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山上的一根茅草
茅草,原名陈正炉。1984年8月生于重庆武隆桐梓山。在痛苦的生活中追寻快乐。 E-Mail:[email protected] QQ:715672806

遗忘的美好

遗忘的美好

遗忘什么都可以,若把美好给遗忘了就太可惜。小豆豆就是一粒被我遗忘的美好。

小豆豆姓豆,并不小,而是一个个头比较大的女孩,是我班上的一位学生。我从来没叫过她小豆豆。只是,在此刻,我必须得这么叫她。为什么呢?因为曾经她在我的眼中很小,小到不存在。

在毕业前,她选择上职高去了。在离开前,她问我能不能写一点文字给她。当时复习比较忙,我便说等空了来吧。而一等就忘记了。直到前两天接到她的电话,才想起这个事。

现在想想,她所谓的写的文字无非就是写点毕业留言吧。为什么我那时没理解过来,而认为是写一篇文章呢?以至拖到现在。不知小豆豆是已经忘记了呢,还是在心里偷偷地骂老师言而无信?

想起来了,却又不知道怎么写。反复地搜寻她在我记忆中烙下的印记,竟然是那么的模糊,模糊到没有一个具体的细节。只能描摹出她的大轮廓:个头比较大,性格比较内向,很懂事,很听话,学习努力,成绩一般。我好象找她谈过话,似乎都是关于学习的,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

想来想去,突然想起她曾交给我有一篇文章我还没有看。是的,就在她上职高前夕,她交过一篇文章给我。当时做职高宣传工作正弄得我身心疲惫、焦躁狂乱,便搁在抽屉里打算静下心来之后慢慢地看。而一搁就又给忘记了。

立即打开抽屉找。不见了。在这间十来平方米的小屋里找来找去,找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没发现,以为找不到了。不报任何希望的打开教案文件夹,居然在那里面!我是何时把它放进去的?想不起了。管他的,重要的是找到了。这带给我的感觉不是高兴,而是安心了。

拿出来一读,陌生得很,确实还没有读过。仔细地读完。后悔了。后悔读得太迟了,若早些读,在职高分流期间我的心绪一定会好些。后悔我把一份感动遗忘得太久,竟差一点把它给弄丢了。后悔读得太快了,两千多字的感动,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

于是,我从头到尾,更加仔细地读了一遍。感动!愧疚!为有这么关注我的好学生而感动;为自己不曾对她关注多少而愧疚。

她就像一粒遗落在角落里的豆子,不俯下身子就看不见,即使俯下了身子,不仔细寻找也发现不了。好的是,她竟然意外地获得水分与营养,慢慢地发芽成长起来走进了你的视野,并结出饱满的果实献给你。

在此刻,我还须写什么文章给她呢?且好好地享受她献给我的这份感动与美好吧!

 

附豆豆文字:

   题(小豆豆)

我不知道这算是一封信呢,还是一次习作,也许什么都不是。

也许我这一笔并不能把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抹掉,也不能将清凉解热的苦瓜变成金灿灿的油菜花,也许更多的只有寒酸。

两年时光转瞬而过。时间在这个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如一辆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颠簸的小轿车一下子驶入了高速公路。然而它却把我载到了这个岔路口,是走普高呢,还是职高?我举棋不定。然而回望车轮滚过的痕迹,曲曲直直、深深浅浅,叫人感慨万千。也许时间能够把所有的事物都带走,甚至叫人学会遗忘,但是岁月又怎能把所有的记忆都湮没?两年的记忆,隐隐约约,但某些片段却又清晰如昨。

从二年级的时候,你开始当我们班的班主任,教我们班的语文。从那时起你就承担起了教育我们的职责。然而你却说,你不想做一个好老师,只想做一个好人,一个真正的桐梓山人。其实我不是很清楚“好老师”与“好人”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但是我听到了一句以前教我的老师从未说过的话,让我的神智突然被戳动了一下。

