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长诗《拓荒的蜗牛》

 

拓荒的蜗牛

 

是的,我亲眼看见古米的西比尔吊在一个笼子里。孩子们在问她:西比尔,你要什么的时候,她回答说,我要死。                                    
                   ——摘自爱略特《荒原》

1               
生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但我们向谁妥协呢
我拼命追,你玩命躲
我们凌虚飞渡
生活为我们让路

一支响箭飞出
必定有一只兔子惊惶

2
水蛭,比张小梅想象的牛还大
她看到小腿上的水蛭,大声尖叫
我从蓑衣上拔下一根棕丝
穿过水蛭的腹部打上结
水蛭掉了下来
她破涕为笑

1983年夏天,奶奶死了
我徒步去山里报丧
路上野狗成群
人们在旱地收割大豆
我的脑海里满是奶奶的面容
偶尔想起张小梅白净的腿
犹如水蛭背脊上的黑色花纹
闪烁着湿漉漉的光芒
一路,我不再害怕

3
蜗牛静静地在水中荡漾
我已经很久很久
没见过那么多的蜗牛
菜青色的蜗牛
象凫在绿水上的鸭子
张小梅蹲在池塘边唱歌
用树枝拨弄蜗牛
对它们吹气
蜗牛随波荡漾

张小梅衣不得体
衬衣包裹不住她成熟的身体
我们走过春天的山冈
山风吹来她身体散发出的香味
蜗牛沐浴在春风中
一不留神,从菜叶子上
掉进了池塘里

4
1989年夏,同学们上街参加静坐
我泡在图书馆读外国诗歌
把朦胧诗抄在笔记本上
那年,我开始写诗
星期六,我和张小梅去昆明植物园
植物园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
里面连空气都是绿的
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儿
在树枝上跳跃、歌唱
中午下起了太阳雨
我们钻进榕树的肚子里
我的手没地方搁
只好举过头顶


张小梅说,我不是警察
你也不是小偷
等雨停了
我们就回去

5
我们坐过的沙发,现已骨瘦如柴
爱情从门口走过时
我们谁都懒得招呼它

我们模仿沙朗斯通和道格拉斯
在单身宿舍跳贴身舞
张小梅的腿短,上身匀称饱满
她结实的屁股死死地顶住我小腹
左右摇摆,弧度惊人

夏天刚刚开始,我不写诗
那些情诗,挂在铁丝上
被风吹成木乃伊
也不在沙发上浪费光阴
我轻而易举地将她挤在墙角里
推掉她的胸罩
张小梅咯咯地笑,说好痒
她挺立的乳房激烈起伏,向我示威

带我去飞吧,越高越好
我说我不会飞,我不行
事实证明,我是多么愚蠢
张小梅说你要记住
永远不要对女人说这三个字
那年十二月,南昌无雪
张小梅随手一枪
把我给毙了
埋在她挖好的大坑里

6
我和刘平、阿东、黑军混在一起
油印诗歌传阅,背着吉他
出入南昌大小歌舞厅
1992年,我活得象个人样子
一天,阿东介绍一个女孩
张小梅,省政府印刷厂的技术员
跟你一样也写诗
我瞥了一眼,没吱声
三个月后,我们手牵手
在四交通路的林荫道上接吻
张小梅问我
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呢


7
不要
对一只蜗牛抒情
即使它是
一只漂亮无比的蜗牛
因为你一出声
它就把脑袋缩进壳里

8
通常,我们听不见
桉树在歌唱
因为它个子太高
头钻进云天里
我们听到的是风声
而非桉树的歌声

9
这是我写给张小梅的情诗
毕业晚会上,所有的人都疯了
我摇摇晃晃走进她的教室
我说你爱我什么
大家哄堂大笑,她哭着跑了
跑上学校后面的小山

是夜,凉风习习
月光下,桉树婷婷玉立
张小梅靠着桉树
抽泣,我睡在草地上
彻夜不归,与桉树为伴

10
我和张小梅投宿大光明旅店
午夜,突然响起敲门声
张小梅说怎么办?
我用被子包裹住她后去开门
六人联防队员问我要证件
我被带到一个地下室
跟老电影里的情景差不多
张小梅也被带到传达室里问话
问了什么,我不知道
事后也没有问
反正她毫发无损

