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晓禾的官方博客
本博原创,如使用或转载,请联系我。QQ:12124348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玫瑰园打开了窗口(11-20)

窗口(十一)

没时间做梦,夜变得越来越长。
打开电脑,寂寞的深巷不时传来吠声,车笛声。
日子在敲击中一晃而过,鼠标频频点着雅虎的网页。
QQ里,佳人的呼唤,化解不了孤独的颜色。
她的发呆,盯疼我衬衫的第二粒纽扣。
聊天室有太多的鸟儿,飞来飞去。
她们有鱼一样的执着,游来游去。
更多的时候,她们不说话,用一片树叶挡着自己。
患上偷窥狂的人,用沉默和这个世界对峙。
一些人在白天浮上来,在夜晚沉下去,我注定和你无缘。
只有相同的时间,合适的时候,我们一聊钟情。
如果你要上线,我的门铃会为你响彻整个窗口。

窗口(十二)

任何躯体都是一种引证,你是完美的,让人失去语言的用途。
语言说不出你,留白处靠想象去解释。
我就是我所是的样子,一个中国人的样子。
美让我去爱,我爱的必然是美的。
无法对你的命名,命名也是一种符号。
你在窗口处不留痕迹,没有影子,和光。
我们所站的位置不同,历史让每个人说出不同的故事。
对美的,不需妆扮,不需虚化,平平淡淡还原本真。
北方的冬天一定降临一场大雪,雪只会掩盖意义。
除了人的目光能消化一些事件,雪最终放弃象征和隐喻。
人类的世界,昭示天下,叫我们抽审。
我们,清理污染,保护生态环境。


窗口(十三)

十三,徐固寨门牌十三号。
我想跳过这个号码,直接迈进家门。
错过了一趟班车,便错过了一集电视剧的内容。
不好意思向路人打听,那里曾发生过的一切。
次日的新闻和我无关,这一天平平淡淡。
十三日,是一个忌日。
十三号,无人去清理。
在这一天我选择遗忘,一些人一些事。
一座百层的大楼电梯内,没人点击那个数字。
世界是一项繁重的工作,我们学会运用经验做事。
打理琐务,并且避免伤害。
生活少掉了一天,爱情就丢掉了一根肋骨。


窗口(十四)

多年前,乘兴而去,尽兴而归。
见不见你,已经不太重要,意义在一场大雪里消解。
十万里加骑,和熟识方向的白鸽,传递惊喜。
人走过的地方就是路,一只脚迈过另一只脚迈过的空间。
BP机不再传讯,像一个被遗忘的老人,独守黄昏。
现在,一个小小的窗口承载一切。
疲累的人,看鸟轻盈的舞步,看鱼带来万物的复苏。
二十一世纪,春天如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
顺应自然的节令,为生存抵御灾难。
我们不可健忘,让孩子们亲验历史。
即使洺水河的河底还有待研究,生活每年都有一些事物在消淡。
尽管,现实康泰平安,多福多寿,喜庆吉祥。


窗口(十五)

蓝天在上,白云之间,春天搭着鸟的羽翅。
黄昏处一条亮丽的彩虹,一条领带环过我的脖颈。
献给你,这是中国的花环,地球的发簪。
让窗口飘出的气球,写满祝福,和祈愿。
我的家乡频繁多礼,让我握着你的手说声谢谢。
别问笔墨书写的古体,落进谁家的门旁。
你走过的地方,是一个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
有些话来不及说,日子便过了山头。
有些话说的太多,我们珍惜起来便变得艰难。
四季充满了年年,快乐的人寻找一把椅子落座。
在风雨之外,我们把窗玻璃擦得和阳光一样明亮。
懂得从故事中抽身的人是幸福的,幸福长得和你一个模样。

窗口(十六)

语言是存在的家,我还没有说出自己最后的话。
让别人作为回答的评判吧,在一颗核桃里看出真诚。
取仁,必须砸破外在的硬壳。
如果爱情需要窥视、判定和猜想,你将举起的是左手还是右手。
当我的诗歌再不能感动我的时候,为什么自己还要进而折磨别人呢?
文字便成了我唯一可以奢侈挥洒的东西,像在富人的门前扔下一枚硬币。
日常的生活趋于平淡,甚至无聊,我竟习以为常。
如果寄生的夜晚充满意义,我潮湿的身体就挂在你的臂膀。
文学不再是一种引为自豪的行为,在冬天还穿着凉鞋是一种贫穷的表现。
谁还在做诗人的情人,那是一种失落的文明。
我告诉爱人,和诗人离婚,抑或让他改掉分行的毛病。
诗歌,要么关乎一生,要么关乎灵魂。

窗口(十七)  

可我终不明白,天,说黑就黑
开始于结尾处抖动如水
颤栗的心被迫敞开空间
虚弱的人一声尖叫一声叹息
贪恋一次残酷的欢乐,我能说些什么?
只是,从此陌同路人,不再言语
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伤害没有原委,只是欲望,只是无心
不等一次恋爱谢幕,便燃起另一堆篝火
我将悲哀如数奉还,将幸福如数奉还
从热切到冷漠的距离并不长久,一步之遥
如果无法排遣的痛苦能转嫁他人,请你
请你,把痛苦转嫁给我吧


窗口(十八)  

可你不能第二次杀死我,在你面前消失
在一个城市居住,世界说大就大,可能一生中
我都不会与你相遇,但是我无法变换ID
隐藏IP,自动成为另一个人
我的姓氏来源古老的洺水河,一个遥远的地方
我与你之间,熟悉又陌生的邻居
我们没有信任,也无需回避
只是我会为今天细小的热情感动,手足无措
一声真诚的问候,一个暖心的短信
都会让窗外的桃花落英纷纷,2004年
北方的雪降在最冷的城市里,哪一个城市
最先冷却,谁就先忘记爱情

窗口(十九)
被追帖的美图,你的脸变得清瘦和暗淡
制造一次次的效应,覆盖众人的眼睛
我与语言离异,在你来临之前别过头去
悲伤一旦渗入血液,没有什么可以挽回和补救
就算我无视你的容貌,你会无视我的贫穷吗?
在冬天冻裂的手指已无法愈合,被击伤的声音
是否可以从四面八方再次靠拢一起
时间的圆脸,从钟摆的嘀嗒声中
那一滴水一定会落下来,要么与另一滴水溶合
要么走进大地的深处,我尽量淡忘
忽略你的存在,把你视为最终从未交往过的人
哦,我惊异自己这个无耻的想法

窗口(二零)  

我的歌声,惊扰不下你冬眠的心房
两只脚穿三只鞋子的日子,只能把焦虑隐身于疲惫
有大把大把的年华,可以尽情享受
一生中你有过多少男人,我是其中的一个
谁能禁止花蕾的开裂,阻隔春天的步伐
当爱也是一种疾病,恋人的嘴唇便是一朵罂粟
吮吸的人,看烟花烟散
一个季节倾倒,收割无数种植物
却无法保留一次真实的恋爱,一切怅然流逝
如果花心的男人借口逢场做戏的理由,我情愿相信
花心的女人迷失于肉体的欲望,她的躯壳不为拴束
情感陷入极至,执著陷入专注



导航
博客风
穆晓禾的官方博客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本博原创,如使用或转载,请联系我。QQ:12124348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志分类
诗歌(0)
小说(0)
随笔(0)
诗论(0)
关于我(1)
玫瑰园打开了窗口(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诗阅读
我的新浪
新诗大观
本网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