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桐初引文学网
新桐初引文学网http://xtchy.17s.cn

湘君论诗〓诗之美六论

1.诗之美-----发现才美丽
    
    对于美学,特别是在作品中追求美,是每个写作者希望的。罗丹曾说过一句无人不晓的的名言:“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了发现。美就是性格和发现”。比如说写塔,如果仅从雄伟,历史悠久去写就有点空而抽象,因为雄伟的东西太多,无处不在。那我们就不妨从对比、综合中去发现。象徐志摩在他的《月下雷峰》一首中,就没有去具体地写雷峰塔,而是仅说塔影,这还不够,还把它形象化为自己的礼品,来送给黑云、白云,这就给我们读诗的人创造了一份梦境般的图画,给人们带来了美的感受。这样我们就能从不同的风格中获得诗人本身性格的审美取向,也就是说发现美之所在。
    我想,对于美,一是要有所追求有所发现,二是要用自己独特的眼睛去追求和发现。诗人从事着发现和表现诗美的工作。雕虫小技,故弄玄虚,不值提倡,我们所要做的是要考虑美学和观点的结合,并从中有独到的发现。卞之琳有一首《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据说,这首诗虽只四行,但有人写了四万字的论文。看这首诗,其实就不是简单的风景画了,读者可以从多个角度去理解,可以说写的是爱情,也可以说写的是人际关系,更大点说,写的就是整个社会风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从中我们就可以看出美与作者思想观点的统一,这里没有华美的词语,也没有什么手法和技巧,却却是如此的白话,让我们对它兖满了幻想和想象。
    美的探索与发现,说明诗的核心不在形式,而在思想。任何一个诗人都应该走到生活中去,走在生活的前列,他应当有敏锐的美的洞察力,从生活潮流中吸取营养,捕捉作品的灵魂并充实到作品中去。这里所说的灵魂、营养就应是作者关于美的创见。
    述管窥,不是出尘之语,而属“老生常谈”。仅为抛砖,以期引您之玉。

2.诗之美------美在力度
       诗人的创作,是可以从中窥测其同美的本质、审美态度及审美对象的关联。问题在于,有些作者往往处于一种不自觉的摇摆状态。比如一段时间会着重于写山水,而过一段时间又会在不少作品中以细草幽花等等为美,并究心于色彩、线条、形式等。殊不知忽视了审美的内涵而仅仅突出审美的形态,这将是一个空的外壳。
    由此,我就想到了诗的力度问题。
       诗歌不仅应该留心描写什么,而且更应瞩目于如何描写,并从力与美,意境与格调去划分流品。看今日诗坛“小花小草”甚多。
    美在力度,就是读者一接触到诗,首先便被卷入鼓舞、情境、感情的力底漩涡,激不起思想的波澜与感情的潮汐,还称不上是有力的诗。力度从时代精神中来。这个词我们不应该简单与某种思想体系等同。“精力弥满”的诗人,应该善于把生活中的因素汇合起来,集中并予以有力的、个性化的传达。
    诗之力度还有与之相称的线条优美、色彩鲜艳、章法横肆有关。与这种审美心理相适应,在艺术表现上感知重于想象,以情理不和谐为特征,用强力对照的方法来处理,增强力度。
    当然,诗的力度并不是只局限于此。诗的力度还有其内在的东西,诗是诗人的心灵、才智建立的精神铜像,是诗人思想、气质、智慧的结晶。
    诗的力度应是内发的而不是外加的,是内在的旋律和节奏。外在世界是诗人的媒介,诗人对此,依据自己的内在的把握而削繁为简,删粗为精,去伪存真,使事像凝成晶体,使情思更为集中。
    我以为把诗放到生活中去,而不仅仅是形式上追求时髦,竞奇矜异,诗风才会走向开阔的田野。

3.诗之美------美在充实
       在新诗的艺术殿堂里,浮华的闪烁其词和结实的深沉内涵相对比,诗并不是仅仅从线条上和色块的玩魔方似的排列组合中去寻求美的定义,它是从现实生活的底蕴中去捕捉、把握和肯定人们的精神世界,将之凝结成为美的形式。
    充实总是同浮泛对立的。浮泛的诗,满足于表面的热闹,如同泡沫满溢的酒杯,它给读者播种的是“晕眩”。纯真的语言,纯真的情感,比那种字面上的“千言万语”更见美与力,诗人一旦摆脱浮泛,就能更的力地反映生活的本质。
    充实不是堆砌,看来平静的池塘或林间的湖泊,却是一座深深的海洋,这种活泼的空间意识,构成潜在的、读者的“再创造”。大凡充实的诗,其语言形式属于“期待类型”,即期待读者的参与,有心的读者会产生一种以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知识、心理等等去充实它的欲望,一旦人们为它补足了意义,诗才能实现充实。美的充实的诗不一定是人们一眼就能看出来其意义的,而是留下许多东西让人自己去追索、解释。“充实”往往是诗人和读者合作的产物。
    充实与单纯是调和的。感受不论怎样丰富、复杂纷繁,只要是真实的,便也是单纯的。诗的充 实,要靠充实的心灵去实现。诗之美,之充实,要摆脱脸面上的脂粉,精神上的俗气,诗人自身的仓库-------生活和美的仓库,应贮藏得越富有越好。
    深信会有更多真善美的诗在诗风中出现 .
                                 

