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阁
每一分每一秒都珍贵

同学们

好像时间越过越快,5年没什么觉得就过去了。好像最开始的时候日子是一天一天的算的。后来开始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算,一个学期的第几周测验,第几周放假;记得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听到老师这么算给我们听 特别不习惯,想着那么遥远的事情现在急什么。从学校出来以后开始一个月一个月的算,那短短的3个月就在工作和等着发工资之间一晃而过。

只觉得,五年前的自己,十五,楞楞地头也不回地往外闯,把自己从故乡的泥土里连根拔起移到那个赤道上的小岛,看看刚刚从国内过来上大一的孩子们,十七八岁,叽叽喳喳三五成群,就忍不住想到自己当年,大概也是这样吧。
 
不好意思,不能说自己长大了,也没有信心说自己明白了很多东西,或者说,变得成熟了。看着同学们都变化那么大,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稚嫩,汗颜啊。这5年感觉就是完全抽空的一段时间,当然我明白没有从新来过这回事情,也不想再来一次那样的日子。

在海星的最开始的两年可以说是难受的,无助,绝望,麻木,看不清楚方向。虽然遇到了一个那么好的英文老师。 只有一个同学还聊的来,至今还有联系,有趣的是这哥们是班上少数几个来自英语家庭的同学。

在熬过了那么两年以后,或许是磨练,如果可以这么安慰自己的话。进入RJC才感觉好一点。认识了几个朋友,精神状态有了很大的改进,慢慢找回了一点以前自己的感觉。最要感谢的是我的印度哥们,在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的愉快的时光。这么一个小我1岁多却很成熟稳重的小伙子,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帮他追中国女生,记得2年中帮我修改的无数作文,记得累了的时候互相鼓励。在RIB一起当Tutor 的逍遥自在,当然还有在A-Star 那三个月的苦难时光,没有他不停的 打气,我真不知道怎么熬的过来。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明白了自己和他的差距,不光是勤奋,还有那份稳重和深入思考的能力。感激这么一个可靠值得信赖的朋友,现在不敢说是一辈子的朋友,但是至少未来几年,我相信这份友谊是坚定的。他如愿以尝的拿了A-star 的奖学金,和女友一起留学康耐尔,真诚的祝福。

阿康,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个小伙子,其实性格里面是满倔强的。满聊的来,虽然永远是那么平淡如水,不是那种称兄道弟,大侃特侃的类型,倒也有一种风格。暑假在杭州真的玩的满开心。

团团,完全的另外一个风格,我们班的活宝。正球体的脑袋人见人爱。这位胖乎乎的苏州女生给我们班这两年带来了多少笑声已经不记得了。依然记得一次老师说:“她好象是你们班最受男生欢迎的女生?” 全班哄堂:“yes!" 狂笑。前几天到了剑桥,这会还陶醉在康河康桥的诗意中呢。 Jasmine 和远翔,是比较聊的上的两位新加坡同学,那两年每次考试都和远翔叫着劲,特有意思。居然有那么百年难遇的一次英语考的比他好,搞的他无地自容。这曾经大家那么看好的一对如今在大西洋两边的英国和美国。。。

国清学长,呵呵,怎么说了,满实在的一个人,比较象我吧。塌实的好,但是比我容入的好,总是那么积极的投入。很有热情。明年就要去法国留学了,羡慕。

提到国清学长,就想到了小章。本来以为这两位都好上了,结果是他们不过证明了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小章真是一位奇人,认识的最痞的女生,哈哈。太豪爽了,绝对可以和任何人打成一片。忘记怎么认识这小子的了,感觉就是能称兄道弟讲意气的哥们。还有点文学水平。满佩服她作出去美国的决定的勇气。还记得走之前几个人去吃巧克力,算是送行吧,聊到早上2点,感觉满好。