那时,我还不懂爱情
也不敢做爱,只会亲嘴摸乳

11
等我懂了爱情
她却飞了

四年后,草长鸢飞
我爬货车去合肥看张小梅
在肥东县大街上
我向卖祭祀品的商人打听
张小梅的消息
旁边站着的一个女孩
居然是她的妹妹
把我感动得差点哭了

12
在铁四局招待所
张小梅说,我不能离开合肥
你也不能放弃工作
我怔怔地看着她
她说你不说话,我就不走了
我说,你不走我走
去汽车站时路过合肥机务段
我爬上前进号6357机车
这个徒劳的举动
与我此行意义相近
 
在汽车上找到位置
张小梅冲我招手
我问她还有什么事
她说我可以抱抱你吗
我说你别犯傻了
回去好好活着
等你快死了,记得告诉我
我来跟你要一样东西
张小梅说
我会等到那一天

13
优秀的阻击手说
开了保险,就别放空枪

14
张小梅来我单位为我们体检
我悄悄地告诉她我喜欢你
第二次,她来我宿舍
我说我们结婚吧
她说你跳过了一个章节
我说我用一辈子来都读这一节

晚上九点多,张小梅下晚班
我们在沿江路上飙车
我骑凤凰赛车,她骑21寸的飞鱼
终点站是将军渡
我们在草地上散步,手拉手
皓月当空,秋风徐徐
我们赤脚走在江边的沙地上
岸边停放着一排公共汽车
我们在其间捉迷藏
你追我赶,张小梅说来啊,来抓我
我抓到了她,她靠在车上喘气
我要吻她,她却一推门躲进汽车里
我追上去,发现她坐在椅子上笑

车内闷热,我靠窗而坐
窗外,江水悠悠
月光倾泻在我的脸上
多么宁静的夜
它让想到了幸福

15
张小梅掐了我的烟
骑到我身上,开始脱衣服,解胸罩
她低着头,顶住我的脑门
我有点惊慌,我知道她要做什么
但她什么也不说,继续脱裤子
直到自己一丝不挂
然后开始脱我的裤子
我也不敢吱声,任由她摆布
她握着我的鸡巴
在门口晃了几下
接着重重地压下去
她已湿润滚烫
我们坐在座椅的最后一排
硬梆梆的座椅胳痛了我的屁股
张小梅每颠簸一下
我的股骨头就发出一点响声
好像牙齿嚼磨脆骨的声音

16
张小梅是个不锈钢水龙头
陶瓷的阀芯
要用水,只管拧
而且损耗小
在我们租住的小屋里
张小梅日夜开着
水哗哗地流
没完没了
她说你越来越熟练了
我说换个姿势吧

17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是游击战的精髓
男人打游击,女人也打
但目的各不相同

18
不愿被动挨打
就主动出击

张小梅带我去逛中山公园
秋日明艳,人影婆娑
我们坐在夹竹桃下
她的手非常狡猾
开始还老实地放在我大腿上
随后就开始滑行
慢慢地钻到我裤裆里
我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女孩
她的风筝线缠在了树上
急得哭起来
张小梅比她还着急

19
比浦江更无耻的
是苏州河
它没日没夜地
将我蛊惑,挑逗
这风情万种的女子
还未宽衣
下身已经湿淋淋

20
长寿路,富华宾馆三楼
张小梅挺着小巧饱满的乳房
在我的身上驰骋
高山在望,雪水汩汩
她已无所畏惧
她要横刀,她要高潮
一次又一次
这块几近荒芜的草地
终于有了春天的潮声

21
夜幕下,上海外滩的游人
象一片成熟了的玉米在风中摇晃

张小梅说我们在这里做爱吧
我说你疯了,我硬不起来
她说我会让你坚硬如钢
在僻静处的石凳上
她撩起裙子,坐在我大腿上
左手撑在我膝盖上,右手熟练地拉开
我牛仔裤的拉练,并伸到里面动作
这是一条老式的百褶裙
它是那么柔软,那么宽大
几乎盖过我的双腿
黑暗中,我触摸到她光滑的大腿
宽大的臀部,湿漉漉的阴户
你没有穿内裤?对啊
但我根本不可能挺起来
她丝毫不气馁
我只好紧紧地抱着她
前胸贴着她的后背
我把头埋在她长长的披肩发中
闻到淡淡的薄荷芳香
就在我将要插入时
我射了
如释重负啊

22
谁愿意为我们的荒唐买单?