有一次,你是去参加培训还是考试,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是出去了一趟。你回来了解到班上的一些不好的情况,你让他们自觉的承认,站起来,然后一人打几棍,之后又打了你自己。你说同学们犯错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把他们带好。所以你罚了同学们,也罚了自己。你说着,我偷偷地看着。你眼角的泪水就要滚落。不是你打疼了自己,而是你心疼同学们了。你真的不是要打同学们,只是想让同学们能做好。你不是认为同学们有错,而是认为自己没把同学们带好。你说了许多的话,泪珠一直在眼里打转,当它滚落时,你把脸转向了电视角。这时,教室里特别特别的静,静得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那是我看见你第一次打人,也是我第一次看见做老师的罚了学生还要罚自己。

冬天的脚步慢慢地踏来了,你让同学们把衣服拿到你那里,你抽时间来帮同学们洗。冬天冷得那么刺骨,却让我们觉得那么温暖。因为你承受了五十多个人的冷,取代了五十多双手的“刺骨”。每次提着衣服去,再又提着衣服回来。有时还是你亲自把衣物给我们送回寝室。从我们的寝室到你的寝室这段来去的路程中,常常会引来其他班同学羡慕的目光,还会听到那么多羡慕的话语。这让我们有些幸福,有些得意。

因为有你,我们在学校有着与其他班同学不一样的感觉。不仅如此,我们班的家长也有着与其他班不一样的感觉。他们觉得把孩子交给你就放心了。因为就连在开家长会的时候,他们所受到的待遇也比其他班好了很多。其他的家长是不是这样认为,我不敢肯定。但是在我们那边的学生的家长我还是有所了解的。你给同学们的至深的关怀,换取了家长们的至高的信赖。

慢慢地步入三年级,你的工作更加的繁忙,也曾因为同学们的成绩下滑而沮丧,甚至还为同学而落泪了,而你不是轻易就流泪的人。为了让同学们能够顺利的升入高中,你付出了所有的时间与精力。你常常系统地给我们整理归纳出知识要点,减轻我们的压力,让我们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其他学科的复习。

记得2007年的元旦节,你做了一个动画来祝贺我们节日快乐,还配了一首诗。听老师说,你熬到了凌晨四点多钟。你写过好多的诗。偶尔会念给同学们听。你多希望同学们能够理解你。然而又害怕给同学们增添压力。你又给我们解释,话说得那么小心,生怕伤害到了任何一位同学。

每次月考之后,你都会找每个同学谈话,进步的要谈,下降了的也要谈。到了这关键时期,你更加细致地给同学们分析成绩,让同学们做好选择。

这是我处在集体中说的话。就我个人而言,也有着深深地感触。在二年级以前,我是个爱笑,爱跳的孩子。但是在一年级结束后的那个暑假里,因种种原因,我变了,一下子落入了万丈深渊,但在我下落的过程中,你把我接住了。虽然,你没有给我特别的教导,但是你在班上所说的那些话,成了我的支柱。从你的一言一行中,我学到了很多。尽管我现在还是不怎么样。但是我想,如果在二年级的时候不是你当我的班主任,我早就已经不在这里学习了。

在第一学期结束以后,你在我的通知书上写了好长的评语。你说我有很多地方都值得同学们学习,特别懂事,一向都能把自己的生活学习安排得很好。你还说我有一颗善良的心,你还很感谢我。你叫我在以后的生活、学习中更加放开些。

第二学期完了以后,你说我在学习上有很强的自觉性,踏实努力,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在语文学习上有了突破,还说坚持下去会更优秀的。

第三学期,你说我一直都能踏踏实实地对待生活和学习,不令老师操心。你说我真的很不错,还说了跟第一学期同样的话,“老师很感谢你”。你还说我在写作上有很好的潜质,可以当成特长来发展。

到了现在,在这普高与职高的分路口,你问我有什么打算,帮我分析给我建议,也是在关心我,怕我走弯路。只是在以前,我没有好好地珍惜你在考试后的谈话与鼓励,也没有珍惜你在通知书上写下的话语,以至于迷迷糊糊地走到了现在。我让你操心了不少,而我却无以回报。

