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手柔情
自然、质朴、浪漫。

童 年

                                  童   年

                                      文/铁手柔情

     
    童年的岁月依稀那么的遥远,遥远的仿佛思绪要跨过几个世纪去追溯;遥远的仿佛就连你也曾迷惑经历那一幕又一幕的到底是不是现在的自己。童年的岁月依稀又是那么的悠长,悠长的岁月仿佛曾掉进时空的黑洞,被宇宙间的神奇力量无限的扩张,逃逸出来的只是支离破碎的记忆。这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就像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地上的斑斑驳驳,仍然那么的明亮清晰。
    夏天,光着小脚板踩着发烫的尘土,满世界的疯跑。要么,在长杆上用马鬃做一个套子,或者用塑料纸缝成一个小口袋套知了;要么,从玉米地穿过去趴在瓜田边沿,模仿电影里演的小八路,一双双小眼睛紧盯着瓜庵子里的看瓜人,知道中午最热时也是他最困最大意的时候。瞅准了时机就匍匐过去,抱起早用眼睛瞄准了的西瓜转身就跑,等看瓜人发觉大喊,我们几个早已消失在玉米地里。偷来的西瓜吃得我们的小肚子圆鼓鼓的,就这,一只手在小便,另一只手还忙着吃。西瓜吃腻了,下一个倒霉的就该是看黄瓜、西红柿的人了。
    村子的东边是一条小河,虽然不很宽阔,但水挺深。到了中午,河滩的柳林边那么多孩子,脱的赤条条的,有在水里游的;有的游累了就给全身抹上一层青泥躺在岸边晒太阳;还有在浅水处摸鱼抓青蛙的。河面上不断回响着打闹、嬉戏、哭喊的声音。我们个个是游泳好手,也非常勇敢。记得我常常游到河对岸,爬到很高的地方,猛吸一口气,纵身跳入水中,一直往下沉,只觉得河面上的声音遥远及了,仿佛沉入了另外一个静寂的,睁开眼看到黄绿的水的世界,这时有了一种恐惧,求生的本能使你两臂猛然往下一压,整个身子开始上浮,在冲出水面的那一刹那,有无法形容的快感和得意。
    小时候,最让我们兴奋的就是看电影。还是半下午,我们就跑到放电影的场地,打闹、追逐,占据最前面的位置等待。最喜欢看的是战斗片,像“地道战”、“地雷战”、“三进山城”、“小兵张嘎”…….。可以说是百看不厌。只要附近的村子重演,我们还是要跑去再看。到了月圆的晚上,我们就模仿电影里的分成好坏两队,年龄最大的是司令,一次往下排,分好了就在在月光底下冲呀、杀呀的狂呼乱喊,挥舞着自制的小木枪、大刀、长矛冲向敌人。胜利的一方永远是解放军和八路军,所以,很少有人主动愿当日本鬼子或国民党军。
    小时候,我的家乡有好多果园,有枣园、苹果桃子园、柿子园。每当果子成熟的季节,伙伴们提着草笼,带把镰刀跑到果园去玩。一个个像猴子一样,哧溜几下子就爬上了树,在树枝间捉迷藏、打闹,有的在很细的树枝上往前挪,眼眨眨看着快要掉下去,但他还是在惊险中摘下了那唯一发红的早熟的果子。甜甜的大枣、软软的柿子、微酸的苹果、毛茸茸的桃子,在那贫穷和物质匮乏的年代带给大人们的是丰收的喜悦,带给孩子们的则是无尽的欢乐和满足。
    童年的岁月充满了欢乐,少有的苦恼也只是像被蚊子叮了一口,蘸点唾沫一抹就过去了。只记得那时候的老师打学生最狠,小拇指粗的教杆打那是那,你要躲的话,打得更凶。调皮捣蛋的学生屁股常常是青一道、紫一道的。但每天布置的作业却很少甚至没有。放学后,除了农忙,大部分时间都是玩。
    那时候日子过得很清苦,但每个人都好像很快乐似的。物质匮乏但基本差别不大,心里也都平衡。精神生活单一,也没有更多奢望。逢年过节才会有肉吃,过年才能有新衣穿已经成了生活的规律。所以,年是孩子们一年的渴望。年三十的下午,整个村子弥漫着烙点心的甜香,煮肉的荤香。天还没黑,跟在大人们的屁股后面到坟地给祖先烧纸,放鞭炮。回来后,迫不及待的穿上新衣服,怀里揣着给爷爷奶奶磕头挣的压岁钱,拿起鞭炮就往外跑。比赛谁的鞭炮最响,放的时间最长。那时,最喜欢的就是走亲戚,姊妹们哭着闹着争着去,因为去了有好吃的不说,回来还有几毛钱的压岁钱。
    回忆起童年,禁不住眼有点湿润,好像有许多值得去追忆,值得写下来……
    童年,那充满欢乐和温暖的年代,那无忧无虑、天真活泼的性格,那风花雪月的日日夜夜,那五彩斑斓的梦幻,那一切的一切让我深深地眷恋,让我的心起伏跌宕难以平静,让我日思夜想慨然落泪…….
铁手柔情 @ 2005-07-15 17:04:24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心情文字


导航
博客风
铁手柔情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自然、质朴、浪漫。



网志分类
诗歌 (13)
散文随笔 (4)
心情文字 (4)
精美贴图 (0)
音乐欣赏 (0)
小说故事 (0)
诗词 (2)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诗歌报论坛
中国文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