张小梅,你杀了我吧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痴情
虽然我们视频调情
花样翻新,千姿百态
在这个偌大的陌生丛林里
我们是偷欢的狐狸
老虎不知道,猴子没看见
大地还在沉睡
但是,我真的要走了
因为我的子弹
永远为下一个目标而储备

23
Blizzard酒吧很暗,暗到几乎看不清
坐在对面的张小梅的脸
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好猎人
从来不在乎猎物如何逃跑
他只关心
猎枪上的准星和扳机是否灵活

从电梯出来到酒吧
我连她的手都没碰一下
我想机会在后头
你要什么样的机会
难道要我投怀送抱吗
即便我半推半就
你也未必心甘
我说我在等东风

蓝山咖啡不象传说中的那样迷人
比不过那个唱《女人花》的瘦个粉子
后来又来了三个粉子
唱的很一般
张小梅偎在我怀里
玩领带。夜已经很深了
我们谁都没说要走

24
第二天上午十点
我被枕头下的手机震动弄醒了
张小梅发来短信
说我在大堂
我回她说你上来吧
张小梅进来时我在洗澡
她在外面说你晚上睡觉也不关门
我说刚刚打开的
我赤身走出来的时候
张小梅正好背窗而立
她顺手拉开窗帘
我看到她的脸
象画着一塘荷花的瓷盘
宁静,但很诱人

张小梅说我也冲个澡
然后出发去爬山
我躺在床上,点了一根烟
电视里正在播放《面对面》
王志采访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
张小梅在里面说
水笔,给我送洁面乳进来
我在她的坤包中找到一瓶雅芳洁面乳
推开一丝门缝递进去
她顺手拉开门
说快进来,还等什么啊

25
夕阳挂在竹梢
风比面前的青山绿水茶
凉得还要快
张小梅抱臂而坐
她那双大眼睛中有很多东西
所以无论她看什么
都不容易被发现
我们坐到天黑才下山
在回城的路上
张小梅问我
你写了好久的诗
我说打打游击而已
她笑了,脚下油门一紧
汽车轰地飞起来

26
杜拉里说
不要跟戴眼镜的女士调情
福州的老吴说
不要跟按摩女搭讪

我们从温泉池里出来
躺在沙发上抽烟
张小梅象影子一样飘过来
坐到老吴腿上
我说你认识他吗
张小梅发出模糊不清的鼻音
她一边跟老吴说话
右手却放在我肚皮上
这是一个打手枪的高手
不一会儿
我就坚挺如矛
黑暗中,张小梅撇过头来
笑吟吟地问我要不要
我说不要
她就把我的手按在她胸脯上
我对老吴说这样不好
张小梅说,起来吧
跟我走,我让你知道我有多好

27
我从未在温泉中做爱
而且是在宽敞明亮的室内温泉池

张小梅倒了两杯红酒
递给我一杯,说干了
我问她是不是放了春药
她笑得乳房颤抖,说你需要吗
我这里有西班牙的原油

这个石榴形状的浴池
足足可以泡十个人
现在,只有我和张小梅两人
我们做了一次,我很快就射了
可能是刚才打手枪的原因
我有些倦了,靠在池边假寐
张小梅抱着我亲了亲
然后去会客室,打开音响
她放的是旋律古怪的说唱乐
大量的电声配器,显得躁动
我有些惊讶
她站在对面的池边骚首弄姿
我很快被她点燃了
我们在滚烫的泉水中做爱
她的双臂支在岸上
身体浮在水中
我每进攻一次,就击一些水花
她就大声尖叫一次
这让我无比兴奋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振奋的呢
去他妈的说唱乐
去他妈的温泉
去他妈的张小梅
我要Happy  end

28
不知所终
无所谓开始

29
水蛭啊,水蛭
我是见过风暴的蜗牛
壳已长全长硬了
即使困于无边的大水
我也能抽身上岸

30
女人都有一个带锁的盒子
我有一把万能钥匙
不仅能找到隐藏得比G点还深的盒子
而且能顺畅地打开它
张小梅管我叫贱人之前
我已经摸透
她的三围尺寸
和她习惯的做爱姿势

小寒那天
在孺子路的陶然酒家
张小梅说你看你看
下雪了,南昌下雪了
这个很少见到雪的家伙
惊呼胜过叫床
我把脚伸进她双腿之间
轻轻摇了两下
她瞪着我,说怎么啦,不可以啊
我说你随意好了,没有问题
张小梅说去你的
别跟我阴阳怪气的
吃完饭,看我怎样收拾你
我说你随意好了,没有问题
她使劲掐我一把
去死啦,贱人

