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亚光伪先锋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较量》第一辑

第一辑  快刀   

梅开二度

 

每次做爱后

我都会翻翻书

翻得最多的是《论语》

读《论语》有什么好处呢

1、跟房术无关

2、与养生无关

3、离治国平天下很远

不过认几个字而已

有时,媚要梅开二度

我说好炭一次烧光

她莞尔一笑

说你连个女人也平不了

只好继续苟且偷生

 

2006.5.12

   

左慈

我是现代左慈

隐居在你们身边的大师

你们曾经干过的事情

将欲何为,我均了然在胸

 

那个叼着烟卷翘着兰花指的女人

昨夜连续做爱,疯狂纵情

现在唇齿间还残留着情欲之色

那个在咖啡厅里闲坐的男人

一文不名,只是刚刚偷窃得手而已

那个徜徉于林荫道上的男人

一周前杀人越货,现在流窜至此

他目光如鼠,打算隐姓埋名苟且余生

不用怀疑,左慈目光如炬

我活在你们中间,洞穿一切假相

直达人世间善恶美丑

预知你们的生死

 

所以,我给你们的忠告是:

“不要让我看见你!”

你们要远离我,躲避我的目光

让我目空一切,孤单地活着

让我敬畏自己的欲望,一事无成

在无人的旷野或深夜

偷偷地遐想你们的高潮

让我痛恨自己的双眼而死

这时,你们就将发现——

我是被大师吓死的

你们是我眼中的左慈

 

2006.7.28

   

大象之死

 

当大象老了

它会独自走进森林

不再回来

大象比一堵墙还厚实

当它撅着屁股奔跑

高墙摇摇欲坠

当大象打个喷嚏

那堵墙就会轰然坍塌

在茂密的丛林深处

快死了的大象

安静地凝视着一株百合花

突然,这个视尊严比命重的家伙

像一堵墙似的倒下了

 

2006918

   

我的夙愿是像大象那样去死

 

但现在我已无法实现它

我身体的神经与肌肉之间

出现功能性障碍

换句话说

我想不看这个乱糟糟的世界

但眼皮却合不上

我想说亲爱的,我还不懂得爱你

但嘴皮哆哆嗦嗦,声不达意

 

我只能坐在轮椅上

坐在同情怜悯和惋惜中

被人抬到院子里晒太阳看天空

但是,我更想自己站起来

独自走到院子里去

安静地离开你们

像大象那样

一步一步走进丛林里

走进百花深处

亲爱的,我要抱着野花死

而非凋谢于你怀中

 

2006918

   

金日成,我爱你

 

过了鸭绿江

我看见公路边

矗立着巨幅欢迎牌

白白胖胖的金日成主席

向我们招手致意

在平壤,冷清的街上

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标语

金日成主席万岁,万万岁!

伟大的朝鲜人民不可战胜!!

跟着金正日总书记走社会主义金光大道!!!

到了旅馆,电视台播放的节目

到处是金日成的影子

金日成的讲话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如影随形的金主席

我爱你

有你老人家罩着

在朝鲜,我还担心什么呢

 

2005.10.20

   

照镜子的蜗牛

 

每次出门时,我会都会在镜子跟前

站一下,转个圈,对自己微笑

哈哈镜里,我看上去比实际更瘦些

除此,我还能告诉你的是:我的房间潮湿无光

阳光在窗台上缓缓地爬,挤不进小屋

它很白,却照不亮诗。一只渴望写诗的蜗牛

照什么镜子?只有坚硬的壳,耸立如矛

 

2006.1.1

  

我需要一把刀

 

用它剜掉

藏在肩胛骨间的痒

尽管我双手挠个不停

指甲刮到哪里

哪里就通红一片

皮屑纷飞,沙沙作响

我像浸在泥浆里打滚的猪

但我还是挠不到它

这痒啊,将伴我一生

 

所以我需要一把刀

用它剜掉那块敏感的肉

这样,我就能麻木不仁

安静地睡在泥浆中

活得像一头猪

 

