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土进化论●
联系方式:EMAIL:[email protected] MSN:[email protected]

寻找,比失落幸福

寻找,比失落幸福

  

下午听杭州籍作家顾艳的讲座,命题为《女性写作与历史背景》。在此之前,我并不了解她,而且也没有看过她写的书,在听讲过程中,发现她还是一位比较多产的女作家,但也许是她在讲课时还缺乏一种技巧和激情,竟听得有些昏昏欲睡。

 

本来就不大的视听室,人倒是挤得满满堂堂,前后左右竟有好几个人都垂着头打瞌睡。顾艳一开始就罗列了一堆建国初期甚至更早的女作家,比如庐隐、张爱玲、萧红、丁玲等,以及从她们的一些作品中探讨女性与这个社会的干联及她们的个人命运。她浅谈略举,说《沙菲女士的日记》在当时可谓前卫、另类小说,而张爱玲则是“城市文学的老祖母”,与革命、反抗毫不相干,评价这位女作家,她说:正是因为其清醒过早,而导致一生悲哀。继而她谈到严肃文学在当今社会被忽略的现象,许多年青人将肤浅当作深刻,将严肃当作玩笑,而社会的进步却是与严肃文学的创作密不可分的;讲到萧红,她称其为“爱情的追逐者”,是一位真正用生命、血液在写作的可爱女人。忽然又讲到历史中一些起重要转轴作用的女人,《特洛伊》中的海伦,唐朝的杨贵妃等,虽然男人爱她们胜过江山社稷,但遗留给历史的却是对待她们的苛责与不容忍,这就体现女性命运在历史变迁之中的宿命观,也恰恰反映了社会对待女性的观点是:严谨有余,宽容不够。也许留给世人的,她们的形象多半是荡妇、妓女的代名词。

 

也许是顾艳口齿间留有本土口音,普通话不太清楚,也或者是她嗓音的嘶哑,她写作的能力与她口头上的表达使我产生质疑,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清瘦而面容憔悴的女人坐在这儿跟我们讲课,她看起来更像是邻家某位大姐或某个行政单位的办事员,并不像受人景仰的作家。而且听她的讲座——虽然她准备了好几页纸的讲稿——有些结构性的失误,或者侧重性的偏差。从新时期女性文学(即80年代)谈到90年代,她只是粗略一带,最后她讲到是自身创作的一些事情,倒没有注重讲她的人生经历,而是创作过程中的一种酸甜苦辣。素材的改变是她跨越自身、超越自己的一项不小的改革,比如之前她创作的《杭州女人》、《冷酷杀手》、《夏威夷之恋》等,均属以自身为蓝本的小说,而在之后,她开始尝试写作哲学性的小说,如《灵魂的舞蹈》,到现在,她开始创作农村题材的小说,都是一种突破与革新。她在最后概括总结的时候说到:那些跌入艺术之网的人注定不幸福,而那些在艺术之网周围奔跑的人却是幸福的。正是这句话,在结束前的讨论交流中引起争论。

 

观众中不乏巧言能辩者,提问者不乏机关算尽者,有一位这样提:男性与女性在这个社会上谈论成功的标准是否不一样?而顾艳的回答不尽人满意,她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十分单薄地说道:女性与男性在生理上的构造注定他们的性别不同,在社会上担当的角色不同,因此他们所能达到的成功只能限于他们自身受限的范围内,而体力上的不平等不能说明他们人格上的不平等。这引得下面观众质疑道:是否一个女性在事业上成功而家庭生活不幸福就定义为不成功,而一个男性在事业上成功而家庭不幸福就定为成功呢?顾艳无以回答,观众们纷纷议论,而她此时已经在回应另外观众的提问了。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小姐提出“跌入艺术之网不幸福”说的质疑,顾艳的应辩能力确实差了一些,她只简单举到“顾城杀妻”之事,还有卡夫卡,并讲到自己只是对文学怀有崇敬和虔诚的信仰而已。立即有人围绕这句话穷追猛打:“那您认为您是属于不幸还是幸福的人呢?”不等顾艳回答,另一位观众替她辩解道:“刚才她已经讲到在创作过程中她付出了心血,是十分痛苦的事,但创作完后,她不是很幸福吗?为什么要这么狭隘的理解她的话语呢?”看样子,顾艳的粉丝还真有点“愤愤不平”呢,另一边也有人不甘示弱:“那她也不要讲卡夫卡是不幸福的……”

 

到最后演变成一场可笑的闹剧,确实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事后我在网上找出一篇顾艳写的《我的孤独人生之旅》,发现原来这位作家自身也十分可怜,她小时候就因为出生于“重男轻女”的家庭环境中,因此得不到宠爱,而且父母反对她创作,使她的性格有些自闭,只能靠通过写作和弹琴来抒发内心的积郁。夏威夷的爱情并没有让她得到很多,男友患上癌症,她却不能照料在身旁。一个人回国写作出版,还要辛苦带大孩子,装修房子, 她自己这样写道:“其实,我多年来的生活是多么的孤寂与压抑呵,我顿悟到灵魂的空虚,便决不想让生命的每一个阶段留下空白。也许我天生就注定一辈子要追寻一些什么。所以,我寻找我失落,我又寻找我又失落。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寻找些什么?好在我是那么的热爱生活,且又童心未泯。”

 