31
张小梅去西藏没有告诉我
她回来后打电话给我
说有一肚子的话对我说
我说你在哪
她说我在学校啊
我说你那么多话怎么说呢
她说你过来啊

第二天,我赶到她的大学
我不是第一次送货上门
以为能找到她宿舍
所以没有问她
等她打电话问我为何还没到时
我已经在校园里转了半天
气得张小梅在电话骂我猪头
她说我在外面租了房子
贱人,你来富民路30号
旁边的小巷子一直走
看到一栋晒了女人衣服的三层
小楼就进来,门卫若问你
你就说是送纯净水的
直接到三楼来,我在306房
听清楚了吗,贱人
我说我无水可送
她又骂道:你这个猪头
你就说来回收水桶啦

32
我推开张小梅的房门
里面还有一个女孩
张小梅说这是我的合租人
她们互相对了眼神
那个女孩就走了
张小梅赤条条从被窝里爬出来
晃着一对大气磅礴的乳房
我象端着滚烫的烤红薯一样
托着它们。铜钱乳晕
草莓乳头,看上去很美
我说出去吃点东西吧
她说不,过来,让我抱抱你

不唱山歌,不喊口令
我们一切从简
直奔主题

33
张小梅是悍妇中的悍妇
虽然她还是个学生
从西藏归来
她比母狼还贪婪
动作比猎豹还敏捷
胃口跟大象相仿
整个下午
我们都没有下床
两次之后
我已溃不成军
但她还是想方设法
让我重新焕发昂扬斗志

张小梅说,死贱人
你不是说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伏击战
你要一次把子弹打光吗
我要看看你
到底有多少子弹

操,老子的枪哑火了
投降还不行吗

34
我去北京开会
在火车上给张小梅发信息:
“我感觉孤单
侵蚀着我的每一块肌肤!”
但她半天没回复
我立即拨通她的电话
一开口就骂:你个死贱人
什么意思啊,信息都不会……
张小梅说
去死啊,你们这些狗屁文人
就知道无病呻吟

是的,我们都在无病呻吟
赖以生存,且乐此不疲

35
每次出差
我总喝得酩酊大醉
跟条野狗一样
被人丢在宾馆里,难受啊

所以,我告诉张小梅
别相信男人的承诺
他们出差,十之八九不老实
明明搂着别人的老婆
还打电话告诉你
说在开会,正向领导汇报工作
这些都是扯淡
张小梅哈哈大笑
说女人花容,男人花心

36
男人有实力才有魅力
女人自信才美丽
那么,没有实力的男人
和缺乏自信的女人怎么办呢

张小梅是我大学同学
天生一对杨思敏式的好乳房
让人垂涎,让我挂念
每次我叫她去吃饭
都是说Let's  go,Let's  go
张小梅佯怒,说
你们男人都是这德行
见了荤腥就上
我说也有例外的,比如我
没有奶子沟
我坚决不上
张小梅说
去你妈的,你还吃不吃啊
我赶紧回应她说
吃,吃,现在就吃

37
我已刹不住车
一路上恣意狂奔
穷途末路也无所畏惧

张小梅啊,红颜易逝
激情如柴,烧一次就少一次
谈什么道德,讲什么责任
要怪就怪你我
都有一颗骚动的心
我有体力,你懂技巧
偷来的良辰
我们更要分秒珍惜

38
爱是做出来的
越做越想做

张小梅说得比我文雅
她说女人如花
一生都在绽放
在我投宿的每一家旅店
在我用过的每一个安全套里
在我睡过的每一张床上
在我流浪的每一座城市
在无数次对峙中
张小梅温柔地绽放
一次又一次,高潮迭起

风平浪静
我是多么疲惫
张小梅,我把激情献给你
不是因为我有多爱你
而是因为我要斗争
征服你
就是征服我自己

39
色即是空
活色生香的空啊
我与谁斗呢

我脱下衣服
却不能扒了这层皮
我闭门思过
已然认不出自己
这些山峰啊
我几时才能全部爬完

40
人说百花深处香
可花香比刀寒

所谓身困百花
手不沾艳
不过是浮生一梦

41
想想我的未来
我这张老脸
还有谁愿意看呢
它再也不会发亮放光
就让它
一点点地黯淡
像一盏油干芯尽的灯
那微弱的光
只能映照我冰冷的心
谁也照亮不了

张小梅,我们都是野火
一疯而起,肆意癫狂
但野草烧光了
想不熄也不行

42
昨天在大街上
从背影看
一个女人很象张小梅
我脱口呼其名
她回过头,一脸惊愕

这个城市
所有的女人
都长得象张小梅
对此,我的肠子都快愁断了

43
我的生活已乱作一团
整座城市到处起火
可是,我只有一辆消防车
张小梅,我决定
死到雅鲁藏布江去

出走前,我要
亲手杀了你
你不死,我不安啊

44
你死我逃亡
我们一块完蛋

但一切还没结束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