2006.4.17

   

对母狗的抒情

 

现在,我只对你抒情

除了你,我已懒得再说什么

而我说的都是新鲜的词令

你我朝夕相处,形影不离

在大街上,你踮起脚尖

也可以为我挡去一些灰尘

我啃过的骨头

你从不嫌弃

不像那些露水女人

天一亮,就不见了踪影

其实,我对你最好的抒情

不过是一声呵斥

贱人,来舔舔我

 

2006.5.8

   

张三之凶

 

同为犯人

我被派去照料张三

让他在明天伏法前对良心忏悔

给活着的人留点东西

因工作失误与同事结怨

张三把他们杀了

在重犯专号里

他坐在地上,胡子拉茬,头发蓬乱

手脚上负着笨重的镣铐

他看也不看我一眼

不管我说什么

均一言不发

出门时,我说这是管教派的任务

兄弟,你一路好走吧

他突然叫住我,说

你去叫人来

给我刮胡子理发

我看到他目露凶光

 

2006.5.30

   

闲置的手套

现在,只要手冷

我就双手合十

一只手

象手套那样

套住另一只手

我让口袋

也空着

 

20061112

   

绝症(组诗)

 

1

 

我已病入膏肓

生命留给我的日子

只剩下174240分钟

这些时间是我的

余下的则属于他们

惊鸿一瞥啊

我趴在缩水的桑叶上

啃骨头,一秒一口

我已通体透明

那些让我日渐虚胖的秘密

正一点一点地显影

我含着最后一个大拇指

不忍下牙

 

2

   

洁白的床单上

散落着很多头发

这是化疗带来的后果

这些头发色泽光鲜

弹性良好

这一根根的黑发

杂乱无章地躺在我眼前

比投射在床上的阳光

还要嚣张

 

3

 

明天

儿子将死

丈夫将死

父亲将死

小偷将死

商人将死

烟民将死

说谎者将死

偷情者将死

溺水者将死

法学学士将死

铁路工人将死

汽车司机将死

啤酒主义者将死

诗歌追随者将死

足球爱好者将死

明天,我将死

 

此生,我还想成为

一个战士,矿工,偷渡客,拍卖师

……

我不能像他们那样

潜伏在同一条壕沟里

终生不越雷池半步

但我彻底失败了

因为我最大的愿望

就是做一名成功的劫匪

横刀夺爱,劫我所求

而我万万没想到

一切还未开始

我就被洗劫一空

 

4

 

有生之年

我与自卑为伴

不事张扬,不高谈阔论

见了熟人绕道而行

不与陌生人搭讪

我谦虚谨慎地活着

朋友不多,熟人不少

无人抚摸我的心

我只跟自己对话

直到脑袋里长出肿瘤

现在,我要挺起胸膛说

我是绝症患者

我需要同情

 

5

 

我死之后

不久就将被人忘却

现在,我想起我家楼下

的那三棵合欢树

它们还很年轻

矮小,细枝疏叶

但有人在上面系了绳子

凉衣服,晒被子

我很想知道

我死之后

他们会不会放过它们

而这可笑的忧虑

让我感到自己

死有余辜

 

2006.6.29

   

牙膏放的屁

 

早晨刷牙

我挤压新牙膏

瓶口蹦出沉闷的之声

这个裹着芳香的屁

让我觉得

生命是如此滑稽

我是如此可笑——

三十五年来

置身于生活的乏味

我竟然

自甘平庸

始终守口如瓶

连屁都懒得放一个

 

2006.8.27

   

国歌1

 

我已伤痕累累

并且厌倦这种游戏

但我还是站到了绿茵场上

等待破门的机会

 

他们从未进过一个球

但个个昂首挺胸

歌声里充满激情与梦想

那个高大的守门员

频频失误丢球

但他塌陷的眼窝里

泪水如烟似雾

而我是个不记得歌词的前锋

我坚持在这里对口型

是为了告诉世人

即便演戏

我也出类拔萃

 

2006912

   

国歌2

 

