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晓禾的官方博客
本博原创,如使用或转载,请联系我。QQ:12124348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玫瑰园打开了窗口(31-40)

《窗口》(三一)

一朵花到另一朵花的开放,中间隔着
几个季节,谁的手知道一朵花的一生
只需要一个夜晚,谢幕下一段故事
当所有的叶子落下后,世界只剩下一个冬天
一场足天足地的雪,染白了你的长发
一个人舔着日子生活,在风中充饥
在一条路旁歇息,在你的注视下上路
只有窗外的花朵会点燃我对生命的渴望
只有你桃花般的容貌让我的心跳动不止
只有我看见了,看见了洺水河出现在县志里
在许多人的心里汹涌波涛着一个人的名字
那是我,是我留给你的唯一的一个背影


《窗口》(三二)

爱如夜色一样的羞涩,我拥抱你
是颤抖的,我在你的手中还有点点悸动
血液在脉管中加速,千里外你能听到我的心跳
嗅到海飞丝的发丝香味。一枚桔瓣在空中飞扬
屋内飘着七个半音符,二十六个字母
成千上万个汉字,一个人和他的影子对峙
他和爱对峙,每一份爱里都有一个女人的影子
一条卵石路,一把童年的油纸伞,一条
挤满雨水的小巷,你打望过的初恋
挥手之间,云彩与羽毛一样美丽,一样的岁月
我们渴望过的一切,终会出现,终会经历
你路过我,我路过爱,爱路过洺水河的两岸

《窗口》(三三)

一个梦压着一个梦,一个躯体覆盖着另一个躯体
在一场大雨中奔跑,逃亡,雨路的前方是一场更大的雨
一个人在夜里沉睡,在夜里苏醒,在醒来落泪
惧怕失眠的人惧怕夜的苍茫,夜的黑漆的颜色
床前没有月光,窗外是灰白的苍穹,茫然一片
如果总被一个噩梦追赶,你要学会祈祷和明心
做一个生活中的强者,生命中的一个智者
要有爱,一粒种子在爱中站成一棵大树
一场又一场冬天的大雪,在爱中化成一片春水
你要学会在黎明中醒来,你要懂得珍惜
泪的珍贵,要在爱中学会爱
爱是一柄坚韧的利剑,她把夜的天空刺破


《窗口》(三四)

把黑夜当作白天来过的人,是没有梦的
只有钟表是忠实的朋友,滴答声像窗外的雨珠
一间单人房,一张单人床,一个男人枕着无数本书
与他交谈的人都生在另一个世界,有的人死了
他的声音还在,声音充满时空,但不占有时空
而爱情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东西,有的人看见了
有的人一生都在寻找,如果上午丢了一只左侧的鞋子
奔跑的人在下午一定学会了遗忘,生活必须充满绿意
占有大片的土壤,我们才可以与牛羊为伍
我与你为伴,手牵过手,嘴亲过嘴
如河的街道把房屋隔开,四季的衣服把你我隔开
一个梦把黑夜与白天隔开,是谁把我与诗歌隔开

《窗口》(三五)

亲爱的,两把凳子还没学会说话
木制的一角已开出花来,我们说不出花名
辨不出花的方向,花只管盛开和绽放
花开时分,可以忽略季节,忽略日夜
走在花朵出没的路上,我们会洒满一生的花粉
花之前是三片叶子,三个三十年
更替调谢,没有秒针的手表,隐藏
另一半幸福,时刻滴走的脚针,没有尽头
没有怨言和烦躁,犹如西西弗斯的一天
一天等同一生,一生只为一个字旋转
亲爱的,房间里有太多的烟雾,太多的话语
说给风的被风带走,世界只在一旁聆听

《窗口》(三六)

妹子,乡下的牲畜越发稀少
在交谈中出现的物与象渐渐地成为回忆
我们还没老,已开始叨念从前和过往
牙齿间藏着更多的隐秘,石头滋生花朵
舌头会让时间慢下来,请再慢上一些
一张床守着太多的言语,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
手拉着手,让持续的交谈幸福下去
妹子,爱上过去的人会爱上未来
想象会成为现实,希望会成为现在
妙笔会生出万物,你我会创造一切
平淡的日子,我们继续相爱,吃饭穿衣
上床睡觉,相濡以沫,我们要学会感慨
爱情是那么漫长,午后的光阴是那么明晰

《窗口》(三七)

如果没有梦,犹如午夜没有阳光
一个人打开窗口,内心上升的温度
需要雨露,需要草长,需要风吹的方向
被遗弃的步履,需要一夜的花开
爱情,一半在窗外,一半在梦里
守着油灯的人,守着灯油燃尽
一张木制的床孤寂到天明,明天
把回忆装满饭碗,把希冀留下
午夜有了阳光,一个人喜上白日梦
亲爱的,大洋彼岸是蓝色的天空
等待一千年,铁树会开花,海枯石烂
撑伞的雨巷,雨巷里只有你一个姑娘

《窗口》(三八)

那是最北面的一株植物,向日的一朵花
朝向阳光,朝向南方的一场雨水
你温柔的话语,把青春的梦淋了又淋
把我一个人放在一个城市,城市纵横的街道
阡陌的情感,插满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儿时的人,口含一根佳木斯冰棍的日子
把麦稻运到这里,把香草放在最高处
让我的灵魂随着一束火焰燃烧,燃烧
为爱情启动的门敞开着,为一个人的心
温暖着,38度的爱情,非典着
南在南方,北方以北的雪越来越少
谁站在赤道线上,看车来车往

《窗口》(三九)

栖在夜的草尖上的人,只能与夜为伴
在夜里打量来路与去向,打量鸟儿飞翔的高度
爱情的多维空间,我始终把握不住你的心思
花儿开在高处,一抬头于你的关注中
我心动如水,洺水河夜夜呜咽
为诗歌涂抹夜的颜色,为文字终老一生
为你的一句诺言,我写下一世的篇章
我常为夜色歌唱,一只荆棘鸟
叼去我的牵挂和惦念,请放我千里之外
牧百年情怀,渡山关,出塞,出塞
一个字,一句话,一个人,开始早年的跋涉
我从夜出发,到夜结束,为爱情劳累多年

《窗口》(四零)

拒绝我可以,但别拒绝诗歌
怀疑我可以,但别怀疑爱情
要说出多少话,才可以证明一个字
要写出多少诗歌,才可以完成一个命题
越是被爱包围的人,越是看不清爱情的模样
多年之后,我学会沉默,学会旁观
当有人不堪为爱负重,其实她找到了另一种需要
消费爱情,不如消费生活
背离我的人,也背离诗歌
我不便说出什么,言语更多地会成为羁绊
当乡下的诗集随岁月发黄,感动如归
诗歌才是唯一的盐质,最后的抒情



导航
博客风
穆晓禾的官方博客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本博原创,如使用或转载,请联系我。QQ:12124348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网志分类
诗歌(0)
小说(0)
随笔(0)
诗论(0)
关于我(1)
玫瑰园打开了窗口(5)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诗阅读
我的新浪
新诗大观
本网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