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上的一根茅草
茅草,原名陈正炉。1984年8月生于重庆武隆桐梓山。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15672806

为什么关心你

为什么关心你

 

在我收到的毕业礼物中,最特别的要算那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

送给我这份礼物的是小霞。她还写了一封信给我。信写得很长,稿签纸满满五页。结尾她是这样写的:

虽然我至今都不知道你一开始就对我关怀备至的原由,但我还是很感谢你这两年来对我的关心。想用成绩来回报你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亲手折了这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送给你,当作我送给你的一千个愿望。但是只有九百九十九颗,差一颗你就自己猜吧。

写结束以后,她在空白处又特别题了一句: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一直都很关心我。

为什么一直关心我?她似乎一直在追索我关心她的原由。而她这一问也把我给弄懵了。关心学生是老师最基本的职责,还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与一位女性好友聊到此事的时候,她说,糟了,你的学生喜欢上你了。

听她那么说,我的表情立即变得很严肃。她见状,忙解释道,看把你吓的,给你开玩笑了,可能是你对她关心得太多了吧?

我想起了这两年来与小霞的相处。

我刚教到这个班的时候,她就走进了我的视野。她是一个相当忧郁的学生,她脸的天空总是飘着浓厚的愁云,最晴朗的时候,那微笑的阳光也只短暂地闪两下,然后又躲进忧愁的阴云里。她情绪不好的时候,就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一哭就一半天,管你什么人去劝慰,她都不会搭理。要么就不吃饭,一整天都不吃,就坐在教室里貌似冥思状的发呆。很少看到她与班上同学一起玩耍,她仅有的两个朋友是其他班的,除了她们之外,很难见她与别的人走到一起。她的健康状况也不好,经常闹肚子痛,在体育课上,还几次晕倒。

作为一个班主任老师,我不得不多给她一点关心。

在她哭的时候,我尽可能地去劝慰她。哪怕是她一句话都不搭理,我也耐着性子给她讲一些有用无用的道理,去开导她。在她发呆的时候,我就找她聊聊,尽量把话说得幽默风趣些,以让她开心。她病了,只要有空,我都尽量亲自送她去医院。有时,我外出。在走之前,我会找她谈谈,叮嘱她调控好自己的情绪,快乐的学习。

那一次,她的情绪又不好了,竟然拿着小刀划手指。知道这事,我非常生气。把她喊到办公室,狠狠地说,你太叫我失望了,你知道吗?你没有权力这样伤害自己,你身上流的是父母的血,你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是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养到了这么大,你得好好地爱惜自己珍视自己,就算是为了你的父母亲你也得这么做。

听了我的吼叫,她呜呜地哭了起来,说,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她这话让我有些诧异。我问,那是谁把你养大的?

她说,虽然是他们把我养大了,可是我从小他们就不在家,我也没感受到过他们的关心。我甚至听别人说,我不是他们亲生的。

这得到证实了吗?我问。

虽然没有,但是我很是怀疑。她说

那时,我觉得是小霞太过于敏感了。而她在写给我的这封信中,又提到了这事。说今年春节,她父母回来了。其间,家里闹矛盾了,她的母亲要去跳崖,她追去阻止了母亲,就在那时她向母亲问了自己的身世。母亲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她的身世情况到底如何,我从没去打听。我曾到她家去家访过,也没有向她的爷爷奶奶提及这方面的事情。因为我觉得打听清楚了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她应该做的是理解眼前的父母。

也许我对她的关心真的是太多了吧,在同学中竟传出一些闲话。她与班上同学的关系也越来越难相处。与男同学之间还好点,与女同学的关系尤其恶劣。

而她的忧郁依然没减少,情绪照样时好是坏,坏的时候照常哭,照常不吃饭……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甚至变得任性,变得乖戾起来。她要出校门的时候,就死缠着你不放。在我的课堂上,她会莫名其妙地瞪着一双眼睛笑。她甚至还常把我对她的关心拿到同学面前炫耀。

我反思了一下,觉得对她的关心确实多了些。过多的关心不是教育,对她也不会有好处。

渐渐地,我忽视她,甚至冷落她。不再关注她的眼泪,不再留意她发呆,让她独自上医院,让她自己排解坏情绪。

她明显感觉到了我对她的忽略。她以为我是因为她的学习成绩没有提起来而对她失望了。便给我写纸条,说她没努力学习,对不起我。

我就此开始引导她好好地学习,而少去关注她的情绪。

她确实刻苦了很多,成绩也略微有了点上升。只是不论她怎么努力,成绩都不见有大的起色。

不知是因为我的不在乎,还是因为她确实有了进步。我真的感觉她进步了不少。我为此而感很高兴。

而她却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多次写纸条给我,叫我不要对她失望,她会继续努力。某些时候,她还会主动地找我交谈一些事情。

我还是那样有意识地冷落着她,不到必要的时候,一般不找她谈话。

“职高分流”后,她上职中去了。她本来打算考普通高中的,可从她当前的成绩和发展潜力来看,我建议她上了职中。

上职中的同学,是由职中老师接本校老师送去的。送生的老师回来说,小霞到了那学校,一直在哭。不知怎么的,听了之后,我又忍不住要为她担心。于是,打电话给我的一位在职中教书的同学,让她照看一下小霞。

几周之后,小霞从职中回来,送了那份礼物给我。

那九百九十九颗幸运星,由不同的材料折成,大大小小,有好多种颜色与花纹,装在两个大小一样的玻璃瓶里。看着它,便想起那封信,想起那句话

——你为什么一直都很关心我。

我找不出什么原因。如果硬是要我回答的话,我会说:

因为我是你的老师。

 

 

茅草 @ 2007-07-10 20:57:06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