不能忘记在RIB认识的伙伴,虽然在一个宿舍住了4年感到厌烦。但在4个月前搬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还真的有一些不舍。那么友好的舍监,和一群可爱的小朋友。进了大学宿舍才发现完全独立了。我只是庆幸自己又在大学认识了这么一群聪明有活力的同学,有时候真的佩服他们。周详是华初的传奇人物,无所不能,全面发展的尖子。而且有着种稳重的外表,很有城府的样子。他的高中同学凯晴谈论起他来的时候近乎崇拜的语气,呵呵。凯晴是个比较安静的人,很乖的外表,作文却写的不错。这样的人本班还有一个,也是华初的,这位小姐话不多,可是每次在课堂上发言的时候我基本上都会被她思考问题的深度所折服。典型的女博士发展方向啊。还有同班又住在楼上的一文,也是个满有思想而且美丽的女生,展现的是一份优雅从容的自信。林盛,和我一起在电子系挣扎的难兄难弟,所有的课表都和我一模一样。从他身上可以学的太多,主要是风度,在我看来近乎完美。接人待物极其礼貌,注意到很多细节但又不卑不亢。难怪特别讨女生喜欢。
奖学金学生,放弃出国留在本地就读,原因不明。 当然还有那位总是无忧无虑的菲律宾小帅哥,带着美国口音的英语格外有意思。呵呵,还有班上其他几位也是个性鲜明。满高兴认识这么一群人。

恩,停在这里吧,回顾了这么一群优秀的人,又是一种激励啊,呵呵


颖 @ 2005-10-08 00:43:49
查看本分类的所有网志:日记


歐學長 在 2005-10-15 23:38:18 说:

好吧,本來是想來這裡罵一罵的,不過算了,雖很不盡如人意,卻也非一無是處。就採取柔性方案,保持意見吧。

至於小章,你真的應該令起一段。你都知道大家實為摯友,便無需做“本来以为这两位都好上了”的“全世界最爛評論”,將其籠罩于歐某人陰影之下。

莫非是因無力為兩人下夠墨水,而心感内疚,出此下策?
在 2005-10-11 04:45:54 说:

chaw
颖 在 2005-10-10 19:25:47 说:

To无名氏: 汗啊,您老是谁啊?多多包含啊。
To zhouli:那么好的文章怎么没拿给我看?至少我会保存啊。居然当废品卖掉。。。
zhouli 在 2005-10-10 11:49:29 说:

胡颖脱别
我初中写过一篇你的文章,受到了当时前排的欧阳的赞扬。杜埃接给我的是优再加两个圈。可惜已经遗失。
估计是我妈妈做废品卖掉了
有一天我会..... 在 2005-10-09 09:05:15 说:

回忆可以让我们激情迸发!激励前进!
在 2005-10-09 05:11:48 说:

昨天还和我聊天,今天就忘了我!
颖 在 2005-10-08 11:41:22 说:

哈哈,有意思
To TT: 怎么走样了啊?哪里不对啊?呵呵
To zj: 您老英明神武我就算认了,高尚我也可以勉强接受,那个什么纯洁。。。恩。。。人有时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的好
To jasmine:哈哈,你的中文水准真是没的说的,我服了。我要经常去你那里贴tag,好好锻炼写作水平。
Jasmine 在 2005-10-08 05:40:12 说:

嘿我跟远翔的成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说一次遗憾一次。虽然现在也谈不上什么伤心遗憾。

读了这么多,原来只提到我一次,还是和远翔share的---太不够朋友了吧!!
zj 在 2005-10-08 05:22:31 说:

靠!!!什么嘴吐不出什么牙!!!就不能歌颂一下我吗!!??完全是破坏我的声誉,有损我英明神武纯洁高尚的光辉形象啊!!~!·#¥%
tuantuan 在 2005-10-08 03:44:35 说:

我一看到你的留言就跑来了,算是非常支持的吧!尽管你把我写得...呵呵...有点走样,nvm lah:)最近要赶作文,什么politics, history,一个头两个大!