遍。
       如果我能够唤回那些逝去的本该属于姐姐的日子的话,我一定对着每一个方向,每一个角落,每一种动物,每一样植物,每一方土地,每一粒星辰大声地,深情地,声嘶力竭地呼唤。
       想到这里,我的思绪顺了。因为,我已经没有了思绪,就只有一个想法:唤回那些日子。
       唤回那些日子!直到现在我都这么想。但又明知是不可能的。我惟有珍惜自己,把自己的一天当成别人的两天来过。这样是否可以当作对姐姐的感恩。

 

 

茅草 @ 2006-12-27 13:29:03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


秋天的枫叶 在 2007-02-07 22:30:25 说:

我们曾是一级的同学,不知你的背后有这么感人的故事,只知道你的成绩很好.每个人的背后都有自己的苦衷. 新年将至, 预祝你新年快乐!
    




【散文】 唤回那些日子  
               唤回那些日子



因为她的存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更优秀的女人。
    想起她,感恩这个词便不由自主地从我的脑海里突显出来。那是镌刻在我灵魂深处的两个字浮出水面。渐渐地,在我眼前转化为具体的东西:金钱、房子、粮食以及宇宙中最美丽的话语等等。感恩,多么温馨的一个词,听了让人有在冰凉的夜晚捧着一杯开水又象是在霜冻的早晨沐浴着和蔼阳光的感觉。但与她连在一起,这个如此温馨的词却变得极度苍白,没有任何力量。除非时间会温顺地听我的召唤,让我为她唤回那些逝去的日子。
    她是我的姐姐,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
    在上学之前,我就知道了奖状。那是她带回家的。她拿出奖状来的时候很高兴,父母接过奖状也很高兴。而我只是嚷嚷着“我要,我要”。她便把奖状取过来给我,并指着上面的一横给我看,说:“一,第一名”。就这样,几次之后,我认识了“一”。
    后来,我上学了。我隐约地记得,父亲带着我和她报名时,一位老师说,这是她弟弟吗?那他读书也该很行的。
    家离学校很远,要走一个多小时。从没有走过远路的我一点都吃不消,挎着个书包更是受不了。从此,她上学来去都挎着两个书包。有时,在回家途中,我肚子饿了,走不动,便滚在地上装头痛。于是,我又成了她背上的背包。
    每天早上,都是她起来煮饭。每天放学回家,都是她上坡打猪草。而我,要么看她煮饭,要么跟在她后面看她割猪草,要么就把书本拿出来翻一翻。
    象那位老师说的那样,我读书真的很行。我也拿到了奖状,上面也写着“一,第一名”。而她奖状上的数字逐渐增大,二,三,四,五……再后来她就没拿奖状了。可我一直拿着一。于是,我有了在她面前炫耀的资本。而她只是在父母叫我干活的时候说,我去,让弟弟做作业。以致父母叫我干什么的时候,我每次都条件反射般地说,我要做作业,叫姐姐去。可她真就那么温顺,很听话地说去就去了。
    直到那次,我才发现,她除了温顺,还那么凶。
    冬天很冷,上学要提火。放学后,我把火盆放在教室外,去了一趟厕所。等我上完厕所回来。看见一个孩子正提着我的火盆飞快地跑出校园。那是我们班比较调皮的一个男孩子,曾在课堂上与老师打过,就住在街上,班上好些同学都怕他。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抢走我的火盆。
    我呆呆地蹲在她的教室外等她。她放学走出来,就伸手把我的书包接过去挂在了肩上,然后又伸出手,问,火盆呢?我哭唏唏说被那男孩提着跑了。走,去找回来。她说着,就拉我向那男孩的家走去。那男孩正在他家的店门外。她走上去就拽着他的衣服大声吼道,把火盆还来,不还来,我就对你妈告。平日里那么不得了的一个街上的男孩,被她这么一拽,神气全没有了,乖乖地去把火盆给提出来了。
    这很让我意外,她就是我的很听话很温顺的姐姐吗?
    她就在念小学的那个学校上了初中,尽管她的成绩已经不象先前那么好,但是上一个镇上的初中是没问题的,可她就是没有去。我从没有去问清楚,她究竟为何没去镇上读初中。然而有一点我很清楚。在原来的那个学校,可以不用住校不用在学校吃饭,可以少花很多的钱。
    她的成绩越来越不好了。但村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大劳力。不少的人都用她的勤劳来教育自家的女儿。而我,则被人们誉为会读书的料。
    小学毕业后,我以那里第一的成绩进入了镇中学。而就在这一年,她就结束了自己的读书生活。那时,她才刚上完初二。她为什么没上了,我也从没有去问清楚过。但我听见别人问过。她回答说,我读书不得行,所以不读了,但是我的弟弟很行哦。父母在旁边听着这样的问答,始终保持沉默,一句话都不说。而我已经不能再象从前一样泰然自得地认为自己读书很行,很厉害。我已隐约地感觉到我读的是两个人的书。
    她没读书之后,就和姨姐外出打工去了。从此,我的书学费生活费的主要来源就是她打工。
    我读书更自觉,更努力了。在镇上,我同样能够拿第一。但是,我知道,这个第一只有一半才是属于我的。
她常会给家里写信,信里每次都有对我说的话,且每次都提到了读书。
