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妩媚

黑色

用无法解释的情绪果腹
然后用烈酒作摧化剂
于是  有时候
天的尽头是天
那天便是天的边缘
天的尽头是水
那水便是天的边缘
水里有鱼  一排钩等着它
钩起的却是一块容纳世界的黑色石头
寂默在里面藏猫

蜘蛛织起一张网
网住世界  刚吐出一口气
死了  于是世界仍安安宁宁
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有时候一阵风
会吹寒整个人类的心
就算是唐朝的古钟吧
最多敲敲听响罢了
比起那现代乐曲到底逊色多了

人是倒立的好
还是站立的好
说不清
于是该站立便站立
该倒立便倒立
不然     躺着也罢
不过就此为止
别在问下去
不然你会哭泣
为那个谜    那个永无倦意的答案哭泣

该人上场
赤裸的双耳
侵入无法拒绝的狼啼呜咽
懂不懂
只属于虔诚的涂抹
那怕以肚脐为眼
同样划不断永恒的规距
尘埃覆盖亡魂
茂盛的生命
六神无主的眼

            2003。8。29

玩偶 @ 2005-03-18 15:39:07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诗歌


导航
博客风
疯子的妩媚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网志分类
散文随笔(2)
心情文字(0)
小说故事(0)
诗歌(9)
网友留言(0)
音乐欣赏(0)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