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春天到来前

◆春天

春风刚直起腰。我只好坐在田垄上
让它吹在我的脸上。紫云英一丛又一丛
风中摇摆的村庄。岁月啊,一季春风
就将你的山仞拦腰斩断,何况一念?而我
来了又走。春天,我已经看够
爱人在花间顾影自怜。我视而不见

◆蜕

我能够藏起什么呢?我敞开衣襟
睁开双眼,坐火车顶上
那么多人默不做声,默默赶路
他们累了,他们需要睡眠
而我刚刚醒来,所以爬上光滑的蛇背
我要擦亮大风之歌。风迎面扑来
看,我多像一条温热的蜕

◆天黑了

我们说话,说去年一场大病
脑溢血,抢救,开颅,切开脑髓
我们假定时间凝固。你休克,我麻木
这是早春二月,我走在父亲伤残的左脚后面
他看远山,我看路边的松树林。我们不看夕阳
而夕阳如水。我们相视而笑
这一刻,天忽然黑了

◆中药

盗汗,咳嗽。我端不稳一只药罐
上午十点,用菜刀劈木棍,砍断小截松木
炉火正旺。秋天已苟延残喘,而
我体内还淤积着春天的一团雪,软软的
她在屋里看书,不看我,这罐药
一直要熬到明天。明天,我将开始冬眠

◆地铁第8站

从开车时起,我就在车里走动
有时靠左,有时靠右,但一直在向前走
列车如风穿行。列车很快将靠站
他们坐着,只有我在车厢里走动
我尽量不碰到任何人,我跟他们无关
陌生的人群让我兴奋,以至于我不曾觉察到
列车没有靠站而是继续奔驰。我欲言又止

◆照镜子的蜗牛

每次出门时,我都会在镜子跟前
站一下,转个圈,对自己微笑
哈哈镜里,我看上去比实际更瘦些
除此,我还能告诉你的是:我的房间潮湿无光
阳光在窗台上缓缓地爬,挤不进小屋
它很白,却照不亮诗。一只渴望写诗的蜗牛
照什么镜子?只有坚硬的壳,耸立如矛

◆野渡

我泊在山路上。杜鹃正红,适合踏青
一朵云不肯降落在石头上
我不肯回头看一眼渡口
今日初九,你依然不曾渡河
我降落在渡口,杜鹃降落在山坡
你的村庄降落在翠绿中
无人踏青,正好伤心


2006、1

 

 

 

 

 

 

 

 

 

 

 

 

 

 



乐天派 在 2006-02-16 16:12:52 说:

开始变节奏了?
王之旗 在 2006-02-14 00:42:22 说:

期待着分享你新的作品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