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听风
长江游鳞力虽微,奋振腾飞逐大波!

父亲(一)

好长时间了,想静下心来,写一写我的父亲,可由于我所认识的那些字与词很难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再加上由于时间的关系,渐渐地拖到了今天!

早晨起来,今年第*号台风麦莎已经登陆浙江沿海,也波及到了我们江苏,看着外面的风和雨,突然之间想起了我的父亲,他是一个已习惯于早起的老人!我赶紧打了一个电话到老家,听着话筒里传来父亲那依然浑厚的男中音,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却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听着耳边传来的父亲那熟悉而急促催问的声音,老婆赶紧把电话拿了过来,回答了老人!放下电话,老婆过来取笑我,看看,都三十而立的人了,还象小孩子一样!

  心渐渐地静了下来,我无言地坐在沙发上,妻子去做饭了!她只知道我很容易为我的父母亲而流泪,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流泪!在她刚刚和我认识的那一段时光中,在她的眼里,我对父母亲的意见是不大相容的,甚至可以说是对立的,当年的我,真可谓天上地下,无所不入,说句笑话,我虽然吃住在家里,却常常和父母亲碰不上面,甚至有一次,大约1个月没有碰面!因为晚上当我回家的时候,他们早已入睡,而当我早晨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出去做活了!

  从我有记忆开始,家里一直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我有两个姐姐,由于历史的原因,当时的农村,主要靠种田过日子,在还没有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前,我家里只有我父母亲两个劳动力,却要过6个人的日子(当时我还有一个爷爷),压在我父亲身上担子可想而知,所以当时的环境也造就了我父亲的坏脾气,穷则闹,父母亲常常为了吃锅底而吵,母亲常常因此被我父亲打,但打过没有多久,父亲却又常常后悔,总是责怪自己没本事。这样的日子一直挨到1979年!一个字,

  后来,农村实行承包责任田,农民有了自己的时间,我的父亲就开始跟着我大伯出去补雨鞋,补雨伞,记得每天天还没有拂晓,父亲就带着一块饼出发了,这块饼,是他当天的午餐,碰上好的人家,中午下饭的时候还能够喝上一碗热汤,但更多的时候,是井水混合着饼吃下肚!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84年!两个字,很苦!

在1984的时候,改革的春风终于吹到了农村,父亲开始出门做生意,家里的收入开始多了起来。在那段时光中,我已经成长为少年,应该说,少年要比童年幸福得多,当时我的成绩在三姐弟中是最好的,每当我期终拿了三好学生回去,父亲总要把我带到市里,让我好好地挑一件礼物!家里的农活也由于父亲的出外,而转到我们 妇幼的手里,记得当时我也很懂事,在农忙时,母亲要我下地干活,只要说,等父亲回来给你买好吃的,我就乐呵呵地下地了,一点也不觉得累!!倒是现在,虽然老家还有田,可我却连续几年没下过地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是三个字:苦而乐!

凭栏听风 @ 2006-03-28 08:29:20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散文随笔


eima 在 2006-04-23 08:52:25 说:

父母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
一粒凡尘 在 2006-03-31 07:36:42 说:

我们许许多多的父老乡亲都是这样的
希望他们能过上好日子
长江游鳞 在 2006-03-31 07:22:57 说:

谢谢凤儿!
凤儿 在 2006-03-30 19:04:40 说:

向长辈们致敬!
导航
博客风
凭栏听风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长江游鳞力虽微,奋振腾飞逐大波!



网志分类
散文随笔(5)
心情日记(8)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妞妞独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