你为班上劳心费神,甚至是废寝忘食,付出了那么多。可在这普高职高的分路口,你却得到了一连串的责怪。你是不是真的很失败?我没有资格下任何结论。也许失败的人是有,就是不知道是你还是那些说你失败的人?人真的是很自私,你顺了他的意,他便会觉得你一切都好;你不顺他的意,他便觉得你一切都错了,包括你付出的时间、努力、心血还有金钱……说到这些,又让我想起了你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到我们的寝室去看看的事。从二年级到现在,有多少个夜?我算不出来。不知是我数学学不好,还是多了不好算。你几乎是每天晚上都要到我们的寝室看看。这样来来回回的关心,有多少老师能够做到?没有任何老师能够做到,只有你,20076班的班主任能够做到。听老师说,有的时候深夜十二点,一二点你都还要到我们寝室的窗外去听一听看一看。有一次,你还揪住了几位在深夜闹“牺牲”的男同学。可想而知,一天中你休息了多少。那么没日没夜地干,到头来得到的却是责怪,我都为你感到不划算了。但我知道,这绝不是你最终得到的。

最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感谢你,不是说不出口,而是不知道该用哪句话来表达。也许不该用这样的方式。但我还是要说:你是我读书以来遇到的最好的一位老师,也许是最后一位。而这个“最”也远远表达不出我心中的感动。

老师,也许这些会给你带来回想的寒酸,但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给你道一声:谢谢!只有这两个字,我感到很惭愧。

 

    茅草:看了豆豆的文字,我回想起了这两年来与学生相处的琐事,想起了曾经写过的那篇《残酷的爱》。打算一并贴出来,可在机子里竟然找不到原稿。想起曾把它贴到了校园网上。可校园网不知怎么了,又访问不了。无奈之下,报着侥幸心理“百度”了一下,竟然在“崇明教学研训”上找到了这篇文章。迷惑的是作者为石路。仔细想想,原来我曾在“语文天地”以“石路”为名申请过个人文集。只是贴了几篇文章就再没去了,以至忘记了。在此感谢刘琴老师,并转载过来。 

原载地址1http://www.ywtd.com.cn/mypage/page2.asp?pgid=96448&pid=85465

原载地址2http://61.152.202.92/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789

残酷的爱

 作者:石路    东门中学 刘琴 推荐

写下这个题目,我仍然感到迷惑。“残酷”真的能够修饰“爱”吗?“残酷”与“爱”相提并论尚且有些不妥,那么用“残酷”修饰“爱”就更加的矛盾了。但这样的组合却产生于我与学生相处的真实事件中。

我外出听课回来,学生向我反映了班上一些同学的不良表现。我经过各个方面的调查,情况属实。虽然都是生活学习习惯上的一些不良小事,但是查证后我却特别愤怒。因为我在临走的时候,给同学们把个方面的事情都交代得很清楚。具体内容不必细说。总的一个要求就是我没在的时候,他们在各个方面都要表现得更好。我知道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是经过我细心地交代,所有的同学都满口答应了我。结果,他们自己亲口答应的事情却没有做好。承诺的事情不能够做好,我得让他们尝到不信守诺言所遭致的痛苦。加之,在这期间出现的不良行为,是我在班上时所未出现过的,这明显是他们在放纵自己。我得让他们对自己的放纵行为负责任。另外,培养学生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一直是我最为重视的事情。我得抓住这个实施教育的机会。也不知这几点理由够不够,可收拾他们的想法已经在我心底里萌生。这种想法更像一株遇到暖和阳光的嫩芽,不断地生长壮大。

于是,想法付诸实践。我从卫生角捡起一根从扫帚上脱落的竹枝,让那犯了错的同学把手掌晾开,然后问他接受几棍的惩罚。他说几棍,我就扬起竹枝打几棍。我打得很狠,打得很重,一点也没手软。我觉得让他们尝试到刻骨铭心的痛之后,他们也就能够改正不良习惯,进而形成好习惯。

