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秋
草浪如潮,轻浮起浅薄的碎物,我的深沉拾起留下的所有记忆,在伴潮涌起的风中,还你一个沧桑过尽的微笑。泪水,也终于可以在你飘渺的手中做最深情的投港,沾了满襟的琴声,却依旧缄默着这几许残破——为了不熄灭一苗愈着愈小的火,为了不流失一生为你燃烧的誓言在嘴边。

花的嫁纱自由的云

花的嫁纱自由的云





明明是甜的
昨天还睡在玻璃杯
被你捧在手心



你是我多么美的劫遇
一下子 我连海也不要了
在你的怀里
泅禁过一回 就知道
再没有比这更深的海



我深爱的人
哪片山顶睡着今夜的你
我说好要给你写信的
我甚至想过
用我血管里的血
要写 就写进你的疼里



你沉沉睡着也好
最好你醒来
忽然看见我初晴的窗
一夜 又长出青苔



我答应过你
只准纤细的想起 我答应
即使悲伤也要错落有致
我只是不知道 今夜的月如此徘徊
月下的花如此惆怅



多么缓慢的房间啊
缓慢的钟摆缓慢的心灵
无心打理黄叶子
无心打理自由的云
远方你花簇的城
你不回来没有关系



针线盒子  缝制嫁衣
姑娘在窗台  不晃不倾
嫁衣的寂寞很干净


2006-9-23


◇ 安平追忆曲 ◇ 



茫茫四下看
我从哪里回来
玫瑰已如此陈旧
音乐凉如茶水


那我为什么
还要再写字
幸福忘也忘不掉
疼痛说也说不得


可是
已有一万朵花铺在深秋
已有一千层云
洒泪成河 水边芦苇
我的即景不成样子


谁就这么飞走
不见回头 只见燕子空楼


远去了罢
当月亮彻底的圆
圆不出美满
当泪水倾盆的流
流不进希望
远去了更好罢


学着如夜莺
露出光芒表情
看不出暗哭过一场
它说早晨要用来苏醒
用来站立
用一首山岗的诗
反思忧愁


或许我还是会有些飘
在风里系着红绸
往返我们的众多晨昏
双手合十 安平追忆


2006-10-11




◇ 花朵把幸福要给谁 ◇




阳光这么好
让人说什么好
你即将远行的城那么好
我说什么好



鱼坐在岸上
趁着阳光告诉你
今天不疼  不伤



情人的对白 离别的布景
都交给站台吧
口风琴把海水吹奏的不成调
想必 你定能原谅



这场十月
要最高贵的抒情做什么呢
楼层里通明的灯
我拥有一盏彻夜的昏黄
我似乎能看见
你在明艳的山水旁
或许还隔着一个女子 稀薄的笑



我并没有猜度的僻好
你是我隐忍的月缺之苦
不是吗 不是吗
只是这爱之羽翼 太过轻飘
怕你会疏于打理 怕你远方的城
一去 便迷不知归途



现在  我仅仅要求你
环拢八方出走的灵魂
对我紧抱



花朵的耳垂透露秘密
梦和春天之间
仅需一场安全的睡眠
岸与船之间
也仅差风的一步之遥



我想我早已学会了
这样的爱和理想
雨水之后 临水照花
在忧愁和幸福的边缘
停停走走  边醒边梦


导航
博客风
雪秋首页
联系


个人档案

草浪如潮,轻浮起浅薄的碎物,我的深沉拾起留下的所有记忆,在伴潮涌起的风中,还你一个沧桑过尽的微笑。泪水,也终于可以在你飘渺的手中做最深情的投港,沾了满襟的琴声,却依旧缄默着这几许残破——为了不熄灭一苗愈着愈小的火,为了不流失一生为你燃烧的誓言在嘴边。



网志分类
我的分类1(13)
给雪的诗话(1)
图片库(0)
情书(0)
歌曲(0)
给秋的诗话(0)



网志存档



个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