在广场看升旗时

除我之外

所有的人都在唱国歌

我的心狂跳不止

怎么也按不住

但是,谁不会唱国歌呢

我右边的高个男人

唱着唱着就忘记了歌词

他连拖带滑地赶节拍

不仅如此,他还睥睨我

好像我是一个白痴

可当红旗升到半空中时

他实在唱不下去了

就学我的样子

把右手放在胸口上

 

2006.9.18

   

国歌3

 

老师孑然一身

守着一间破败的教室

三十年来,每周一早晨

他用凉衣服的竹槁升国旗

这并不寒碜

让他感到难堪的是

此时,他的学生

有的在教室里嬉戏

有的在墙角发呆

有的在抠鼻孔

有的蹲在地上逗蚂蚁

有的还在田螺山的山路上

 

2006.9.18

   

 

碗里的红薯块

粘着少许白色的米粒

它的下面

是滚烫稀白的米汤

热气消失贻尽

我看见

自己面黄肌瘦

 

十一届三中全会

刚刚闭幕

飞雪过不了长江

父亲将母亲抱到独轮车上

第四次出门求药

三年大病胜似自然灾害

家中红薯已所剩无几

我蹲在天井口

阳光罩着我冰冷的头发

我一言不发

等他们出门走远后

我就可以

大声地喝粥

 

2006122

   

病态

 

媚患了地中海贫血症

红细胞体积小

携氧功能差

仅相当于别人的三分之一

所以她经常晕倒

这让我很纳闷

她为何不多长些红细胞

媚说人与人差不多

造物是公平的

不公平的是

虽然这是绝症,但死不了

就像你们写诗的人

活不新鲜

一生都是病态

 

2006918

   

外套

 

批着狼皮的羊

和批着羊皮的狼都是畜生

为了活着,才批上兽皮

人不是畜生,穿衣很讲究

可是,这么多年来

我怀揣一张狼皮和一张羊皮

行走江湖,消费人生

竟时常搞不清楚

什么时候什么场合

该穿哪件外套

 

2006.2.1

   

欺世

 

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

重新坐到壁炉边

让火光照亮手中的诗篇

照亮我们苍老的脸

 

为了改变对方

我们消磨了青春

为了让人们相信我们快乐着

我们的头发宁白不脱

 

今夜,滴水成冰

残月如弯刀

亲爱的,没有人来敲门

没有人会想起我们

我们写下的诗篇

只能救渎自己的灵魂

愤怒的人啊

这把刀

我们要带进坟墓

 

20061126

   

医生没有尝药的义务

 

阿根挺。威哥。男宝

印度神油。黑和尚。男霸天

金枪。爽翻天。梅开三度

……

来地摊买药的人

都是些民工、闲汉和老年人

偶尔有妇女问价钱

磨蹭半天才开口

这药管用吗

她说吃了就知道

又问你吃过吗

这个下岗的中年妇女

笑得淫而不荡,说

兄弟,你能指望医生

开药时先尝一下药吗

 

2005430

   

这是一个装逼的时代

 

火车头却老实可爱

它动若游龙,静如磐石

它拖着很多东西

却跑得很快

你无法让它慢下来

当它跑不动了

你对着它哭也是枉然

这个笨重的家伙从来不装逼

它拖着长长的车厢

起早摸黑,不知疲倦地跑

每通过一个车站

都要大吼一声

就像一个惯于起早的人

独自来到旷野

仰望星辰时的表白

 

2006530

   

百年之痒

 

乌龟一生频繁磨甲

即使出血也不善罢甘休

不磨掉坚硬的裙边

它就长不大

我比乌龟幸运

不用磨甲也能长大

但我日日磨甲

却云山雾罩

这一点

乌龟比我幸运

 

20061123

   

落入虎口

 

我从英特网下载了

300多部影视作品

刻录成光盘

但我没有时间看

我想等自己闲下来

再好好地欣赏 

上个月

我摔断了胳膊

住院时看了三部

剩下的

搁在书桌上

每日

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20061124

   