一个打了接着又打另一个,每一棍都是那么狠,对每一个都是那么狠。打着,打着,有几滴水洒在我挥动着竹枝的手上。停下来一看,这几滴水竟然是从我的眼眶里洒出的。我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泪水。我是那么的狠,怎么会流泪呢?可是从我的眼睛眶里流出的液体,不是我的泪水又是别的什么呢?我才感觉我的心有些痛,而且越来越痛……我知道“刻骨铭心”的痛学生是尝不到了。他们只能够尝到“刻骨”之痛。那么狠那么重的力肯定会穿透肌肤渗入骨头。而那“铭心”之痛却深深地镌刻到了我的心上。“刻骨”愈重,“铭心”就愈深。

我迟疑了,我还要将这个教育方式实施下去,做到有始有终吗?片刻的迟疑,之后是更坚决地实施,连泪水也没有了。就让他们痛痛快快地“刻”一回“骨”,也让我轰轰烈烈地“铭”一次“心”吧。直到最后一个,最后一棍,我都没有手软。但是我的心早就已经软了。

打完了,该收手了吧!可是就这样结束了吗?没有。

只“刻骨”不“铭心”,或只“铭心”不“刻骨”,也许都不“完美”吧。

我站回讲台上,向侧前伸直左手,右手紧握竹枝使劲地向左手掌挥去,紧跟着听到从同学们的嘴里喊出一句“不要!”然后响起竹枝与左手掌撞击的声音。接着是一连串的撞击声,一共二十次,每一次都是那么狠,每一次都是那么重。

刚才他们“刻”了“骨”,现在他们也该会“铭心”了吧。刚才我只是“铭”了“心”,现在我也知道了“刻骨”之痛。

刻骨铭心;铭心刻骨……

不少的同学将头埋进了臂腕里。是啊,这太残酷了,不忍睹。

然而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给予爱。是吗?把爱变得如此残酷,还叫爱吗?

是啊,在这事上不论我做任何“注解”都只能够是残酷,而不是爱。“跳进黄河”,“洗不清”啊!那么让我说几个小事,但愿它们会是一汩汩清澈的溪流,助我洗净身上的“泥沙”。

我争取每天晚上都到他们的寝室去看看,和他们聊些轻松愉快的事,以减轻他们的学习压力。在寝室里,我发现他们洗衣服很不方便,晾衣服就更不方便,挂在寝室里,地板上积了一层水,整个寝室充斥着霉味,于是我开始给他们洗衣服。他们中有谁不高兴了,我会找他聊天,逗他开心。他们中有谁过生日,我会为他唱生日歌。他们中有谁生病了,只要没上课,我就一定陪他上医院。考试之后,我会一一找他们分析成绩……

这些小事不是在经历了“刻骨铭心”“铭心刻骨”之事后才出现的,在那之前就已经是这样。

尽管有那么多条清澈的溪流为我洗涤泥沙,然而内心里面的泥沙去难以除去。直到我读了毕淑敏的《孩子,我为什么打你》后,我终于才敢相信那是爱——残酷的爱。

推荐理由:石路是谁?不认识,只是无意当中打开了一个网站,看到了很多很多老师的原创的文章,作为同样都是老师,很多的文章与我产生了共鸣,其中这篇《残酷的爱》尤为吸引的我,而作者石路只是一个重庆的年轻教师。刚上完一节课,真的很累,每堂课我都是在喊着上的,现在城里的孩子真的太活了,平时又不能批评得太凶,更别说打了。但是这个老师不仅打了,还打得刻骨铭心,打得让每个学生都更爱这个老师,其实这打更是这老师的深深的爱。在这个不能骂也不能打得时代这篇似乎不合适宜的文章在我心中引起了不小的涟漪。不知别人会怎么看?

茅草 @ 2007-07-20 09:24:33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


丝语带泪 在 2007-07-20 20:13:30 说:

从一个学生的眼里,我看到茅草真不愧是个好老师!感动。
哈玛雅 在 2007-07-20 19:44:16 说:

遗忘和感动有时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