正是她这种信念与耐力,使她边学习边成长着。而其生命的大部分时间,我相信都是在孤独与寻找中度过,在讲座中她确实也提到了“寻找”这个词,那是形容她最初创作的那些小说,在寻找中她找到定位,并坚持下来。也许正是她性格上那种不确定性与寻找时带来的徬徨,让她的讲座也变得如此没有“定性”,观众都成了“帮派之争”了。但相信她是一位能突破自身并最终找到定性的作家,期望她能赢得更多的读者。

 

  

作者简介

 顾艳,女,杭州人。1980年考入杭州大学中文系(现为浙江大学西溪校区),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8年进浙江大学德语中心进修1年,19935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就职于杭州某研究所。已出版诗集、小说集和长篇小说等十多部著作,部分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文在海外发表、出版并获得多种文学奖。现居杭州从事专业创作。
范典 @ 2006-07-15 17:38:0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人物志


导航
博客风
●尘土进化论●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联系方式:EMAIL:[email protected] MSN:[email protected]



网志分类
我的呼吸(344)
白色年华(127)
范典看新闻(24)
艺术工厂(168)
轰炸每日(67)
人物志(47)
沉迷乐海(10)
小说连载(40)
城市金鱼(32)
随想短篇(32)
养生保健一起学(10)
快书快语(19)
品牌芥末(2)
我的歌词(7)
观察笔记(22)
爱乐小札(3)
书能载人(53)
音乐小说(5)
娱乐生杀(17)
戏剧魅影(15)
专题研究(8)
小闯译林(6)
健身日记(10)
情迷美食 (2)
我读《论语》(1)
我的宝贝(1)
政治纷呈(1)
聊天纪录(1)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
你的范典
范典中国
范典歪酷
范典异志趣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文库
中国文化文库
当代中国研究
TRENDSMAG
Sony&Bmg
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网
中文电影资料库
环球电影资料库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
世界美术资料库
中华人
好书电子版
人民网
男士健康
全球艺术网站导航
读品走私
元叙事E刊
李碧华博客
上海图书馆专业门户
洪恩在线-ART
BBC中文网
思维的乐趣
新华网
艺术中国
中国诗人
七零八落集
e扇子
静话巴山夜雨时
阅读快乐
閔的古典音樂世界
燃烧音乐天堂
银海网
爱情寿司
VERY CD
古典音乐
中国书法学习网
羊城晚报-花地连载
中国论文网
文行天下
FT中文网
古典音乐资讯
新闻晨报
yestoday once more
粉丝网
两性视野
豆瓣
歌声魅影
外国文学研究
神经喜喜
中华美术论坛
天马濯月
李明顺
在线词典
我的自由式
读书中文网
一个人的漫步遐想
范典诗歌
迷失庞普洛纳
张嘴,我给你一个勺子的惊喜
July Dreamer
顾艳
一如倒映一如梦境
北大中文论坛
大脑角落
范典和罗维
范典的辞库
深南大道
room with a view
范典都快
电影博客
加州阳光
BJQIQI看图说话
程青松的海洋馆
电影森林
刘若英的博客
新浪精华博客圈
卫西谛:影像沉为文字
希区柯克的喷嚏
孔教头健身网
文化论坛
阅读网
文汇报
奥尔罕·帕幕克博客
影响
性学者方刚
两性学堂
微波音乐电台
摇滚年
光荣与梦想
寂寞独白(电影博客)
中国文化网
小北的园游会
信仰之门
书灵爱书
青年文艺网
看电影
穿城
猫扑大杂烩
天堂电影学园
陈丹青
多翻译·热爱老婆·全是新知
不许联想
藤井树
科印百科
思与文
王旭东BLOG
在线漫画
卡尔维诺中文网
青年编剧班
范典的新浪博客
MAY QUEEN
朱大可博客@栅栏后的絮语
虹影的BLOG
网易娱乐论坛
诺贝尔文学奖中文网
期刊杂志
博客新影评人圈
中国大百科
书香博客
孤草惘想
寒星池竹的博客
日与夜:杨保才的博客
破万卷书
纯写作博客
春日迟迟(陈彤)
逛书架
慕容雪村
海男
食色空间
范典的土豆网
素咖啡
我私人的红灯区
午夜飞行
韩雨亭的博客
贝小戎的博客
日知录:朱伟
扯淡的乐趣
方兴东观察
似这般好处相逢无一言
纽约时报
卫报
国家地理
不许联想
洪晃找乐
韩寒
人文大讲堂
敏思博客
朝鲜日报
台版科学人
阿拉丁工作室
幻想自慰者
猫扑读书
清韵书院个人专栏
翻译论坛
北回归线诗坛
野外论坛
阿波和七七
天堂电影论坛
东方视觉论坛
卡夫卡陆
高波摄影工作室
二十世纪中文小说经典
纽约客
读吧
19楼论坛
电影评论库
葛藤诗歌博客
中国诗歌网
庄佩红之博
摇滚博客
古典音乐之家
古典音乐在线
陈冠中博客
魏君子港片残卷
第九书库
萧敢和讯博客
王瀚涛(守望者告白)
萧敢(我的小窝)
萧敢(读书随劄)
天涯博客
闲闲书网
中国杂学
东方早报
蔡澜博客
废墟之上
音乐酒吧MTV
The Fifth Season
人民公厕
田原博客
80后作家圈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卓别灵
火神纪
京剧博客
香港文汇报
英国卫报
范昀:光荣与梦想
文学会馆
万国马桶
镜像中国
书评周刊
凡高全集
嫣醒之博
释道心——艺僧博客
墨神的凡龛
企业史碎片
大道中文期刊
演出票务通
某痞
狡兔三窟
外国文学下载
枫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