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上的一根茅草
茅草,原名陈正炉。1984年8月生于重庆武隆桐梓山。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15672806

杜鹃花语

杜鹃花语
1.
我必须得醒来
我背叛了太多
连同那在我枝头啼血与我同名的鸟
但我背叛不了时令
这部伟大的法典,由谁指定
我必须得赶紧摊开拳头
慢一点儿,就来不及了
黎明的眼睑已经开启
蹿出那么多没有归宿的泪滴
是谁生产出如此晶莹剔透的伤心果
赶紧醒来吧,在这个早晨
摊开手掌,是花:一户温馨的家
2.
来吧,流浪的泪滴
到我的掌心来安家
这里开通了大小长短的路
有的通往快乐的直辖市
有的连接忧伤的自治区
这四通八达的路,共用着同一个名字
——生活
我给每一条路都设置了四个站口
——爱恨生死
你打算落住哪里
我手掌的地图你能看懂吗
3.
除了几片细碎的绿叶
我没有别的服装
太阳已经忙碌几天了
不能为我织起一件遮羞的衣裳
就这么赤身绽放着,顾不得伦理道德
这就叫超凡脱俗吗
“太阳啊,我得把你辞退了
你干本职工作去吧:拉紧光线
把白天与黑夜这两块大布缝合”
当我犹豫的时候
我瞥见了泪滴的队伍
悬在黎明的眼帘上,疼得像易碎的珍珠
4.
如果你在期待
我就是眼睛,除了我
谁还有这样火烈的目光
如果你在倾听
我就是耳朵,除了我
谁还会这般沥血的等候
你如果微笑
我就是面颊,除了我
谁还有这么绯红的表情
如果寂寞
就把我当嘴,轻声地唱歌
如果惆怅
用我做鼻孔吧,你能闻到生活的馨香
如果你的目标是翱翔
那么,我愿再做一回眼睛
每一根睫毛都赠给你做起飞的跑道
然后,抬头观望
5.
但,你不能赞叹
那是一种可怕的力量:不叫人升华
就叫人消亡
我只是接受了时令的旨意
尽职尽责地开放
我的鲜红也不曾带有血的温暖
是你欣赏的目光把我点燃
我的体内有微微的甜淡淡的酸
那是被生活感染
我从未闻到我的香
群蜂诵歌,彩蝶献舞
纯属美丽的失误
我只是在恻隐心丧尽之前
本能地摊手托住从黎明的眼眶走失的泪滴
若你因此而赞美
必将胁迫我跪倒在冰凉的大地上
残乱地写下遗言:
我唯一的错是开得太用心了
茅草 @ 2007-04-25 22:40:44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歌


辽宁李姐 在 2007-06-09 09:54:44 说:

喜欢这首诗!
红叶 在 2007-05-04 09:23:43 说:

问好茅草!长假快乐!你是写诗的人,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