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人在江湖漂,哪个不挨刀

《江湖》


元月12日,学校放假。刚到家,就接到朋友电话,说三缺一,赶快到陶陶居茶座。

我叫了车,赶过去,发现三个同学已经在里面摆好桌子,打牌。

我们玩的是一种叫做“二七王”的游戏。玩法类似于双扣、拖拉机。总共42张主牌,只是把二、七列为常主,什么花色为主,由庄家说了算。游戏规则是每人都可以叫分,从120分开始往下降,每次最低降5分,降到80分以下可以获得双倍奖励,降到40分以下再翻番。以叫分最低的人为庄家,其余三人联合打他,当他们获得的牌分等于或者超过庄家所叫的分值时,庄家掏钱,反之庄家一吃三。如果他们所获得的牌分超过庄家所叫的分值40分,庄家付双倍奖励,超过庄家所叫的分值80分,庄家付三倍奖励。还有,如果抓了三个王、六个二或者七,可以获得一次奖励;如果没有一张分牌或者没有王、二、七牌,也可以获得一次奖励。

主牌才能扣底。这些规矩,很有意思。这种玩法,比拖拉机好玩,充满刺激和挑战,对玩家的记忆力是一种严峻考研,因为如果不记牌,肯定要玩完。

那天,我们在陶陶居玩了四个小时。晚饭叫了外买,吃完接着玩,一直到午夜散场。事实上,在这之后的十来天,我天天在牌桌上,只是换了人,换了玩的地方。因为我太喜欢这个游戏,很想玩下去。

那天是15号。我们在曙光茶座打牌。都是熟人,所以叫分比较放肆。开始,我手气很好,做了三回庄,都成功了。第五把牌时,我抓了一对红桃七,一对黑桃二,十一张草花,包括一对J,一对6,一对5,以及A、K、10、9、8、4各一张,还有黑桃A一对、K一张、6和8各一张,方块A和Q、9各一张,红桃一对10。这是一首好牌,只要底牌补几张草花,叫100分绝对可以过关。我很高兴。

坐在我对面的小胡开始叫分,他叫115,只是降了5分。接下来的老虎把牌反扣在桌子上,说过。我心想,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叫了110。坐在我下手的三毛看了看我,说既然你叫了分,我就不叫了。轮到小胡时,他也说不要了。我暗自庆幸——110分,多么高的分,多难得的机会的,几乎打他们的小光(获得不足40的牌分)。

底牌摊开后,证明我的想法是有根据的。八张底牌包括一张草花3,一张草花七,一张红桃二,红桃一张K,方块K、10、5、4各一张。这样看来,我打草花的主,用拖拉机开道,连续调5对,差不多可以把三家的主全部调完,这样就能消灭主牌50分,加上我底牌可以扣掉红桃一对10、K,方块K、10、5总计55分。所以,只要他们不扣我的底,最多可以获得95分,要想叫我奖励他们,简直是白日做梦。

我很快就扣完了底牌,这样,我手上就剩下了这些牌:一张草花七,一张红桃二,一对黑桃二,一对红桃七,十二张草花,包括一对J,一对6,一对5,以及A、K、10、9、8、4、3各一张,黑桃A一对、K一张,方块A、Q、9、4。这是一首很有战斗力的牌。只要不碰上黑桃拖拉机,几乎是全控;如果他们出方块,我完全可以放手,因为只有二十五分在外面,由他们去。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甩出草花5566拖拉机。因为我坚信这是最好的出牌顺序,从我手上的牌看,除了四个王,没有比这个更大的牌了。坐在我下手的三毛看到拖拉机,自然不敢出分,但是,对面的小胡出了四个王——晕倒,这可以获得三倍的奖励,而他居然叫降了5分就走人,这叫什么世道啊——看桌着他一脸的坏笑,我差点跳起来,老虎见状,大笑,连忙下了草花K和10以及另外两张草花。这样,他们获得了20分。

如果霉气到此为止还好。但偏偏坏事总是接二连三。小胡出了一张方块3,老虎出了方块5,我觉得没有必要用A管,就放过去了,结果三毛出了方块10,之后三毛出了一张方块A,小胡出了一张K。这样他们又获得了25分。随后,三毛出了红桃8899,小胡马上出了红桃一张K、5,老虎也出了一张5,而且老虎已经没有了红桃,这样,他们又获得了20分。到目前为止,他们一共获得了65分,离110还有很大差距。

但问题在于,我只有两张没用的方块,而且我不能垫黑桃给他们。所以我只好垫两张草花。这样我的主牌从14张减到12张。这时,三毛出了一张黑桃6,小胡出了黑桃K,老虎是黑桃9,这样出牌让我为难。因为我不可能赔一个黑桃K,只有用A管住。之后,我也出了黑桃K,我的用意很明显,我需要跑分。但最大的问题就出在这张牌上。那个该死的小胡居然没有了黑桃,用主牌把我枪毙了!

靠,这是什么人,这种牌都抓的到?!小胡一点也不傻,他知道我已经没有红桃、方块,所以调主,我下了一张红桃二,我为什么这样出呢?因为我发现主牌已经没有分了,不需要管,等他们出别的牌,我上手就用对子调主,也不迟。但我又一次失算了。三毛马上用方块七管住我。随后出了一对黑桃3,小胡如获至宝,马上垫了红桃,我只好牺牲了A和一张主牌。

这个时候,我手上就剩下13张主牌了,其中还包括三对。而他们谁也没有对子,而且他们没有谁有13张主牌。我想。事情往往是这样,越是高枕无忧之时,越是会出意外。三毛就制造了一个意外。他又出一对黑桃J,这下麻烦了。小胡继续垫红桃,老虎还是出黑桃。依然没有分,我只好继续垫主牌。主牌又少了两张。三毛继续出黑桃,小胡开始垫方块,老虎还是出黑桃。我终于上手了。

我马上用对子调主,连续调了四对。此时,三毛和老虎已经无主了。只有小胡还有主牌。但还有几张主牌呢?我需要计算一下,经过计算,我发现他还有三张主牌。我又五张主牌,而且他也有一张草花七——这是最大的主牌了。此时,我手上还有这几张牌:草花七、A、K、10、9。我相信他还有副牌,不能用分牌调主,所以用A调主,我不能用七调主,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底牌就会被他抄了。小胡用一张方块二管住我,马上出了一对方块9,这下我麻烦大了。我已经没有主对,如果垫主,势必要垫一张分牌。

但为了保住底牌,我必须这样办。这个该死的家伙得意地笑了,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125分,他们得逞了。但还没有“升级”。最致命的打击总是最后来临。倒数第二张牌,小胡出的是草花A,比我手上的K大。怎么办?管住,不可能抓住他们的分,他们的早在他出一对方块9时就垫的差不多了,而且底牌没有了;不管住,底牌同样被抄了。唉,横竖都是被抄底牌。

结果是这样:他们获得了180分,超过叫分70分。我必须付他们双倍的奖励,同时,我还必须付小胡四个王的三倍奖励,这样我一共出了9倍奖励,将近500元。

人在江湖漂,哪个不挨刀?!这就是江湖,江湖处处是算计,江湖只有输赢。游戏不是江湖,江湖不能游戏。靠,都是玩,玩什么?玩心态!


2006、1、22

水笔 @ 2006-01-21 16:16:30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随笔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