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好去·长空万里

明夕何夕 13(全文完)

十三

 

从星座角度来看,当占有欲极强的蝎座遇上自由主义典型的瓶座……

 

“虽然现在是东俄的夏季,但空气太过潮湿,还是暖和点儿好。”卡妙在炉旁张罗着生火,火苗跳跃起来,映出他脸上的笑容,淡淡的,空无一物。

“那就谢谢了。”米罗拉过两把椅子,拂去积累了将近一年的灰尘。“坐吧。”

“再等一下,我先泡上咖啡。”

“你还喝那个?上次医生都说你贫血了。”

“希腊和俄国伙食不一样嘛,喝不喝咖啡又不是关键。”卡妙把水壶挂在火炉上,又备好杯子和咖啡粉。“米罗。”

“哎。”没有多说——他听出卡妙要进入正题了。

“上次小艾代你问的那句话,你为什么会想到它?”

米罗耸了耸肩。“你也知道,我向来懒得琢磨自己的大脑究竟怎么运作。”

卡妙别过头,不去看他。“那你觉得你爱我吗?”

“我觉得整件事跟‘爱’无关。”爱是什么?它跟‘喜欢’的差异又是什么?这是艾欧利亚当时问的问题;米罗越想越发现自己对这一类的困扰一无所知。“你呢?”

“我知道自己这边无关爱情,你那边就不晓得了。”卡妙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朋友,相交时间最长,平时也最谈得来……这样应该算最好的朋友了吧?可是‘喜欢’和‘爱’不一样。”

米罗绝望地看着卡妙。

“它们之间的区别究竟在哪儿?”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

 

喜欢就是喜欢,有必要分那么详细么?

——可是穆说,他这种性格的人不属于这个时代。

不计较回报不管不顾地付出,有那么稀奇么?

——可是加隆说,他这种友情模式不把人吓走才怪。

友情和爱情本质上有多大差别?友情发展到了极致,是不是就成了爱情?

——可是卡妙说,它们不一样。

 

米罗看着卡妙,卡妙也看着他,一时两人都没有开口。

能说什么呢?米罗不明白的事,卡妙明白,但那不表示卡妙能让米罗也明白。很久以来他们对待事物的看法结论往往一致,出发点却从未重合。

两人的底限一早便已划出,尽管他们拖到现在才不得不正视这个事实。

……没有交点。

 

米罗忽然笑了,笑得没心没肺。他还是老样子,想不出别的表情就笑,这跟卡妙复活后常挂在脸上的空泛微笑一个意思,为什么就没几个人发现卡妙的笑容和他的一样不真实?

米罗见过卡妙真正高兴时的笑容,虽然他至今亲眼目睹的次数也不多。上一次……应该是送他那本俄文歌谱的时候吧?那时候卡妙笑得很开心;米罗喜欢看他开心的样子,为那个笑容花再多的时间都值。

他记得自己曾经想过,如果他死了卡妙会不会为他落泪,虽然见过卡妙的眼泪后他决定他宁可不知道答案——但哭也就罢了,为什么他想不起来卡妙什么时候为他真正笑过呢?

“卡妙。”

“嗯。”

——究竟是我要的太多,还是你要的太少?

“我们绝交吧。”

 

“米罗,”下午艾欧利亚在圣域外围撞见他,打了个招呼。“早餐后就没见到你,刚出去过吗?”

“是啊,”他笑了笑。“早上去了东西伯利亚一趟——陪我一会儿怎么样?”

“可以啊。”两人在石阶上坐下。“我记得小时候大家常来这里呢。”

“可不是,”米罗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抬头享受地中海的夏季最强烈最直接的阳光。“一来二去,这么多年了。”

白晃晃的,真的很耀眼呢……

眼睛好疼……

真的,很多年了。

methanol @ 2005-10-07 03:36:35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圣文记录


peach 在 2005-10-07 05:22:35 说:

你这个结局会把天马上的那堆人郁闷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