道貌岸然

 

新约《诗篇》第127篇写道:

“你们清晨早起

夜晚安歇

吃劳碌得来的饭

本是枉然;唯有耶稣

必叫他安然睡觉”

 

请向诗篇致礼

请注目高雅的举止

但读圣经有什么意义呢

生活凌乱不堪

爱情总是未卜先知

我已不读诗书

而是想方设法安歇

无望地睡在某个角落

直到被人唤醒

醒来

继续道貌岸然

 

20051223

鳄鱼的眼泪

 

不要用恐惧的目光看我

我的血管内也流着

和你们一样鲜红的血液

吞食猎物时,心脏也会激烈跳动

但是,更多的时候

我睡在淤泥中忍饥挨饿

纵使爬上岸晒太阳

也不敢睁开眼

我已经习惯了暗无天日

我会流下眼泪

排出淤积在我骨头上

比盐粒还细的冷寂

 

你在大路上,我在脏水中

所以,我们见面时不必拱手谦让

有棍子就挥,有刀就别用拳

你葬身我口是理所当然

倘若有意外

我会死不瞑目

 

2006122

   

张小梅是只性感的螳螂

 

张小梅说

女人一生都在绽放

她坐在我大腿上

温柔地绽放

她说今夜不放

誓不回家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

绽放声中

我心甘情愿地献上头颅

 

20061012

   

路过高尔夫球场的猪

 

这块干净的草地

有树有湖

阳光明媚,蝴蝶翩翩

即使不种庄稼

空着也好

说实话

如果没有那些拿棍子的屠夫

我会在这

美美地睡一觉

 

2006121

   

世人不笑它狂妄

 

在菲律宾马克旦恩岛上

矗立着一块双面碑

其中一面写着:

1521427

酋长拉普拉普率众人于此击溃西班牙侵略者

杀死魁首斐迪南.麦哲伦

菲律宾人抵御了欧洲人的入侵

另一面写着:

1521427

斐迪南.麦哲伦与拉普拉普率领的众人在此交锋

身负重伤,陨命于此

其后,船队改由埃尔卡诺率领

于次年96日泊归圣卡罗尔港

首次完成了环球航行

 

2006106

   

保外就医的长颈鹿

 

对我这样一个犯人

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我天生有高血压,脉搏比你们

快得多,我不能跑

我比你们更怕死

 

这个世道,四肢发达没有用

活着得用脑袋,IQEQ都高才好

我必须爱护大脑。但你们要我吃药

天天大把大把的吃降压药

我只能关在家里,不读书看报

拒绝集会,推辞派对

我自言自语,谨慎猥琐

这与废物无异

 

出去后,我坚持吃药

但为了活命

我尽量每次少吃药

只要我在吃药

你们就安心,无计可施

纵使我抬头看到那些秘密

你们顶多骂一句

病人,回家去吃药

 

20051026

   

江湖

 

剪刀式微笑

是一种必杀技

不计其数的树叶花草和猫狗

死在我的微笑之下

为不再伤及无辜

我昼伏夜出

脸上缠满绷带

我低下头

 

20041214

   

和蜗牛散步

 

父亲突患脑溢血

留下后遗症

口齿不清,半身不遂

我懒得跟他说话

就像他懒得看自己的右手

我宁愿安静地看看他

如果天气好

我会领着他去散步

他前我后,或者反过来

我从来不跟他并肩走

我不想变成蜗牛

 

2006510

   

春天,正好寻花问柳

 

在桃花谷

我们和蝴蝶捉迷藏

在草地上翻筋斗

对着石头呐喊

不敢放屁

张强说我真想脱光了

用桃花水洗个澡

我说花子虚学弹古筝时

柳咏这厮骨头硬得很

躲在荒郊野外

啃草根写诗

 

2005225

   

我是个没有理想的家伙

 