4.诗之美------美在空灵
       说了诗歌的充实之美,不能不说诗歌的空灵也是美。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就是虚实完美的结合,是以空灵胜实在,诗人的心灵动荡、忧郁的生命借琵琶女的音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空灵是对“泥乎实”的叛离。空灵要求规避直说、实话以至唠叨、和盘托出,力求精炼、隐约、含蓄、空灵。没有艺术的虚、空、无限,就没有诗的神韵,而神韵的映现,不是片面地求得直接的说明,而是通过暗示、象征、启迪来实现的。直说与实说不是诗的表达方式,诗不是用来记录生活,而是美化生活,其方式是生活的折光。
   在诗中,太具体太实在只会致使气塞不通,是浅薄的写实;太抽象、虚幻、与生活脱节,则是一种苦闷。艺术的表达应该是实中求虚,虚中托实。说艺术的空灵不是排除艺术的丰富性,而是实处有形象,虚处同样有形象,这就好比一幅画,要有白有黑,读者对空白进行补充,那么空白就变成一路野花、淼淼湖水、茫茫天宇,在虚实相间的谐和中,主客观的虚空表现无余,虚空成为无限的实有。空灵的审美性能是读者和诗人的纽带,空灵使美感在读者那里得到保持和发展,诗人要信任读者,要给读者留下再创造的任务,让读者去完成由虚到实的再创造,实现转化和复归。
   一通糊说,不知有理否。

 5.诗之美------美在张力
    说诗歌的美,张力作为形式美的因素之一,不能不说。具有相反意义的意象和词语的巧妙配置,互相对立的表现手段,自然产生张力。
    诗的张力,不能只从诗的语言本身去看,诗的语言还有弹性、跳跃性等因素。一首诗的整体性的张力是诗歌艺术的突出特点。所以,要从整体的张力上去看诗歌。也就是说张力是语言和整体结构的探究。
    诗歌的变革不可能从零开始,它是对以往一切诗歌的优秀、传统、成果的发扬,因为,诗歌艺术是不断沉淀、变异的长河,任何诗歌都是对前面的继承的批判。然而现在,在诗风里有人更多的是强调发散式思维------对传统一味地冷漠与轻蔑。诗歌需要发散式思维,但抛弃诗歌的生动、朴素,意境、充实,这是对传统的简单化,我以为这就必然破坏了诗的整体张力,只能在一个狭小的层次上取得成功。
    诗无容置疑是要抒发真情实感的,是诗人“自我”的情感的自由表现,必须强调诗歌的“心灵性”,一味规避传统,只见“新”字,不见“心”,不讲抒情的主体------人,就会缺乏诗的内在的思维发展和逻辑。任何一种情绪都要经过诗人的鉴别、提炼才能形成结晶。“人心是艺术的基础”。
     诚然,现今的生活突破了原有的节律,人们的精神更加充实繁复,作诗时那想象的开张和组合,也一如万花简般变幻莫测,但艺术上仍有维系张力的和诗的深度的问题,感性还要上升到理性。
     诗歌需要必要的张力,,但只有扎根于生活,扎根于传统,才能打破传统,建立新传统,实现诗歌的“新”。

6.诗之美-------美在节律
     说到诗的节律,其实也就是诗的语言。我们老祖宗在这方面对节律是相当重视的,直到五四以后,胡适等人提出了诗的白话,在这方面才有所宽松,但对韵等还是有人在讲。我们知道在古体中,诗有平仄词有谱的说法,上句平平仄仄平平仄,下句则要求是仄仄平平仄仄平,都有定规,而词则更是高要求,各个词调有各个词调的要求,只有少数字可以改变,否则就是不合规。
     诗的节律,应该是能给人带来抑扬顿挫的感觉。一首诗在语言上的起伏,要有波浪的变化,这种波浪的变化,一是能在语感上使人读来有起有伏,有轻有重,有平有急,便于吟唱,更重要的是诗人借助这种起伏、轻重、平急,来表达自己激昂、忧郁的情绪,以此来达到抒发情怀的目的。这就好比一首乐曲,音乐的旋律长音和短音表达的内容是不同的,高低音的差别又带给听众不同的感觉。文字其实也是这个道理。长句适合表达舒徐或忧郁的含义,能给人带来飘逸感和低沉的郁闷感,那种一句三叹的旋律给人的是享受;短句则能给人带来激越亢奋的感觉,给人的则又是热情和奔放,使人血脉喷张。文字是诗的思想内容的载体,作为一种工具,它要承担起说清的责任,那么运用这个工具的人在这个方面运用好,给人的美感就不仅仅是内涵的美,这种形式上美将会起到使诗的内容升华,使诗人所要表达的思想得到提升。那种平直无力的表述,不仅损害了诗的内容,也同样损害了读者的视觉。
     诗的节律,还表现在韵,韵带给读者的是飞升旋转的美感,是重复的错觉美。当然这个问题在现代诗中强调得不是太多。事实上这种限制或刻意的追求也容易使人束缚手脚,这就需要诗人在运用中有较高的能力和技巧。
      愿所有的朋友写出的诗都能有圆舞曲的飘逸、波尔卡的激越轻快。

有感于《诗之美》……

诗/龙丹草

你从诗的精品屋里
采撷出诗的内涵
你从诗的字里词间
摘取出诗的外延
你从古老的咏叹里
剥离出诗的韵味
你从新兴的潮流中
裁剪出诗的棱角
你从探求者希望的目光中
发掘出诗的感觉与灵动

 

新桐初引网刊编辑部 @ 2005-06-05 05:52:21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新桐初引网刊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