    有一次,她寄回了两张照片。收到信的那天,恰巧表姐夫也在。表姐夫看着照片,叹了一声,说,要是妹多读点书,进个剧团多好啊!全家人听了,都一语不发。
    初中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顺利的考上了中师。那时,人们都觉得考上了中师,就是人生的一次重大的转折。因为上完中师就可以有工作了,可以拿工资了。人生的转折,我的人生是转折了,那么我肩负着的另一个人的人生呢?转折了吗?
    她依然在外打工。不曾回来过,哪怕是过年的时候。她知道,我上中师要花更多更多的钱。她只是在信中向我表示了祝贺,说,知道我考上了,她打工都更有信心了。
    在我上师范的第二年,她回来过一次,是在春节期间。我偷偷地仔细打量了她几次。觉得她和电影《停不了的爱》里面的那个女主角颇有几分相似,而且一点都不比那女主角差。只不过,她的脸不象那女主角那么白。更不同的,是她们的手。因为姐姐的手上有好多紫色的小疙瘩。原来从信中只知道她的工作是首饰加工,可并不知道首饰加工会让她的手中毒。那一个个紫色的小疙瘩,宛若一个个字,记载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付出,镌刻在姐姐的手上。那两只手,是两座纪念碑吗?
    年刚过没几天她就走了。走的时候,她是和村里的另一个男孩一起的。那男孩是父母帮她同意的对象,我从小都认识他。他似乎并没什么恶习,可自从知道他将成为姐姐的男人,我就开始讨厌他。可父母为什么就看中了他,我一点都搞不懂。而姐姐为什么没反对,我也搞不懂。可他们都同意,我自然没话说。然而,那个男人叫我弟弟,我就是不答应。我要找他说什么事,也坚决不叫哥,开口就是“你”。
    她和那男人走了,我总是不放心。那男人优秀吗?他可靠吗?他懂得照顾人吗?
    我在学校,依然会收到她的来信。偶尔她也打电话给我。
    那一次,她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了,她一个人去的。我问她为什么?她没讲,但我听到了她的抽泣声。我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却讲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等那男人回来了,我要砍他。
    直到我师范毕业,回到曾经读书的小学教书的时候,那个男人都没有回来。
    在那个夏天,姐姐却回来了。从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那段忧伤。可父母给她商量婚事,或是其他人来提亲,她就是不在乎。她的伤在心里。
周围的那些与她同龄甚至是比她小的女孩都已结婚生子。可姐姐却不急。这着实让父母着急,硬是要给她介绍对象。那一晚,从来都很听话很温顺的姐姐第一次与父母争执了起来。
    她流泪了,母亲也流泪了。我一语没发,拉着姐姐的手就往屋外走去。踩着月光,我们走到屋后那条马路,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姐姐哭了,呜呜的哭声,很痛快。她的头发象麻一样乱,而我的思绪比她的头发也顺不了多少。尽管是夏夜,风吹来依然凉人。我伸手为她理了理头发,让她靠在我的怀里。她依然在抽泣。我依然轻轻地为她理着头发。她的头发顺了些,而我的思绪却无从理顺。
    如果我是哥哥,她是妹妹
    如果我们都是男孩子或者我们都是女孩子
    如果我们的家庭富裕一点
    如果没有我
    如果……
    如果……
    如果这些如果都成为现实,那么她是否就可以把她的第一名坚持拿下去,而不成为一个干活的大劳力,就不会辍学打工,就会象我一样可以升学,可以有个工作,可以很自主的选择自己的爱情,可以很快乐很幸福地生活。
    如果苍天还有点慈悲的话,它就不应该只半睁着眼睛投下这片惨淡的月光。它就该让那些日子重新走一遍。
    如果我能够唤回那些逝去的本该属于姐姐的日子的话,我一定对着每一个方向,每一个角落,每一种动物,每一样植物,每一方土地,每一粒星辰大声地,深情地,声嘶力竭地呼唤。
    想到这里,我的思绪顺了。因为,我已经没有了思绪,就只有一个想法:唤回那些日子。
    唤回那些日子!直到现在我都这么想。但又明知是不可能的。我惟有珍惜自己,把自己的一天当成别人的两天来过。这样是否可以当作对姐姐的感恩。









标签: 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茅草发表于12/27/2006 1:29:03 PM |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


回复:【散文】 唤回那些日子

细细读完这篇,好感动,想哭!你有个好姐姐啊!好好爱她祝福她吧!
新年将至


丝语带泪 在 2006-12-29 12:40:31 说:

细细读完这篇,好感动,想哭!你有个好姐姐啊!好好爱她祝福她吧!
新年将至,预祝茅草新年快乐!吉祥如意!创作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