做事也没有目标

很少善始善终

张小梅说你这是喜新厌旧

我说我从不在陌生女人面前脱裤子

她笑得花枝乱颤

说男人的理想

跟他身边的女人一样多

我说我要身困百花,手不沾艳

所以她问我有何理想

我总是把双手插进裤袋里

像条狗一样

夹起尾巴走开

 20061021    

丰碑

 

央视永远的丰碑

里的主人公

死的时候都很年轻

大多三十岁左右,甚至更小

他们的名字载入了史册

我已经活了三十四岁

还没有死。我也没有办法

我听不到枪声,感受不到危险

没有人天天追着我要命

我理解了恐怖

活得坦然并且安静

但如果要为一个口号去死

我肯定不干

死了,啥也没有了

 

20051121

   

如坐针毡

 

1996年初夏

我和弟弟被人围殴

头破血流,痛不堪言

对此,我如坐针毡

这不是因为事件本身

也不是因为十年来

我再也没有流过一滴血

(它们在我的体内默默循环

等待病变发黑干枯的那一天)

而是因为

我再也未碰上恶人

也找不到给自己放血的理由

 

2006810

   

移民月球

 

孩子,你必须牢记

一个吻仍旧是一个吻

一声叹息只是一声叹息

根本的东西仍旧适用

在遥远的月球

 

孩子,当你爱上他

你还是要说“我爱你”

这并不落伍

那时,我和你妈妈已经死去

你可以像现在的人一样

把我们的骨灰混在一起

撒在某个环形山上

或者倒进某条河流中

如果你愿意

也可以把我们合葬在桂花树下

在中秋夜,对你的孩子

讲述嫦娥冷落吴刚的故事

这些都没人会否认

 

2006525

   

礼炮

 

国家元首出访

受访国都要鸣礼炮

于是,满世界炮声隆隆

此起彼伏,一派欣欣向荣

中国是礼仪之邦

中国人做人也厚道

礼炮比别国放的既多又勤

礼炮声响彻中华大地

有时,我就这样想

这成千上万次的礼炮声中

到底包不包括每年

全国各地煤矿的瓦斯爆炸声

那黒漆漆的巨炮

非但从不放空炮

而且炮炮见红,振聋发聩

2005728

   

小红

 

再干三年就上岸出家

三年雪花银

也能让穷家变富户

 

钟点房里,小红懒得开灯

她坐在黑暗中遥想未来——

从明天起

不再闭着眼做爱

高潮来了也不叫床

把积攒的风骚一次性卖给

隐匿于红灯外的买家

卖给谁,不是卖啊

卖给谁都要掏空自己

只不过

现在还懂羞耻

那时已无羞无耻

 

200623

 

坚持

 

我说过的一些话

被你当作真理

还有一些话被当作放屁

这都让我感到难堪

八年了,我没有去死

每当你卷起窗帘

我就想起阳光可以折叠

我们潜伏的山洞

只有雨水和风声的回响

我们羞于使用动作

而是用眼神交锋

但我们坚持

每次都张开嘴巴

彷佛比划手语

 2005421

 



导航
博客风
一身亚光伪先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水笔(谢春明),江西进贤人。喜欢写诗,兼及小说、散文、新闻、时评等。 主要经历:修了八个月火车,开了八个月火车,写了八年公文。现居南昌。 写作,是一种遗忘的过程。 诗观:诗歌无用,写作有意。诗歌创作,是纯粹的手指动作,与自我有关,与使命无关。 //欢迎选用稿件,务必事先通知。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拥有通科,成功在握!



网志分类
2004年诗歌(41)
时评(15)
散文(8)
2003年诗歌(1)
2005年诗歌(77)
小说(7)
随笔(21)
我的图片(0)
2006年诗歌(1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赶路诗歌论坛
无限制写作
中国平民诗歌
水 笔 滔 滔
庞华博克
杨黎博克
杨瑾博克
秦风博克
老德博克
法清博克
燮克博克
洛风博克
离原博克
离原博克
任意好博克
乌青博克
橡皮
杨黎博克
温永琪博克
采耳博克
松子
低诗歌
赵丽华的博客
大路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